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亚洲论坛8日发布了《亚洲竞争力报告》、《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和《新兴经济体报告》三大报告。报告称,亚洲经济体经济跟随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整体向好,且未来仍将在全球经济增长中处于重要地位。

  在9日举办的“亚洲经济预测”分论坛上,与会嘉宾也一致看好亚洲经济前景。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预测,今后20年,甚至至本世纪中叶,亚洲仍然会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地区。

  亚洲经济有望领先世界

  《亚洲竞争力报告》指出,2017年,东亚区域其他各经济体经济整体趋稳向好,呈现较强复苏态势;受惠于外部投资和出口增长等因素,东盟跃升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东南亚各经济体步入良性发展轨道;南亚、中亚、西亚、大洋洲多数国家以及俄罗斯经济也趋稳向好。

  在2017年度经济体综合竞争力指数排名中,新加坡蝉联榜首。

  戴相龙表示,过去20年亚洲经济年均增长6.8%,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中国的强劲发展,未来印度增速会更快,中、日、韩合作会加强,“一带一路”的发展会给亚洲带来新的机遇,即便有安全方面的调整,有贸易战,也只是支流。

  “我还有一个预测:今后10年中国经济有效的增长率也会在6%左右,或者是5%以上。中国改革开放40年,年均增长9.4%,其中后10年年均增长7.9%,近5年年均增长6.9%,这不是经济衰退,更不是经济周期的表示,而是我们国家主动自觉有效地调整经济发展战略。”戴相龙说。

  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Sanjaya Baru同样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他表示,印度也在不断地进行改革和调整,国内清算银行和储备银行的状态总体来说比较乐观。

  《亚洲竞争力报告》认为,未来亚洲的经济形势前景向好,并有望领先世界。首先,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亚洲经济一体化加速发展,协同落实国际市场增量战略将持续兑现发展红利;其次,亚洲经济体正加快发展方式转型,科技立国越来越成为亚洲国家共识,科技投入的效应将使亚洲国家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效率大幅提升。

  需防范债务风险

  由全球贸易复苏和中国强劲增长带动的亚洲经济回暖同样面临着不少挑战,比如债务问题。

  戴相龙表示,中国要进行供给侧改革,要去掉落后的违法违规的产能,就有大量企业要关闭或被兼并,容易产生债券违约问题,因此需要制定企业债务重组的相关法令。此外,不同于计划经济时代,现在的债务处理再也不可能用政府的政策性办法,而必须实行市场化、法制化的处理。

  “我建议出台债务处理的条例,使其有法可依,一部分可以用债转股的办法,一部分国家注入资本,在发展新产能过程当中来消化。”戴相龙说。

  戴相龙还建议,要发展投资银行,多增加机构投资者,更好地完善股票市场,逐步提高资本水平,从而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法使债务水平逐步下降。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也表示,不能忽视企业的债务问题,也不要过分地夸大债务问题。“中国的债务比例大概是206%,日本是400%左右,而日本的问题是政府债务非常高。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是3万亿美元,同时储蓄率还有44%,是相当高的。”

  樊纲认为,金融危机不会爆发,中国的问题在于有很多的僵尸企业,以及很多的国企债务问题,这是企业效率的问题,虽然严重,但不是不能处理,调整一些思维方式即可。

  印度同样在处理债务问题上做了长足的努力。Sanjaya Baru表示,印度政府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过去一年出台了很多改革政策,来解决一些老大难的债务问题。

  “我们现在财政的债务还非常高,坏账会直接影响基建项目,政府可以投更多的钱,让我们的财政政策真正地重归健康,或者把钱投到银行,我们已经做了一部分。此外,政府强令银行提高清算能力,要求将坏账打包再一次售给企业,可以说这是巨大的结构改革,现在印度还在不断地推行,我觉得这会让企业面临更多的竞争和风险。”Sanjaya Baru说。

  日本银行前行长白川方明则表示,相比债务和GDP的比例,潜在GDP增长率更值得关注。要看到高债务率背后的一系列变化的因素,比如人口的变化,以及如何处理人口变化所带来的相关变化。

  在白川方明看来,日本多年来深受通缩之苦的根本原因,在于人口老龄化给经济增长造成很大的负担。

  尽管可以通过提升经济效率来应对,但白川方明认为这种方法是不可持续的。“老龄化的人口会更加偏好收入再分配,而非支持劳动生产率提高。现在这种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在未来10年、20年还是会给我们造成很多的麻烦。为此,现在日本的女性和老人的参工率在提升,我们也提升了相应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