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吉林|新闻|美食|尚品|旅游|城市|汽车|健康|读图|微博|惠购|吉林森工

|邮箱|注册

新浪吉林> 资讯 >吉林资讯>正文

高铁改变城市 修建德惠西站诞生德惠西部新城

来源:新文化网-新文化报2012年11月27日【评论0条】字号:T|T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记者 李洪亮 摄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记者 李洪亮 摄

  改变城市

  修建德惠西站诞生德惠西部新城

  高铁改变生活,也将改变城市。德惠西站是哈大高铁在我省五个新站点之一。建设这座新站,同时也诞生了德惠西部新城。

  26日,记者从德惠西站了解到,该站目前已进入正式营运状态。

  可容纳500人

  德惠西站,位于德惠市城西1.5公里处。

  下长余高速,上跨铁路桥,路过德惠植物公园,走上八车道迎新路,到达一个转盘,顶头就是德惠西站。

  德惠西站格局简单,隔着落地玻璃,就能把候车大厅看得一清二楚,目光甚至能穿越到站台上,抓住动车飞驰而过的掠影。

  候车大厅两侧崭新的椅子四周摆满绿植,“现在有200多个座位。”工作人员说,最多可同时容纳500人。

  与进口正对着的,是检票口,均为自动检票机,但还是留了一条人工检票通道。

  出检票口,就是1站台,不出门,通过扶梯走地下,能到2站台,这两个站台分别对应从哈尔滨、大连方向开来的动车。

  诞生一座新城

  “这家伙跑得赶上飞了,都带着风,不得了。”在站前广场遛弯的孙刚老人对高速动车满口称赞。

  他家就在附近,德惠西站开建之后,他就总来这里,“我是看着它长大的。”他说。到了哈大高铁试运行之后,他几乎每天都来。

  得知到哈尔滨最快用不上40分钟,老人的眼睛瞪得溜圆:“这不赶上坐火箭了?”

  然后他说,他一定要坐一坐,去哈尔滨看冰灯,或者去铁岭转一转,“那是赵本山说的大城市。”老人笑了。

  聊完这些,他又说,他家要拆迁了,再搬回来,就住楼房了,他指了指德惠西站,“托它的福,我们这以后就变成西部新城了。”

  据了解,德惠市对西部新城的规划是,以植物园、水体公园、市医院为依托,重点建设高档住宅区,休闲度假区,商贸集中区,社会福利四个区域。计划用5至10年时间,把该区域建设成为繁荣、和谐、健康、宜居的新兴人口集聚新城。

  5至10年其实并不遥远,孙刚老人的感受就是:到处都在盖楼;马路也变宽了,都有八车道的了;就连以前烧砖留下的大坑,也变成了植物公园了。

  接受老人的建议,记者去了德惠植物公园。它是德惠最大的生态型公益园区,有珍贵植物154种,建有20余个风景区。只有知道这里以前的样子,才会明白老人的感慨:这里以前是德惠市迎新村北机砖厂所在地,多年取土,形成了废弃的黄土大坑,一直是德惠市区扬尘的主要来源。

  变废地为绿洲,打造城市肺叶。大坑没了,变成了一处景致。

  被移走的沃土

  德惠西站为周围生态的改变带来契机,记者还听到一个故事,也与生态有关:每有重大项目建设,德惠都会将项目建设用地表层的黑土剥离,哈大高铁也不例外。据统计,长余高速、哈大高铁、102国道拓宽等建设项目,德惠共剥离黑土量140.76万立方米,经过生物技术处理后,经专家组验收,确认改造治理新增优质耕地223.3公顷。

  这样的想法是哪来的?

  德惠是我国商品粮基地,2011年产粮食150万吨,居全国第七位。但依然需要面对土地问题,自2001年以来,一些大型建设项目相继落户德惠,需占用大量土地。

  “这些黑土用来建设施工,太可惜,我们就想,能不能把它收集起来,移到其他劣质耕地上,使劣质地改造成为优质农田?”德惠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说,先进行了实验,很成功,改造土地当年见效,每公顷增产玉米1200~1400公斤。

  将实验结果推广开来,就增加了那223.3公顷优质耕地。

  老火车站的故事

  当德惠人将目光聚焦在崭新的德惠西站身上时,定居北京的德惠人王锦思却在想着德惠老火车站,也就是德惠站。

  “它是德惠发展的见证,比‘德惠’这个名字还早。”王锦思熟悉德惠站的身世。

  京哈铁路由北向南纵贯德惠市,其前身是俄国人在1897年开始修筑的中东铁路,1903年,铁路修成通车。“德惠”这个名称则始于1910年,取沐德、怀惠两乡的尾字,设县命名。

  王锦思曾收藏了5张德惠火车站的老照片,是当年俄国人拍摄的。目前,这些照片已捐给德惠市档案馆收藏。他记得,其中一张是1905年时的德惠火车站照片,照片下方注有当时的站名“窑门”;一张是当时在铁路上工作的俄国人和中国人的合影,中国人面部消瘦,留着辫子,坐在地上,这可以说是最早反映德惠人的图片。

  当时,德惠境内约有2万余名俄国职工及家属,还有捷克人、英国人、犹太人,外国人的数量可能仅次于哈尔滨、满洲里和绥芬河,可见那时德惠是一个国际化小城市。

  为此,俄国人在德惠相继建立具有俄罗斯风格的机关、商号、住宅、教堂,大都为砖瓦结构,黄墙黄瓦,墙壁巨厚,房脊好似黑枕木,结实耐用,风格迥异于中国的青砖黑瓦。

  “目前,剩下来的也只有火车站、教堂等几处。”王锦思认为,如何保存住这些历史建筑,也是德惠在发展中值得思考的。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新文化报 记者 王小野 赵实 刘中全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吉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