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免除农业税,再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乡村振兴战略……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里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的出台,为永吉县广大农民带来了巨大福祉,利益覆盖着永吉县的每一个农民,每一个农民家庭。

  土地流转“地生金”科学种植富百姓

  62岁的李文学是永吉县万昌镇普普通通的一个农民,他们家几代人都依靠着脚下的这片黑土地过活,“我对这片土地非常有感情,如今国家发展了,农民富裕了,生活变好了,我着实感到高兴。”

62岁老农民李文学接受采访62岁老农民李文学接受采访

  回忆当年,李文学有些苦涩:“现在回想起来感触老深了,40年前我刚刚毕业,赶上包产到户政策。我们一家分到一垧地的稻田,从此生计全靠它来维持。老的小的全家上阵去伺候它,累得够呛不说,一年到头还收入不了多少,生活十分拮据。”

李文学家中收藏的老照片李文学家中收藏的老照片

  刚出校门没有农业生产经验的李文学,只能模仿其他在生产队待过的老人干农活,他们怎么种,他就怎么学,还得经常趁着人家有空的时候赶紧去请教,如此盲目的摸索,收成自然不好。

  “当时家里相当困难,因为我们家男孩多,都需要成家,而且人情往来也含糊不得。家里没有剩余的劳动力外出打工赚钱,收成不好等于掐断了家里的经济脉络,仅有的一点余粮也没有销售渠道,只能拉债勉强度日。”

  2013年,永吉县总计5000多亩稻田被宇丰米业全部流转过来,李文学从普通的农民变为一名员工,继续着他与土地的故事。如今,宇丰米业建设成了集中连片的网格化高标准农田,大面积流转规模经营,采用全程机械化生产、飞航作业统防统治,在经过农业技术集成后亩产可达1400斤,每万亩可增加效益820万元,成为吉林全省高标准农田建设的样板区,为万昌农民提供增加收入金额达5000万元以上,带动农民2000户以上。

  “现在我家里8口人,两个外出打工挣钱的孩子都给我添了孙子,可以说其乐融融。我一年挣4万多块,老伴也能挣2万多,家里的收入直奔小康。和以前的贪黑起早、夜以继日相比,生活规律了,精神状态也好了。六点下班,吃完饭看看新闻,没事就在小区里溜达、跳广场舞、扭秧歌,像我们这么大岁数的人,心情舒畅才是最重要的。”谈到这里,李文学眉头舒展,笑语连声。

  2015年,永吉县万昌镇建设玉华新村,利用土地增减挂钩政策,村民用平房面积1比1兑换楼房住宅。住上了楼房,李文学一家的生活质量再次有了飞跃。“你看我们村的变化多大,多干净,以前住平房时下雨天都出不去,路上全是泥,现在全是柏油马路。有山、有水、有地,我感觉在这里生活比在市区里都好。”

  午休结束,李文学带着记者来到农场,不时回应着其他农户的问好,他如今是农场内的全能工,各项工作没有不会的。他指着一台台现代化的机械设备说,“我原来只会开‘蚂蚱子’手扶拖拉机,公司请专家培训过后,现在我插秧机、收割机、胶轮、铲车什么都会了。我们再也不用人工去辛苦作业了,全部都是机械化,一步到位!”

  “现在想想,自己就像突然睡醒觉一样,转眼就到60多岁了,有时也很不服气,我现在才知道还有那么多新的东西需要我去学习、见识。我原来根本想象不到像香蕉、菠萝这种南方水果在东北这么寒冷的地方也能种植。”李文学有些唏嘘,“我在这工作主要不是为了挣钱,是让我能接触到更多的新鲜事物。新的社会、新的变革、新的创造,能接触到这些新东西让我感觉到荣幸,这就是我的快乐。”

农机补贴促传统农业“机械革命” 家庭农场成就“新农人”农机补贴促传统农业“机械革命” 家庭农场成就“新农人”

  “我是1992年从事农业生产的,当时家里有十几亩地,那时候还要用马去翻地,之后再人工插秧,从早晨五点开始干活一天也就劳作一亩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每天都很辛苦,但是却根本没有效益。”走在稻田间,一拉溪镇农民肖建波告诉记者。

  2004年,借着土地流转的机会肖建波家中的土地面积已达到了十公顷,如此大面积的耕地已远超出自家的种植能力,肖建波只能雇一些工人帮忙。“土地面积增加这么多,但是我们本村的和邻村的人口在减少,甚至到了想雇人都费劲的地步,所以我产生了实行农业机械化的念头。但当时买一台农机少则五六万,多则10余万,对于我一个普通农民来说,确实困难。”

  幸运的是,2006年永吉县开始实行农机购置补贴,推动农业生产方式历史性转变。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实行,不仅减轻了农民的资金压力,更是为肖建波发展机械化生产梦打了一针“强心剂”。

