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的马太效应 垫底公司艰难求变

  信托公司马太效应明显,处在垫底团队的公司正在寻找将公司业务与大资管行业转型发展相适应的最佳方案,成果如何需要时间检验

  与其他金融机构经营亏损不同,信托业经过数次洗礼,现存68家公司基本每年都能实现盈利,只是数额大小各有差异。

  但在行业转型重压之下,公司竞争间的马太效应十分明显,排名前4的信托总收入超过了排名靠后33家公司的营业内外收入总和,而反观赚钱总榜后十,去年的总收入只有约37亿元,净利润垫底后十家公司只有不足13亿的利润。面对发展困境,他们走得艰难,或受制于风险业务处理,或困顿于尚未转型,当然也有正全力突破的公司。

  华宸、浙金、吉林营收垫底

  营业收入垫底的三家信托公司是地处内蒙古的华宸信托、地处浙江的浙金信托和位于吉林的吉林信托。

  正所谓风险与收益并行,如果被风险绊住了脚,也会影响创收。

  与之相似的,在2016年7家不良率超过10%的信托公司中,华宸信托、浙金信托、吉林信托也是期末不良率最高的三家公司,分别为31.35%、26.19%和22.87%。

  财报显示,2016年华宸信托仅实现营业收入9390万元,同比下降56%,也是68家信托公司中唯一营收没有上亿元规模的公司,除了营业收入行业排名倒数第一,华宸信托去年的净利润排名末流,为3687万元,同比下降22%。

  虽然本次是排名下降两个位次垫底,但从历史数据看,华宸信托过去7年磨难重重,不仅业绩经历过山车、资管子公司风控失去控制,股东频繁变动,公司的业务也没有很好的发展环境。

  据记者了解,此前为确保风险项目不会对公司未来经营产生实质性影响,华宸信托曾计提了充足的减值准备以覆盖可预期的全部风险,而从年报看,2016年华宸信托仍在为资产减值风险做大量的处理。不良资产中损失类从年初的300万元增至年末的5971万元,部分资产减值准备也在不断地新增计提和转销。

  对此业内认为,根据华宸信托目前的情况,可能不再注重规模和增资,更加注重把控资产质量风险和收益。

  而因排行老末被业内评价“存在感颇低”的浙金信托,去年多次在公众视野亮相都伴随着“业绩下滑”、“历史项目纠纷”、“股东拟转让”等话题,直到去年底跟随大股东浙江东方重组上市,曲线登陆资本市场。上市后的浙金信托曾传出将增资至14.5亿的消息,从官网来看,今年3月底浙金信托才刚刚完成股权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