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消息,近来,上市公司又经历了一年一度的“中考”期,业绩揭榜,3186家上市公司在上半年实现盈利,占比89.77%,

  最赚钱的上市公司仍被国字头银行占据,但经营传统业务的上市公司举步维艰。

  值得一提的是,因受问题疫苗事件影响,长生生物无法按时披露半年报遭遇停牌,最终很可能被退市。

  9月2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因受问题疫苗事件影响,公司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9月3日起停牌。

  自疫苗事件爆发以来,ST长生不仅信誉破产,而且市值大跌,被处以巨额罚款,如今更是半年报“难产”,并在停牌前遭遇大量游资炒作,这个老牌企业,似乎正一步步走向了退市的边缘。专业人士指出,目前ST长生面对诸多政策、资金等方面的退市风险,最终很可能被退市,但也不排除解决问题疫苗后续事宜之后被重组的可能。

  半年报“难产”

  8月末是各大上市公司最后公布半年度报告的时间,而9月2日晚间,ST长生的一则公告,使得大众的目光时隔不久后,再次聚焦到这家企业身上。

  ST长生公告称,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由于狂犬疫苗事件被调查,导致公司半年报编制工作陷入停顿,公司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自9月3日起停牌。ST长生表示,公司将争取2018年11月5日前完成定期报告披露工作,但存在最终无法披露的可能。

  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在停牌后两个月内(即11月3日),仍无法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则公司股票将自2018年11月5日起复牌,同时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公司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在两个月(即2019年1月5日)内仍未能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交易。若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在两个月(即2019年3月5日)内仍未能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可能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如若最终无法披露,则明年春天就是ST长生在资本市场上的“大限”之日。

  ST长生无法公布半年报,面临退市危机其实并不令人意外。7月27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下称《退市新规》),明确将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纳入强制退市情形。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指出,ST长生的问题疫苗事件突破社会底线,严重危及国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即使到期可以披露财报,也很难避免被强制退市的命运。

  除去政策因素,9月2日晚间公告中ST长生表示,根据国务院会议指示,没收长春长生所有违法所得并处最高罚款,巨额罚款可能会导致公司存在暂停上市或退市风险。

  同时,近日银河证券对ST长生的股东祥升投资提起仲裁,祥升投资质押ST长生1900万股,到期未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此银河证券要求对方偿付合计5468.46万元。这一追债无疑使得ST长生资金更加雪上加霜,难以为继。

  根据深交所数据,截至7月10日,ST长生共有股东24817户,也就是说约2.5万股民被严重套牢,并浮亏惨重。如果ST长生最终退市,股民维权也是ST长生面临的一大问题。皮海洲在其微博上发布观点称,除了罚没款需要用于赔偿投资者之外,还需要用高俊芳等有关责任人名下的股份及其全部财产来赔偿投资者损失,直到主要责任人倾家荡产。但是由于股民数量众多,最终赔偿问题如何解决,还需要监管部门与政府部门以及司法部门联合解决。

  记者就此尝试联系ST长生,但截至发稿前未能与公司取得有效联系。

  “博傻游戏”顽疾

  “我记得小时候这家公司的疫苗是最好的,大家都排队托关系才能打得到,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一位吉林市民对记者如此说道,言语间透露着一股无奈。

  ST长生在疫苗事件之前,是我国非常重要的疫苗生产商,从此前的财报上看,ST长生此前年份持续盈利,2017年净利润达5.66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也达1.57亿元。但由于目前公司已全面停产,复产时间也遥遥无期,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疫苗事件爆发后,ST长生遭遇连续32个跌停,创下A股市场个股连续跌停最长纪录。以疫苗事件爆发停牌前的7月13日开始计算,市值从近240亿元跌到不足32亿元,总市值蒸发超过两百亿,缩水近九成。并且中信保诚基金、天弘基金、华夏基金、平安大华基金和长城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下调ST长生估值到0元。

  有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基金一般会对有退市风险的股票给出0元估值,并且认为该公司清算价值不大。”

  从机构动向来看,截至6月30日,依旧有75家基金持股ST长生,占流通股比4.74%,占总股比2.45%。并且资料显示,近期并没有机构大幅割肉,相反根据数据显示,截至4月11日,在疫苗事件爆发前曾有机构大量买入,机构专用买入额度超过5000万元。随着事件曝光,ST长生陷入连续跌停,机构席位不管是买入、还是卖出,成交金额均非常少,多家机构依然被深套。所以综合各方面的情况,ST长生退市风险很大,参与ST长生的交投明显属于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博傻游戏。

  但就在这样一个背景下,ST长生股价居然风云突变,从8月30日9点54分开始,两分钟的时间内,该股从跌停拉升到涨停,并最终封在涨停板的位置上,实现“地天板”的大逆转。当天的成交量达到1.51亿股,成交金额达到4.91亿元,换手率达到37.33%,引起市场舆论一片哗然。从当日的龙虎榜数据来看,财富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平安证券江苏分公司等机构利用游资意图“火中取粟”,前五名机构买入均在400万元以上,并且有大量散户跟风。而公司股价在8月31日再度一字跌停。异常波动引发市场及监管层的高度关注。皮海洲指出,在8月31日的交易中,ST长生股票全天处于一字跌停的状态,当天出逃的资金为0.93亿元,上一个交易日追进的资金至少有4亿元被套牢在了ST长生股票上。而9月3日ST长生停牌,这也意味着8月30日追进去的资金出逃机会更加渺茫。

  分析人士告诉记者,“炒差赌重组”一直是A股市场的顽疾之一,此次ST长生上演“末路狂奔”,很可能是游资带动下的跟风短线博弈。“博傻和炒差往往意味着高风险,投资者还应坚持理性投资,价值投资。”

  ST长生最终是否会退市还依旧是个未知数,疫苗等临床生物制剂的生产关乎国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而目前我国在整体疾控疫苗生物制剂生产体系中,像ST长生如此规模的国内企业并不多。所以有专业人士指出,对于ST长生,退市并不只是唯一的途径,在解决问题疫苗所引发的一系列后续相关事宜后,对其进行重新整合重组也是一种处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