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年在为吉林大学的学生们授课(2011年4月10日摄)。    黄大年在为吉林大学的学生们授课(2011年4月10日摄)。
    黄大年(左二)及团队成员在极寒天气下进行固定翼无人机试飞(2013年1月20日摄)。    黄大年(左二)及团队成员在极寒天气下进行固定翼无人机试飞(2013年1月20日摄)。

  (原标题:生命,为祖国澎湃——追记海归战略科学家黄大年)

  新华社长春5月17日电 新华社记者吴晶、陈聪、周立权、张建

  题记:“人的生命相对历史的长河不过是短暂的一现,随波逐流只能是枉自一生,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我觉得这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摘自1988年,黄大年的入党志愿书

  2017年1月8日,科学的星空中,一颗璀璨的明星悄然陨落。

  中国长春,吉林大学,地质宫。同事们再也寻不到那熟悉的急火火的身影,学生们再也听不到那和风细雨的教诲,值夜的老大爷再也看不到507室窗下那盏长明灯……

  7年前的那个冬日,他顶着纷飞的雪花,从英国归来,大步流星走进这里的时候,震动海外。有外国媒体报道说:“他的回国,让某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7年中,在这座科学的宫殿里,他就像一枚超速运动的转子,围绕着科技兴国这根主轴,将一个又一个高端科技项目推向世界最前沿,直至58岁的节点上戛然而止。

  他就是国际知名战略科学家黄大年。

  斯人已逝,追思犹存——

  我们来到地质宫前。红柱白栏,石狮华表,诉说着共和国一段风云激荡的历史:

  66年前,新中国第一所地质学校——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在此诞生,突破层层阻力刚从英国回国不久的李四光担任第一任校长。那时的中国积贫积弱,李四光是怀着切肤之痛回国的;如今,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科学技术突飞猛进,黄大年选择回国并为此而献身,又是为了什么?是冥冥中一种历史的轮回?还是中华民族魂魄中绵延不息的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

  在无限思念与崇敬中,我们走进他短暂却精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