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1942》里面有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地主对长工说,“我知道怎么从一个穷人变成财主,给我十年,你大爷我还是东家”。

  由此可见,在中国想要赚钱,是有一些共同的观念和基本的规律的,下面跟随国泰惠民益贷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1。政治敏锐

  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搞投机倒把的个体户是第一批发财者,而这些人往往是被主流国营经济拒之门外,被逼无奈才出去闯的。

  到了80年代中后期,发财的人又回到体制内,利用自身在原有体制内的声望或者职务(村长,支部书记),集资办起了加工厂的人成为第二批暴富者,以苏南模式(华西村)最为典型。

  90年代早期的价格双轨制改革,和90年代后期的国退民进,不知道有多少人利用国有资本变卖的机遇,抓住了廉价买卖产权的机会。

  2000年开始到2005年。加入世贸又给出口加工业带来历史性的机遇,货代、出口都养肥了大把没有文化的沿海小老板。

  2005年的时候随便开个什么矿,之后的商品大牛市会让你的钱多到用麻袋装。

  至于商品房改革、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的发展更是和每个家庭的财富息息相关。

  惠民益贷认为,大的暴富机会几乎全都和政治格局变化息息相关。最大特点是,一波三五年让你赚个饱,但这波赚完还想继续赚,几乎不可能。煤矿、进出口加工,这才几年而已,现在已经在生存线上挣扎。

  2。从无到有

  要预测中国社会未来的走向,最简单、最基本的思路就是:“走美国的老路”。

  可以说是中国最近20年所有新兴行业的一条发展主线。几乎所有成功的,体量在百亿美元以上的新兴企业,其产品最初的雏形,都是一个“中国版的美国XX”。

  解决稀缺是一切生意的根本宗旨。赚钱这回事,其根本意义,是“为他人解决问题”,而所谓利润,无非是为他人、社会解决某一问题的酬劳。

  而从无到有,从0到1的事情,从满足稀缺性需求的角度,要远比从1到10的事情值得去做。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最紧缺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故而得到的回报也不可同日而语。

  BAT这些搬运工起家的巨头,解决的都是从无到有的局面,之后那些跟风的早已在格局上输了,只能吃几口残羹冷炙而已。

  3.ROE思维

  从财务上来解释这一点,那就是ROE(股本回报率)= 利润率*周转率*财务杠杆比率。

  所以利润为负的情况下,你的失败也会被这个放大器给放大。但即便如此,所有赚了大钱的人,几乎没有不用到杠杆的,敢下注本来就是企业家精神的一部分。

  惠民益贷觉得,穷人是手里有多少资源才敢做大事情,富人是先想到要做多大事才开始考虑要如何筹措资源。熟练运用财务杠杆的前提,就是敢于去动“本不属于自己”的资源的意识,或者说的再直白一些,敢去借别人手里的资源来为我所用。

  4。了解自己

  没错,研究自己比研究他人,研究金钱更重要。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自己的了解远远没有自己以为的多。

  对金钱的态度,其实是一件特别个人化的事情。大部分人也许可以做到正确衡量各种资源的时间价值、却往往对自己的时间成本毫不在意,对自己的收益偏好毫无概念。

  这种能力需要建立在深刻了解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的基础之上;同样的资金、时间,由于掌握信息的差异,对自己来说,用在哪里最值得,用在哪里对当下、对未来的效用最大,都是需要反复摸索和实践的。

  很多人喜欢把赚钱、理财、投资混为一谈,其实这是三件性质完全不同的事情。就惠民益贷的观察,会赚钱的人不一定会理财;会理财和会投资也是完全两码事,会投资的人你若让他凭自己做生意,很可能亏的一塌糊涂。

  自己到底最适合做哪一样,也需要摸索。

  很多人对创业有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明明是个不够自律、厌恶繁琐的人,非要去做生产型企业,原料供应,采购,生产,库存,物流,销售,必须钻到每一个细节中去扣成本。对自己不了解,花下去的人生成本是无法挽回的。

  5。防骗意识

  这里国泰惠民益贷所说的“骗子”是广义的,泛指一切出于零和动机打你主意的、想从你这里榨取资源的人。防骗意识的培养,应该贯穿在人生的始终。

  如果说赚钱还是人和物之间的事,那投资就一定是人和其他人之间的游戏。更加复杂诡异,不仅要防马路上的骗子、短信里的骗子,更要防资本市场的骗子,伪装成“创业家”的骗子、伪装成“好企业”的骗子、伪装成“合伙人”“好朋友”的骗子,甚至是伪装成“养老金”“社会福利保障”的骗子。

  过去学校所提供的教育和家庭教育,对于以上怎样和钱打交道的知识可谓一片空白。大部分中国的家长和老师自己也不懂这些东西。既然自己一辈子也没活明白,那就更不用说教会下一代了。这样导致的社会差距只会进一步扩大。国泰惠民益贷也是衷心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会赚钱赚大钱的人。

  (文章来源:辽一网——华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