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酬分配改革无疑是国企改革中的“硬骨头”。长期以来,央企和地方国企因为高额的管理者年薪饱受外界诟病。

  在上周五的人社部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公开表示,自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实施以来,企业负责人的基本年薪目前已经按照有关薪酬审核部门核定的标准发放。

  他指出,人社部将督促各薪酬审核部门抓紧核定2015年度中央企业负责人的绩效年薪,并且按要求在本单位和企业官方网站等公开渠道向社会披露。

  决策层下决心对国企领导人的钱袋子“动刀”凸显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严峻挑战和这些企业内部存在的严重问题。

  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的国有企业经济运行仍面临较大压力,收入、利润同比也在继续下降,其中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4.2%。

  “不仅仅是盈利表现,目前中国的人力资源价格还不完善,尤其是在央企和国企,在业绩考核和激励机制上都存在很严重的僵化问题,这会造成很多企业的人才流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说。在他看来,国企全面深化改革应该始终以市场化为主轴。

  自去年以来,央企和地方国企针对薪酬方面的改革都在持续“发力”,也透露出了一些新的思路和策略。

  在地方层面,多个省份的国企出台了限薪方案,而一直高高在上的央企巨头也正在尝试一系列针对薪酬方面的调整措施。

  公开信息显示,在各地实施的改革中,有河北、山西、山东、陕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江西、福建、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云南、广东、海南、甘肃、青海、内蒙古、新疆、西藏、广西、宁夏等25省份向社会公开了他们的改革方案,明确对省属国企负责人的薪酬进行限制。

  据了解,浙江省经国务院核定的职工平均年薪为9.71万元。浙江省相关部门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该省省管企业负责人平均薪酬将减少31.5%。

  广东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也透露称,据初步测算,该省国企负责人薪酬下降超过30%,与职工薪酬差距缩小至6.5倍,而在完成省直国资委直属国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后,广东市属国资委负责人薪酬改革方案还在审批之中。

  宁夏自治区的力度最大,宁夏此前印发的《关于深化自治区属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显示,改革后区属企业负责人薪酬较改革前下降13.5%,与职工平均差距缩小到5倍左右。

  有专家称,改革并不是“一降均降”,薪酬分配向核心员工、基层员工倾斜应成为下一步改革的大趋势。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刘昕对《中国青年报》表示,以往在国企高管薪酬问题上一味限薪的做法“有点极端”,可能导致一些被限薪的中层管理人员或骨干员工出走,这对央企本身的经营来说是比较危险的信号。

  对此,一些“巨头”正在谋求改变。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多家央企上市公司均表示,要在薪酬政策上向一线职工倾斜。

  中煤能源5.170, -0.03, -0.58%)日前就表示,要求各单位在结构调整上下功夫,通过管理人员多降工资,一线职工少降或不降工资,在实现薪酬整体下降的同时,保证职工队伍基本稳定。

  中国西电5.480, -0.05, -0.90%)也公开发布信息称,要对生产、营销、科研等一线岗位实行工资倾斜政策;中国国航6.840, -0.02, -0.29%)表示,2015年调整了乘务、地面人员薪酬福利标准,进一步体现了向低收入群体倾斜,加大对基层、一线岗位人员的工资激励水平,增加乘务人员浮动工资收入。

  2016年是国企改革的重要推进之年,在国资委下一步着力推进的“十项改革试点”中,与薪酬改革紧密相关的就包括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者、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企业薪酬分配差异化等多项改革试点。

  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曾指出,未来国有企业高管的理想模式主要分为两大类:体制内的是由国资委任命的企业干部,体制外的主要是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属于职业经理人,其薪酬完全由市场行情决定。

  可以看到,长期以来,中国央企和国企在“用外人”方面表现都不突出。

  数据显示,自2003年来的近十几年间,央企公示的高管人选中,来自于本系统内部的占42%,来自具有国资背景的占47%,只有11%左右的人选来自于外部。

  值得关注的是,在地方国资委公布的各地国企薪酬改革的内容中,上海、广东等4省市均明确,将推进包括“选聘职业经理人试点”在内的用人制度调整。李锦认为,国企高管市场化选聘的试点还会继续扩大,。

  “逐步在央企和地方国企内推行市场化选聘的同时应该建立更加合理的法律框架来规范,用市场化的考核机制来制定相应的薪酬是当前改革的关键。”他指出。

  李锦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外界对国企改革及其所释放的红利仍然给予厚望,国企高管薪酬和国企治理结构问题能否妥善解决将影响全局。

  在他看来,决策层对央企和地方国企高管降薪的规定是国企改革的重要抓手,随着薪酬改革的不断深入,在薪酬和效益挂钩的前提下,国企内部也会倒逼着进行更加以市场化为导向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