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五个省区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分别是辽宁、吉林、北京、上海、天津。其中京沪2017年常住人口分别下降2.2万、1.37万,天津下降了5.5万。此外,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下降了9.1万,吉林下降了15.6万。

  当常住人口不再增长,而是进入收缩的轨道,对城市和地区会有什么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各地已经公布的2017年统计公报等,全国有5个省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包括北京、上海、天津、辽宁和吉林。

  可以看出,目前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的主要是北方地区。此外,相当一部分北方省区市尽管出现常住人口正增长,主要是原因出生率高于死亡率,使得自然增长率为正导致的。扣除这一点,则某些地区也出现了常住人口净流出,包括山东、河南、内蒙古等地。

  对很多地区来说,如何面对一个常住人口惯常负增长的时代,无疑是一个考验。

  “北方很多地方常住人口增长慢,甚至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背后与这些地方产业结构调整有关。像天津和北京在进行功能疏解,东北地区是重工业发展受到了影响。”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教授指出。

  他认为,“下一步可能各地经济发展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常住人口可能也会变化很大。”

  部分地区常住人口净外流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五个省区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分别是辽宁、吉林、北京、上海、天津。其中京沪2017年常住人口分别下降2.2万、1.37万,天津下降了5.5万。此外,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下降了9.1万,吉林下降了15.6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东北三省中,黑龙江的常住人口数字尚未公布,不过该省统计部门的一份报告指出,预计全省人口总量将由2016年的3799.2万人减少到2030年的3636.7万人,平均每年减少10.2万人。

  这些地方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出生率低。比如辽宁2017年自然增长人口下降1.9万,自然增长率为-0.44‰。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常住人口外流。比如2017年辽宁常住人口比上一年减少9.1万,该省常住人口净外流了7万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有些地方常住人口下降,还与外来户籍人口从本地流走有关。

  比如2017年末,天津全市常住人口总量1556.87万人,较上年减少5.25万人;其中人口自然增加1.21万人。但是外来常住人口总量498.23万人,减少9.31万人。

  此外,还有一些地区,尽管常住人口是正增长,但如果扣除自然增长因素,则出现了常住人口净流出。河南、山东、湖北、湖南、江西、贵州、内蒙古等地均是如此。

  比如,山东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4.98万人,死亡人口73.82万人,自然增长人口101.16万。但是,山东实际常住人口在2017年只增加了58.83万。换句话说,2017年,山东约有40多万常住人口外流到其他省市自治区。

  按照类似算法,扣除自然人口增长,河南2017年有38万常住人口净流出,湖北2017年常住人口流出了15.95万,江西流出了5.7万,湖南流出了4.2万。

  此外,河北、青海、甘肃常住人口是净流入,但是整体增长很少,比如河北仅仅流入了100人左右。这也表明,北方人口净流出形势较南方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