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摔伤,可以到人社部门去申请工伤鉴定,但来自辽源市,今年53岁的扫房大姐左春颖却没法去做工伤认定,今年5月24日,她在工作中不慎摔伤了胳膊,结果她的诊断因看病的时候,她所工作的宾馆在给她支付医药费以后拿走了。没了诊断,工伤认定做不了,她没法维权了。

  爬高安消防感应器摔伤

  9月11日,记者见到了左春颖,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受伤的事。左春颖在三道街和民康路交会处的朗铭居宾馆当扫房大姐,一干干了4年半,其间,宾馆没有给她办医疗保险,也没签劳动合同。为了防止工作中出现意外,左春颖每年都给自己办理人身意外险,她的人身意外险今年5月18日到期,不想5月24日就出现了意外。

  左春颖说,5月24日那天,她在宾馆的主管负责人给她安排了个活,因为前日消防检查把宾馆走廊里的消防感应器碰歪了,因为宾馆里没有相应的工人,该负责人就让她爬梯子去安消防感应器。就在左春颖爬高干活的时候,她不慎从高处跌落了下来,左春颖感觉自己的左胳膊和腰椎也疼,宾馆的工作人员把她送往了吉大二院。

  不想给单位添麻烦选择静养

  左春颖说,她是在医院急诊做的检查,她现在手中还保留着当时检查的X光照片。“当时医生说的胳膊有骨裂,腰椎也有伤,起初都是宾馆出的钱。按理说我应该住院,但我想,我在宾馆都工作这么长时间了,有很深的感情,我不想给单位增加麻烦,所以我决定回家静养。”

  左春颖说,她回家的时候,宾馆给买了三盒接骨丹。在辽源老家,左春颖还买了一些药,都是用家人的医保卡买的。左春颖的工资是1900元底薪加上120工龄再加上提成,每个月怎么都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在辽源老家静养的时候,头两个月,宾馆正常给他开工资,但比上班的时候少,只给开了底薪,6月份7月份,宾馆给他每月都开了1900元。

  工资停了索要赔偿遭到拒绝

  到了8月份,宾馆把左春颖的工资给停了,但此时左春颖的伤还没有养好,仍然无法工作。但她认为:“我是在工作时候受的伤,单位不能不管我吧。”于是8月份的时候,左春颖来到了宾馆,找到了宾馆一位负责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是在工作中受伤的,而且这一年我不能工作,我希望单位能给我拿一年的工资,也就是三万元。等我伤养好了,我可以再回来上班。”左春颖还强调,“这些钱不是不能商量的,可以少给我一些,我只希望图个心理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