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吉林|新闻|美食|尚品|旅游|城市|汽车|健康|读图|微博|惠购|吉林森工

|邮箱|注册

新浪吉林> 新闻 >民生>正文

吉林市政府3000万元强卖商场难解12年纠纷

A-A+2014年7月13日08:27:16中国经营报评论

  被法院查封的两万多平方米商场,在市委副秘书长担保下,最终以3000万元协议出售给个人,均价1413元每平方米。由吉林市政府主导的这次协议出售,被指违规。为交易做担保的市委副秘书长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称,此举涉嫌违法,但政府有不得已的复杂原因。

  “法院还在查封,政府就出面低价卖掉,我们企业的损失怎么办?” 吉林市悦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称,被出售商场的10间门市房,早在12年前既已被查封,且始终未能执行,此次政府将整个商场卖出后,其维权陷入僵局。

  12年前棚户区改造引发的矛盾,至今令企业、政府、民众受困其中。

  贱卖查封资产?

  “早就卖啦,在更名过户的过程中解封。”近日,当吉林市悦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向吉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以下简称“区法院”)询问时,该法院法官透露,悦丰实业申请执行的金来商场,已被市政府在2011年协议卖出。

  在12年前的2002年,悦丰实业向吉林市组兴建筑工程公司供料,组兴建筑欠下巨额费用,悦丰实业遂将组兴建筑诉至开发区法院,并同时申请对组兴建筑名下的金来商场的十间门店进行保全。

  此后区法院判决组兴建筑向悦丰实业还款,并进入执行阶段。但悦丰实业刘悦称,此后12年间,这一执行始终未能完成,位于金来商场的十间门店始终处于查封状态。截至2011年末,区法院认定的执行标的额为710多万元。

  但一份协议显示,在2011年5月,这些门店连同整个金来商场被协议出售给了两名自然人。该协议上除了甲方(卖方)吉林市金来商场有限责任公司和乙方(买方)刘辉、刘佳外,还有丙方(担保人)市政府顾问陈淳。

  这份名为《购房合同》的协议还显示:金来商场在建工程面积为21218平方米,土地面积7108平方米,甲乙双方协商售楼价为3000万元,签订合同后十个工作日内乙方须将1300万元存入吉林中院指定账户,“甲方负责办理金来商城一切查封手续,并为乙方办理房屋产权证和土地使用证”。

  据了解,出现在担保人一栏的陈淳,为吉林市委副秘书长。7月3日,陈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市政府曾在早年向组兴建筑垫资,此后市政府申请保全了金来商场。

  对于被法院查封资产缘何被售出,陈淳称组兴建筑欠下多方资金,其中政府为解决问题,曾向其垫资过千万元,也因此政府也申请保全了金来商场。

  “其实这个商场组兴建筑占股80%,另外20%是其他人的,我们卖掉其实是违法的。”陈淳坦称,政府此举涉嫌违法,但属无奈之举。但部分债权人则认为按照2011年的地价,3000万元连地都不可能拿到,金来商场最终均价1413元每平方米售出,此价格整个吉林都罕见,有被严重贱卖的嫌疑。

  对于贱卖质疑,陈淳回应称此前曾由法院组织过拍卖,但以1970万元作价都未能成交,此次协议出让价已经高出不少,不存在贱卖的问题。

  据了解,该金来商场位于吉林市永吉县口前镇,前述协议签订后,买方还曾因拖欠购房款而被诉至法院。

  12年纠纷难解

  事实上,这场持续12年的多方矛盾,始终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公开信息,2000年时,吉林市为加快城市棚户区改造步伐,解决低收入家庭住房难问题,决定将船营区北极街的一片棚户区纳入该市的“安居工程”范畴,改造建设为“桃源新村”。

  当年,当地购房者及回迁户与吉林市城乡房屋开发公司(吉林市乡镇企业局为主管部门并出资开办的国有企业)桃源新村项目办公室签订《购房合同》,以现金为预定款,购买商用房,并约定在2001年入驻。 但吉林市城乡房屋开发公司又将该项目转包给组兴建筑——两家公司均被指不具备建筑资质且资金实力严重欠缺。而政府的所谓“垫资”,实则恰是出现在该项目中。

  “前后12年我都在处理这件事。”陈淳称,他在2002年时开始接手组兴建筑及相关棚户区改造问题,这次协议出售金来商场,在他看来是政府不得不做的一件事,且认为此举有效缓解了部分矛盾。

  据陈淳介绍,组兴建筑在承担某棚户区改造项目后,在一起经济纠纷中被诉,随后组兴建筑不满法院强制执行,即停止棚户区改造项目,后又因资金问题停止建设,政府不得不出面垫资。至此,组兴建筑的债权人不仅包括购房者、建筑方、供料企业,还包括政府。

  但刘悦认为,悦丰实业作为供料企业,向组兴建筑讨债的诉讼早在2002年既已完成,并有生效判决进入执行阶段,之所以未能执行,在于有外力干涉,而这次政府主导下的协议出售金来商场,则让之前判决和执行完全无法进行。

  记者获得的一份字条显示,陈淳曾向吉林市中院写字条称,根据市统一协调,要求法院“请根据情况直接出具解封手续”。

  “债权人太多,有购房的群众,有建设企业,供料企业,还有我们政府垫资。卖了商场后,我们政府一分钱没要,给群众和企业清偿了60%的债权,一家建设企业给了80%。当然,这个债权是按照还本不还息计算的。”陈淳称,在完成金来商城的协议出售后,“为充分化解矛盾,从大局出发”,进行了上述比例的清偿。他强调,这份钱只是为了化解矛盾,各方债权人还可以继续通过法律手段讨要剩余债务。

  “我们执行标的物被强行卖掉,我们还怎么维权?”刘悦认为,政府违规将法院查封的金来商场卖掉,导致自己此后维权陷入困境。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吉林|新闻|美食|时尚|旅游|城市|汽车|健康|读图|专题|微吧|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吉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