肖建波新购入的挖掘机肖建波新购入的挖掘机

  谈起购置补贴对他的帮助,肖建波一脸喜悦。“我第一年买来了一台拖拉机和一台插秧机,可以说解决大问题了,要知道拖拉机是人工翻地效率的10倍,而插秧机和收割机是人工插秧的30倍,在2016年我又增添了250万元的农业机械。现在拥有中大型拖拉机、水稻高速插秧机、收割机、筑埂机等配套机具50多套。”

肖建波在农机库房接受中国吉林网记者采访肖建波在农机库房接受中国吉林网记者采访

  有了机械设备,肖建波家土地产量年年增高,2013年9月注册成立九月丰家庭农场。如今已发展为土地面积达300公顷,拥有粮食仓储库房、农机库房、现代化育秧大棚、智能水稻催芽车间、自然风烘干塔等配套设施的现代化农场。

  “当时在央视农业频道上看到介绍美国农庄纪录片时我就心动了,恰好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出台,允许注册农场,借着这个机会顺势成立了现在的家庭农场。在赚钱之外,也是想为家乡百姓谋一份福祉。”

肖建波翻阅耕种订单肖建波翻阅耕种订单

  据了解,过去一拉溪镇上的农户自己耕种,每年的利润在1.5万元左右,而把土地流转给农场后,每年每公顷就可获利1.4万元,农户还能在农场做产业化工人,这样每年靠工资还能额外收入5万元。此外,没有土地可流转的农户,在农场做季节性工人每年也可收入2万多元。农场还与周边农户订单2500亩绿色优质水稻,每年可为周边农户创收100万元以上。

农场内态势良好的新品种水稻农场内态势良好的新品种水稻

  此外,农场依托单位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科研单位,试验示范,水稻品系、品种共1700多个,为九月丰农场稻米品种种植结构奠定基础,农场主肖建波本人更是与袁隆平院士有过四次会面。

袁隆平与肖建波等合影留念袁隆平与肖建波等合影留念

  “我作为一个农民,能和袁院士会面那对我而言是最大的荣誉,这些年看着我们的科研成果慢慢得到展现,对我们吉林地区的稻米产业作出贡献,是我们最大的欣慰。我如今走到哪里都说自己是个农民,一点也没有什么降低身份的感觉,反而还充满了自豪感。

  永吉柞蚕生产已直接影响到全国的柞蚕生产

  谈起永吉县放养柞蚕的历史则要从1942年开始讲起,当时在口前等地就有个别蚕民开始放养。1947年时全县放养柞蚕19把,产茧20担。在新中国诞生后,1958年全县放养275把,1959年发展到365把。1966年全县发展到964把,总产3561担。2018年,全县共有柞蚕场6000公顷,养蚕户1000户,共放养柞蚕1000把。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让如今的永吉县已经成为了全国重要的柞蚕种源基地。

  “我刚来的时候才几栋房,现在各种新厂房也林立起来了,柞蚕也成为当地农民的增收点,在种完玉米后闲散劳动力全都来进行放养。收购价也从以前刚开始的几块钱一斤到现在几十块钱一斤。过去一年收入过万的凤毛麟角,而如今的蚕户一年纯收入5万元都算比较低的了。”吉林省蚕业研究院工作人员邵长波告诉记者。

蚕业研究院写有标语的老厂房蚕业研究院写有标语的老厂房

  吉林省蚕业研究院四间种源基地作为吉林省最早成立的柞蚕试验种场,建立于1952年。从事柞蚕种繁育、保育和新品种培育等工作,近几年承担国家等各级课题60多项,育成选大四号、吉柞961、吉柞889、吉青等多个柞蚕新品种并在全国大面积推广。目前,四间种源基地共繁种60把。

  吉林省蚕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宝毓表示,“我1994年毕业到这,当时我们队伍庞大但是有着放养量小、产量低、效率低等问题,如今我们有着工作人员200人,但随着技术方面加强,品种的不断改善,我们的产量在逐年增加,以前一斤卵可产200斤,现在达到最高产量600斤,产量翻了几倍,这个变化还是非常大的。”

新品种柞蚕新品种柞蚕

  目前,永吉县柞蚕生产已进入稳定、高效的发展时期。自2000年开始逐渐成为全国柞蚕种繁育中心。永吉县有各类柞蚕种繁育企业18户,承担着为全国各柞蚕产区供应柞蚕种茧的任务。每年可繁育柞蚕种茧100万公斤,占全国柞蚕种茧市场的80%。县柞蚕生产情况已直接影响到全国的柞蚕生产。

  农民“钱袋子”愈丰 永吉驶上发展快速路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永吉广大农民的“钱袋子”日渐鼓了起来。2017年永吉全县农业产值142271万元,与1978年12881万元相比,同比增长10倍;农民人均纯收入12832元,与1978年113元相比,同比增长113倍。

  旧貌变新颜,一个美丽富裕的永吉县正活力四射地前进着。一条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与城镇化深度融合和互动发展的前进之路正在铺就;一幅农业发展、农村繁荣、农民富裕的美好画卷正在永吉县一步步成为现实。

  来源:中国吉林网 记者 贾子尧 文/图 褚新宇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