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保级的危险,这说明大家的工作依然存在问题。”一个多月前,在最近一次针对天津权健和中国足球的公开发声中,权健集团董事长兼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束昱辉如是说道。当然,他在年终未曾想到的意外和麻烦,可不止如此。

  彼时,天健权健刚完成了中超联赛第二季的征程,相较于2017赛季的第3名、冲入亚冠联赛,连续失去大牌外援和中途换帅的他们,只在2018赛季位列积分榜第9位,直到倒数第二轮才彻底消除了降级的危险。曾经发出的豪言壮语——“2018赛季向世界足坛冲刺”,最终停留在遥不可及的层面。

  最近两年,身为中超新人的天津权健,已经在转会市场投入约1.06亿镑(约合9.2亿人民币),同期只有1.1亿镑的上海上港(约合9.6亿人民币),能比这支天津球队更加土豪。诸如1620万镑的巴西球星帕托,1800万镑的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以及刷新队史身价的德甲射手莫德斯特,都曾穿上印有“权健”字样的白色球衣。

  除此之外,曾经与C罗经纪人门德斯同框出镜的束昱辉,还先后被牵扯到卡瓦尼、迭戈-科斯塔和伊涅斯塔的重磅绯闻中,甚至在接受天津电视台体育频道采访时,他还直言不讳地说道:“不是我报价梅西,而是梅西跟我报价了,他的俱乐部跟我报价了。那边说违约金2亿欧元,然后梅西本人第一年的工资是1亿,加起来就是3亿欧元。如果按照欧元跟人民币的比值的话,差不多有21亿人民币。这种事情不排除以后我也会做的。”

  一掷千金,天价开路,自从束昱辉将权健集团带入中国足球后,他就一直秉承着这样的发展原则。2015年2月,前者第一次与中超联赛产生联系,在付出1亿元的赞助费后,权健集团成为了中超球队天津泰达的第四个冠名赞助商。然而,由于在二次转会期因为重金购入孙可产生分歧,权健集团与天津泰达的合作最终不了了之。

  当年7月,不甘心退出中国足坛的权健集团再次出手,在天津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白国胜、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和天津松江俱乐部总经理李微奇的见证下,权健就此完成了对中甲球队天津松江的收购,一支更名为“天津权健”的职业球会,正式出现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版图上。两个月后,前天津泰达球员、知名国脚李玮锋出任俱乐部的副总经理。

  正是在金元政策的推动下,此前了无生气的天津足球,一度在中超乃至亚洲刷出了存在感。与此同时,在体育产业持续推进的大背景下,他在青少年和草根足球领域的高调投资,也得到了各方单位的支持与相应:2016年7月11日,权健与天津市河东区体育局联合宣布,河东权健青少年足球培训中心正式成立;2017年和2018年7月,天津权健俱乐部又举办了权健杯全国青少年足球邀请赛,中国足协青少部、全国校园足球联赛竞赛委员会以及天津市体育局后勤保障服务中心的领导,都出席过赛事的开幕式。

  束昱辉曾在今年3月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今年权健足球俱乐部在大力投入一线队的同时,也将斥资8亿元打造完整的青训体系。青训工作将是未来权健工作的重点所在,我们也将加大对青少年后备人才的培养。”

  相似的桥段其实也发生在女足领域:2015年9月,权健集团收购了大连骏丰女足俱乐部80%股份,“计划投入5000万以及要将球队工资和奖金翻倍”的束昱辉,让这支球队扛过了财政和生存危机。在笃信金钱至上的职业足球圈,他的行为做派并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伴随着国脚(王霜)和大牌外援(非洲最佳球员奥莎拉)的纷至沓来,大连权健女足也得以在两个月前实现了三连冠的成绩。

  可以说,经过三年以来的持续投入,权健与天津体育已经羁绊很深。今年2月,在一年一度的季前壮行会上,权健就邀请到了天津市体育局副局长王路华、天津市河西区区委副书记贺亦农、天津市河西区副区长李龙、天津市河西区金融办主任李长军、天津市河西区体育局局长沙元军以及天津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崇勇等领导。而依仗于逐渐获得的话语权,束昱辉甚至打算为天津权健俱乐部修建一座重金打造的专业足球场。

