62岁的刘连忠,家住梨树县喇嘛甸镇王家园子村,是村里的“老会计”。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围着自家两栋蔬菜大棚转,刷着“朋友圈”,卖菜!

  现在,他家的茄子开始出货啦!

  8月12日,就有菜贩子看到朋友圈里的信息,顶着大雨来他家的大棚拉走了400斤茄子。

  就在他的大棚里,伴着雨打大棚的噼里啪啦声,刘连忠与中国吉林网、吉刻APP记者讲起了他的大棚。

  他种植大棚算晚的,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

  “刚包产到户时,我们村就有搞大棚的。”刘连忠说,当时,大棚是新鲜物,建一个就要一两万元,铺的底子比较大,不敢整啊。

  “那个时候,一家一年的纯收入也就几千块钱,建大棚那是要掏家底的。”有了这个计较,刘连忠就这样看着别人干,他还种着大苞米。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坐不住了。

  “到了旺季,看人家天天卖菜,那真是天天数钱。”刘连忠咬了咬牙,拿出家里的存折,建了大棚。

  那个大棚,花了他2万多元。

  “说实话,就是看人家挣到钱了,眼红了。轮到自己干了,心是一直悬着的。”刘连忠说,毕竟不是小钱,用农村话讲“那得多少苞米能堆出这2万多块啊!”

  当时,种的是九月青豆角。

  他天天盘算着:这得卖多少豆角能回本?

  这个账,没用他算多长时间,结果就出来了。他的豆角摘了三轮,就卖了七八千块钱。

  当年,投入的本钱就回来了。

  他算了笔账:同样的土地,种大棚的效益是种大苞米的15倍。

  得干大棚!

  他的大棚,也由一栋变成了两栋。

  由于家里人少,他家始终是这两栋大棚,没有扩大。

  一直干到2015年,上了岁数,身子骨也熬不住大棚的辛苦,在儿女的劝说下,刘连忠“退休”了。

  他把大棚转给了妻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