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不良率攀升、逾期贷款增加,市场对银行资产质量的担忧加大,商业银行信用评级开始被加速下调。

  根据同花顺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去年全年60家银行的评级被上调。

  从目前采访反馈的情况来看,今年农商行、城商行密集被“降级”的原因,多是来自于市场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当地企业经营遇困的担忧,特别是去杠杆背景下,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加剧,进而导致银行不良率、逾期率上升,评级机构相应下调评级。

  评级数据显示,今年被降级的个别农商行不良率甚至接近20%。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中国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上来说是良好的,一些农商行属于极端案例。

  银保监会近期称:目前银行机构运行稳健,风险可控;目前商业银行整体贷款质量和经营效益稳定,风险抵补能力和流动性储备充足。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5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9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9%,贷款损失准备余额3.5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83%。

  个别农商行不良率翻番

  进入2018年之后,评级被下调的银行机构数量大幅增加,农商行居多。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中诚信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上海新世纪资信从原来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相关债项评级则全部从A降至A-。

  随后5月山东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被东方金诚从AA-降至A+,展望从稳定到负面。近期则是邹平农商行、贵阳农商行被降级。

  7月10日,东方金诚发布了跟踪评级结果,将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调整评级展望为负面,并下调“17邹平农商二级01”评级至A。

  对于下调缘由,东方金诚表示,跟踪期内,由于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

  评级报告披露,该行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且大额贷款占比较高,行业和客户集中度维持高位。

  东方金诚认为,跟踪期内,受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影响,该行净利润以及净资产收益率等盈利指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持续承压;该行存在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导致资本被大幅扣减,资本充足率指标降幅较大,已低于监管要求。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行不良率已经高达9.28%,比上年底的2.43%大幅上升6.85个百分点,增幅高达200%左右;净利润只有0.001亿元,也比上年的1.13亿元下降了99%以上。

  不过,邹平农商行的年报数据与此存在一定差异。该行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12月底,不良贷款率为8.7%,净利润则为1858.49万元,好于评级报告披露的情况。其中差异主要在于,东方金诚将逾期90天以上的借款都计入到不良,造成不良数据存在差异。

  董希淼表示,研究发现不同的银行类型里面,资产质量偏离度不同,相对来说农商行偏离度更大些,国有大行、股份行偏离度小。用一个指标来衡量,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余额的比例如果大于100%的话,这样不良贷款的认定就比较宽松,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小于100%。

  “农商行整体上是大于100%的,随着监管将 90天以上逾期贷款全部归类为不良贷款,导致部分银行出现不良率飙升的现象。个别农商行属于比较极端案例,一般银行偏离度不会有那么大。”

  未来发展放缓?

  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去年则有60家银行的评级被上调,仅联合资信一家就上调了21家银行信用评级。

  一家第三方机构的分析师李晓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和去年数据对比如此“扎眼”,其实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去年被上调的农商行和城商行有六成都来自发达地区,以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为主,当地的经济活跃,企业的生命力旺盛,银行的坏账率自然就低。并且这些地区的城商行、农商行能够不同程度地通过上市、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等方式获得资本补充,有利于这些银行应对区域经济放缓、行业监管趋严、金融市场波动等风险。

  李晓芳表示,今年被调低评级的5家银行中,有三家来自山东、一家来自贵州、一家来自吉林、一家来自辽宁,相对来说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或者当地经济过于依赖某一种业态,导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出现。

  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城商行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家银行就处于欠发达地区,当地企业多数以煤炭企业为生。此前煤炭价格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部分企业杠杆率过大导致资金链断裂,难以还本付息。同时,当地企业之间形成的担保圈较多,进一步加大了信用风险。虽然银行也在积极想办法,但是坏账率依然较高。

  “确实存在靠天吃饭的情况,比如去年煤炭行业出现复苏,我们银行的坏账率也大幅下降。”前述城商行负责人表示。

  严监管、去杠杆也被认为是今年农商行、城商行被调低评级的原因之一。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认为,城商行、农商行这类中小银行的业务形式较为单一,随着监管强化且针对性极强,中小银行过去几年加杠杆做高收益的模式被打破,进入被动去杠杆过程,同业业务、理财业务均收缩,进而会导致规模扩张放缓。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也认为,现在中小银行对同业业务较为依赖,在被监管后转向传统存贷业务,既无渠道优势,又有不良隐忧,以往监管套利工具也被限制,未来发展放缓也是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