  要知道,在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历史上,由于受限于各方面的原因,无论是独享球场的运营权抑或修建专属的球场,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其中涉及到的种种事务,更是纷繁复杂,难以捋顺。但在过去一年时间,束昱辉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关于为俱乐部修建球场的蓝图和计划。束昱辉在今年2月末的壮行会上如是说道:“我们的企业在天津河西区,盘龙球场也是计划在河西区兴建。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从事体育离不开社会的支持,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天津市各级领导对我们支持力度很大,我们也在等待政府的批复。现在,球场的设计图纸已经出来了,设计费用花了8000万左右。如果有了进展,就会立刻动工修建。”

  除了多年稳定输出的足球领域,权健其实也把触角伸向过乒乓球和排球。

  2017年10月,权健集团全资入主成立天津权健乒乓球俱乐部,征战2017-2018赛季中国乒乓球超级俱乐部联赛。

  此前,在2016-2017赛季,天津乒乓球队名列十支男团俱乐部的第八名,成绩不甚理想。2017-18赛季开始前,天津乒乓球队一直未能找到赞助商,直到主教练马文革找到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希望他和权健能出手,赞助俱乐部。

  和运营足球俱乐部一样,束昱辉要求俱乐部出好成绩,并希望引进马龙。 最终,在2017年 10月25日的乒羽中心摘牌大会上,天津队摘得马龙,束昱辉也兑现承诺,权健入主天津乒乓球俱乐部。除了以“租借”的方式引进马龙外,球队中还拥有刘丁硕、马特、房胤池,并引进了程靖淇。

  据腾讯体育报道,权健运营乒超俱乐部一个赛季的投入据估算在2000万左右,只是集团投资中超俱乐部的1/50。

  2017年11月21日,2017-2018乒超联赛第二轮,马龙首度亮相新俱乐部,并帮助天津权健3-1击败了四川长虹,迎来赛季首胜。 最终,2017-18赛季,天津权健乒乓球俱乐部取得了联赛第五名的成绩

  此前,权健与乒超联赛还有过另一次交集。据腾讯体育报道,2015年,权健成为乒超联赛的总冠名商,当时媒体报道总冠名金额为1000万。然而,一个赛季之后权健就停止对乒超联赛的赞助。之后乒超联赛经历了三个没有主冠名商的“裸奔”赛季。

  2018年9月27日,新赛季乒超联赛前,乒超男团转会传出消息,此前以租借方式加盟天津权健的马龙,以高达925万的价格从合约所在的山东魏桥转会到了山东鲁能。权健则以460万转会费引进了林高远。新赛季,天津权健乒乓球俱乐部球员包括林高远、方博、任浩、朱霖峰和马特。目前俱乐部在乒超第一阶段排名第三位。

  权健也曾短暂赞助过天津女排。2015年10月13日,权健集团与天津女排签约,成为联赛“九冠王”新的赞助商,天津女排也更名为“天津渤海银行权健女排”。权健的首笔出资就为天津女排引进两名外援——古巴女排前国手卡里罗和保加利亚国手亚妮娃,引援费约为1000万人民币。

  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在签约仪式上称,只要能帮助天津女排拿到好成绩,就将不遗余力支持下去:“只要女排需要,我们就会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大力支持,”束昱辉甚至对全面接盘天津女排表示出了兴趣和支持。

  在权健赞助的2015-16、2016-17两个赛季,天津渤海银行权健女排最终成绩分别为联赛冠军和联赛第三。

  2017-18赛季,权健没有出现在天津女排的冠名中,“因多方面因素”,权健不再赞助天津女排。该赛季,天津渤海银行女排第11次夺得联赛冠军。

  除了涉足男足、女足、乒乓球和女排外,权健亦有一些其他体育领域的动作。

  2018年2月26日的2018权健体育壮行会上,权健集团表示将在2018年与和鸿基金联手,为中国的留守儿童们提供更好的体育基础设施和装备。此前,在2016年,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就已经向新疆和田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赞助体育器材装备。

  2018年6月24日至26日,2018权健天津海河世界名校水上系列赛在天津举行,权健集团作为赛事的承办方和战略合作方提供支持。

  很显然,对于河西区乃至整个天津而言,天津权健并不止是一家普通的俱乐部。而权健如此大手笔投入体育的目的,也显然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