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明察暗访 解决顽疾!国务院大督查直击民生“小”事

  央视网消息:暗访、突击检查、随机抽查、一对一访谈、小范围座谈,多形式多手段,一年一度的国务院大督查又来了。8月22日,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实地督查启动,31个国务院督查组分赴各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重点督查民生改善,掌握基层真实情况。

  [湖南株洲]国务院大督查发现臭水沟灌溉农田:立即整改

  先看看国务院第十八督查组在湖南督查的情况。督查组抵达湖南后,接到当地群众和环保志愿者反映,在株洲有一条70年代修建的灌溉水渠,由于沿途生活污水恣意排放,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臭水沟。督查组对水渠实地调查发现,水体发黑、污浊不堪,而且一靠近水渠,刺鼻的臭味就迎面而来。在水渠尽头,督查人员还发现,这里没有任何防护和污水收集系统,黑乎乎的臭水就这样流进了湘江支流龙母河,然后进入湘江。经过初步水质检测,督查组发现水体内的氨氮和溶解氧两项指标为国家地表水“劣五类”,不适合农业灌溉。随后,督查人员又顺着水渠逆流而上,来到一直生活在这里的村民家里,当地村民的一番话更令人震惊。

  当地居民杨雄辉:“反映多年了,那不是现在了,那早十年之前就反映了。”老杨说,这条水渠虽然也曾治理过,但由于分属多个区域,至今仍得不到彻底解决。

  就在督查组到株洲核查的过程中,国务院第十八督查组的另一支小分队来到了位于长江流域的渌江王坊水质自动监测站,还发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这个监测站内的在线水质分析仪的监测探头,居然插在了几个矿泉水瓶内,而且监测数据还在变化,还实时上传到了中国环境监测总站。

  国务院第十八督查组成员周长海:“矿泉水瓶子里的水是死水,它的数据不应该发生变化,但是从数据平台上看到的数据来看,它的数据还在不断变化,并且在实时上传系统之中。从现场情况看,我们有理由怀疑(监测站)有数据造假的嫌疑。”此外,督查组还发现这个站的水质自动监测仪,在水质发现异常的情况下,没有按规定留样,也没有处理措施。下一步,督查组将把现场督查发现的证据材料移送有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督促立行立改,并视情况对相关责任人员展开约谈。

  [贵州]“缺证明”跑六趟未能报销 督查整改

  我们再来看看国务院第24督查组抵达贵州后就对一起群众报销难的典型事件进行了调查。

  督查人员在核查中了解到,今年5月30日到6月3日,李先生的妻子张女士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因生育孩子住院,花了8300多元。出院以后,他们便拿着医院收费单据、出院小结等到张女士的参保地普定县白岩镇去报销。第一次的时候,负责医保经办的乡镇卫生院工作人员告诉他们,需要先办一张新农合的存折。办好存折后,第二次去又说缺一张张女士的证件照。照片弄好后,第三次去因为前两次办事的工作人员不在,值班的工作人员说她不管这事,没有接收材料。第四次去虽然材料被接收了,但又告知他们缺一个就医医院是医保定点的证明。不过这个证明没开着,又去了第五次。这一次,又新增要求开一个就医医院是三甲医院的证明。

  患者丈夫李先生:“还是说差证明,什么等级证明,什么三甲医院,是定点医院这些证明。他说是上级紧急通知,我说为什么第一次来第二次你不说,需要这些等级证明。他说上级通知的,我们也没办法。”

  国务院第二十四督查组副组长张相国:“他让你开医院的三甲等级证明,但医院的等级证明不是在国家目录里面应该有的吗?”患者父亲李先生:”对啊。我就说这个能查得到的,这(系统)上面能显示出来,你就直接回答我就行了,别叫我出这样证明,那样干什么,他说反正我们上级突然紧急通知,要这个证明才能办。”

  夫妇俩告诉督查人员,就是这两个证明,可让他们犯了难。因为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本来就是医保定点的三级甲等医院,所以不同意开这两个证明。最后又去医保机构问了一次,没有这两个证明就报不了。就这样,从6月25号到现在(8月25号),李先生跑了一趟,李先生爱人跑了两趟,李先生爱人的妹妹跑了三趟,前后三个人跑了共6趟,两个月过去了竟然也没能报销。

  国务院第二十四督查组副组长张相国:“这是一起由于政策不落实,让群众报销难、反复跑路垫资的典型问题。一个是相关的地方没有严格落实异地直接结算的政策。第二个在患者拿回去报销的过程中,没有履行一次性告知的义务,让患者前后跑了六趟,每次都有不同的要求。第三个是让患者提供本应该由医保经办机构自身核实的证明材料,比如他要求患者提供医院的等级证明,结果造成一方面经办机构要求患者必须提供这样的证明,医院又确实无法给他开出这样的证明。”

  接下来,国务院督查组将督促地方政府就这一问题立即进行整改,严格落实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政策,优化服务流程,改进工作作风,真正减轻群众负担。

  [山东]部分地区大货车被强制加装设备

  而在山东的国务院第15督查组,为更好地了解群众反映的热点问题,部分督查人员提前到达山东,通过暗访的形式进行了实地督查。

  国务院第15督查组成员孟好:“我们了解到,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两级交通部门涉嫌强制(为)大货车安装两套性能相近的卫星定位系统,群众对此表示不满,为此我们在实际督查前进行了暗访。”

  这种安装在货车驾驶舱内的设备,是交通运输部门为加强道路安全监管,对大货车的行驶速度、位置和驾驶员驾车情况,进行实时监测的终端设备,按照山东省交通运输厅的相关规定,所有在用的危险货物运输车辆,必须全部加装、使用这种车载视频终端。但督查人员在暗访中了解到,不少大货车上却安装了两套性能相近的设备。

  据货车司机介绍,这两套设备价格分别为4200元和5760元,第一套是淄博市交管部门要求安装的“4G车载视频终端”,第二套是临淄区交管部门要求安装的“主动防御系统”。货车司机反映,根据市、区两级交通运输部门的要求,如果不安装第二套的话,车辆将无法通过年检。

  暗访取证结束后,督查人员来到淄博市临淄区交通运输管理所,向相关人员反映了调查情况。据调查,安装两套性能相近设备的情况主要集中在淄博市临淄区,这一地区危险货物运输车辆2995辆,已加装主动防御系统的有1215辆。

  国务院第15督查组成员孟好:“根据暗访和实地调查情况,我们初步认为,淄博市和临淄区两级交通部门涉嫌强制化工运输车辆安装两套定位设备,变相增加货车司机或企业负担,我们将责成有关地方加大问题调查整改力度,切实维护货车司机和企业利益。”

  国务院大督查来了!怎么督?查什么?

  这次的国务院大督查是一个什么样的督查呢?我们具体来看一下。国务院大督查一年一次。第一次大督查是在2014年,这次督查国务院派出8个督查组分赴16个省(区、市),27个中央部门单位接受实地督查。2016年第三次国务院大督查,首次实现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覆盖,督查的30个国务院部门、单位,基本涵盖了中央政府主要职能部门。今年是第五次大督查,派出了31个督查组对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行督查,也就是说每个督查组实地督查1个省(区、市),为期10-12天。

  可以看出,国务院大督查呈现出了逐年升级的态势。而且督查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环保、就业、医疗、养老、政务服务等与老百姓和企业息息相关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