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正在开展旧城改造工程,给一些老旧住宅楼楼顶做防水是旧城改造的重要内容之一,很多市民都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但在一些地方给楼顶做防水却遭到了居民的反对。

  位于新民大街以东、惠民路以南、清华路以北、长庆街以西,有57栋住宅楼,今年被列入旧城改造计划,这些住宅楼将做楼顶防水。就在今年8月下旬,朝阳区永昌街道义和社区对这里的约500户楼顶居民进行了如何调查,发现这里有相当一部分居民对给楼顶做防水这件事表示“不同意”。

  “不同意” 不是没有道理

  9月12日,记者在义和社区,见到了社区网格长们入户调查的记录资料,居民们的不同意意见详细地记录在了这些资料中。义和社区党委书记黄雨松说:“居民的不同意意见不是没有道理。”

  按照义和社区的梳理,居民们的“不同意”意见分为四类,一类是这片住宅楼因为建成时间很长,房子漏雨严重,不少居民自费做了防水,而且不少做防水的企业和居民签订了质保是10年的合同,而旧城改造工程的质保是5年。居民不认可旧改工程的质保时间而不同意。一类是有的居民在楼顶建有彩钢房;一类是有的居民在楼顶建有附属物,如太阳能热水器等,还有一类是有的居民担心旧城改造工程的质量。

  “不同意”考验旧改工程质量

  在这些“不同意”的意见中,义和社区的工作人员认为,关于居民提出的质保时间差问题非常重要,在与居民的沟通中,有的居民提出:现在做一次防水价格很贵,做一次就是上万元钱,而且防水企业都和居民签订了质保合同:“我做的防水质保期是10年,而旧城改造质保期是5年,拆了我的10年质保防水,做5年的旧改防水,这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是傻瓜行为。”一位居民对此意见很大。

  对于这种情况,义和社区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施工单位,要求施工单位提供质保承诺,并提供施工单位资质材料,社区工作人员拿着这些材料和居民沟通,让居民进行选择。

  在沟通过程中,居民发现,旧改施工单位是通过招标程序开展施工的,当初签订10年质保合同的防水企业没有资质超过旧改施工单位的,不少居民放弃了最初的想法。最有意思的是,一位居民联系了给他做防水的防水企业,结果发现该企业黄了,10年质保合同成了废纸。

  黄雨松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家给居民做防水的企业资质高于旧改施工单位的,但我们也做了准备,就是一旦出现给居民做防水的企业资质比旧改施工单位高,我们会继续和旧改施工单位沟通,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维护居民的利益。”

  “不同意”考验社区的居民调解能力

  对于那些持“不同意”意见的在楼顶建有彩钢房的居民,义和社区工作人员认为,建彩钢房是一些居民应对房子漏雨采取的措施,但按照有关法规,这属于违建,社区已经向街道城管中队进行了报告,街道城管中队已经下发了限期拆除通知书,但走法律程序需要时间,为了解决楼顶因由彩钢房和太阳能热水器而对旧改做楼顶防水持反对意见的居民,社区启动了居民调解的程序。

  义和社区采取的居民调解,主要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居民民主,让居民对做楼顶防水投票,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另一种是让仍然坚持“不同意”意见的居民签订承诺书,写明:“不同意做防水产生的一切后果自己承担”,经过居民调解程序,很多起初坚持“不同意”意见的居民放弃了最初的想法。

  防范新的“不同意”实现“满意”

  目前,关于对做楼顶防水的入户调查工作义和社区的工作人员仍然在进行中。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居民的“不同意”意见,社区工作人员把问题想在了前面,因为年久失修,住宅楼楼顶的防水损坏严重,且顶楼楼板边缘也有损坏,社区已经和施工单位进行了沟通,目前维修顶楼楼板已经列入到了旧改范围之内。因为目前属于雨季,关于做顶楼防水的时间进行了推迟,推迟到雨季结束。对于居民担心施工结束之后,施工单位找不到,质保无法保证的问题,社区已经和施工单位取得了沟通,要求施工单位把联系电话留给社区,施工结束之后留给居民。

  义和社区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继续开展工作,一定将居民的“不同意”变成居民对旧改工程的“满意”。

  记者 刘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