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景远

  一奇

  在长春乃至吉林省这块地界,侯国超都算是一个名人。特别是在收藏界、文化界和新闻界,他的名气大得很。

  他成名甚早。记者1993年在《城市晚报》文体部工作时,即从当时的部主任梁二平和其他媒体同仁那里听到过侯国超的名字,听说这人收藏了很多毛主席像章。

  一直没有中断在媒体的工作,但工作二十多年,居然没机会认识侯国超先生,直到今年四月的某一天,侯国超把楼下邻居家淹了,他的楼下恰好是我的大学校友,我去看校友,这才得以见到早已如雷贯耳的侯国超先生。你说奇也不奇?

  二奇

  终于见到久仰的侯先生了,但和自己二十多年的想象有着太大的反差——当过长春市商业局秘书处副处长;搞收藏二十多年,是东北最早也是最有名的毛主席像章收藏大家;出任过几家古玩城的老总或是副总,最风光时年薪高达28万元;为崇智商城撰写的广告语“购物无须满街走,崇智商城样样有”曾广为流传;现在集收藏家、藏书家、作家、书法家四家于一身……这样的一个大家,一个名人,居然仍住在经开区一个经济适用房小区的一个老旧的房子里,没有私家车,没有自己的店铺,自己的一些藏品放在朋友的山庄里,他的新宠——“满汉全席”石头宴放在朋友的店铺里展出……记者的眼里,这个大家只是一个其貌不扬,不修边幅,甚至有些邋遢,一个破手拎兜装着宣纸和埋了吧汰的几个茶杯就要出门的个头不高但却有着一个“进口组装的大鼻子”的小老头一个。他性格爽朗,能吃爱喝,思维敏捷,出口成章但也出口成脏。他爱开玩笑,尤其是女人的玩笑,就在记者采访他时,记者捕获到一个信息,他前一天刚被一个女人扇了一记耳光——他的玩笑开大了。都64岁了,还风风火火地忙着,今天南京,后天北京,难怪大家都叫他“猴子”、“跳马猴子”。

  三奇

  古玩界有句名言: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意思是这一行当一本万利。

  红色收藏的利润当然没有这么夸张,但侯先生也有春风得意之时。一次,他用600元收的一枚直径达一米的毛主席像章拍卖,卖到了2.3万元,侯先生这个乐呀,大摆宴席,招待亲朋,后来他干脆站在饭店门口,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往里拽,“今天我高兴,捧个场吧!”有意思的是,买走他像章的人后来在华联搞展览,门票就收了3万元,后来在别的拍卖会上,将这枚像章卖到了30万元。

  红色收藏之初,侯国超甚至比市长都关心拆迁。哪拆迁了,他就去淘弄他的宝贝像章去。一次,淘得正起劲,他猛然想起一份主持婚礼的活,赶紧赶到饭店,结果饭店的保安看见他一身红卫兵的打扮,两手都是破袋子,里面装着他的心肝宝贝,脸上的灰跟魂画的似的,死活不让进。多亏新郎官儿出来了才救的驾。

  2011年,一位很有背景的收藏家将侯国超多年收藏的3万枚毛主席像章以20万元的价格全部买走。侯国超告诉记者,他现在只剩1000枚左右的精品主席像章。

  侯国超说,之所以20万元出手,并不是因为钱。实际上,他收藏主席像章花费也有9万元之多,也就是说,这一转手,没挣多少钱。同意转手,主要是想成全别人。那个收藏家买他的像章之前,已有近10万枚主席像章,堪称全国红色收藏第一人。

  1997年,侯国超开始玩石头,同时收藏酒瓶子。他对他的“满汉全席”石头宴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不管是哪路朋友,他都极力向他们推荐。这个石头宴记者去看过,不乏一些精品,但是,他的做法我不太敢苟同——为了形似,一些石头他经过后天的雕琢。这也是侯先生与其他奇石收藏家的与众不同之处。

  四奇

  侯先生是作家,据说以报告文学见长。但跟我一见面,侯先生说的却是他的黄色小说。说到“黄色”,侯先生的一段故事颇为“传奇”——当年,《城市晚报》某著名记者采访他,“引诱”他讲点“绝的”,侯先生脑子一热就把自己的一段“比友情多比爱情少的情事”讲了出来。报上登出来之后,侯先生的老丈人看了,劈头盖脸给他一顿臭骂。主动透露隐私给媒体,侯先生绝对是省内名人的第一人。

  五奇

  侯先生在书法界也很有名气。

  出名的原因有三,一是他是省内“宇宙体”的创始人,二是他从不临帖,三是他逢人就送。侯先生告诉记者,这么多年他送出去的字能有几万幅,可能是全国之最了。除此之外,记者观察,别人写字都是写完再盖章,他却是先盖章后写字。

  何谓“宇宙体”?记者的理解是,传统书法一般是从右往左,从上到下。“宇宙体”也是从右往左,但从上到下后,下一列他从下往上,有点小河流水、顺势而为的意思。

  其实侯先生从1976年就开始书法创作,曾研习多年隶书,并曾受到周昔非先生的点拨。坦率地说,他的隶书和行书还是具有一定功力的。事实上,找他求字的人也并不少。依记者观察,他现在的收入主要就是源于书法。但他偏偏就是不好好写,非要开创什么“宇宙体”。

  记者有时揣摩侯先生的心态,是不是因为他不太钟爱“赵公元帅”?是不是因为他收藏毛主席像章使他成名过早,使他为名所累,凡事都想成名成家,出人头地,本本分分地让他受不了?

  侯国超告诉记者,人想出名是正常的,不想出名才是不正常的。他骨子里的确愿意出风头,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拘泥于一个固定的模式,他更喜欢创新。

  六奇

  奇人必有奇语。侯国超说过:“人可以得意,但不能忘形;人可以忘形,但不能忘本;人可以忘本,但不能忘祖。”

  他信奉成人助己,成己助人。

  他颠覆古训,认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实在是种奢望,滴水之恩能有滴水相报就不错了。

  他的“说普通话,做普通人,普通再普通,人人都应想得通”已是圈内名言。

  侯国超先生同时“混迹”于几大“商圈”,哪个圈子还都“混”得风生水起。个别圈子的个别人不太认可他,但他非常自信地告诉记者,他的一思一想一行一为已经跟普通人、正常人不在一个层面上了,他们愿意说就让他们去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找鞋去吧!”侯国超说。

  作者简介>>

  姜景远,《吉林日报》主任记者,原《城市晚报》体育部主任、《都市风尚周报》副社长兼副总编辑,现为《吉林日报》融合办副主任。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2014年)一等奖获得者。

  联系方式:

  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130033)

  吉林日报社(吉林日报报业集团)融合办 姜景远

  办公:88600691

  手机:13596456788

  邮箱:jlrbjjy@163.com

  微博:https://weibo.com/5863454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