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丁香医生于12月25日发布的一篇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让权健公司迅速陷入舆论漩涡。目前,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今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态,已关注权健事件。

  丁香医生的上述文章提到,癌症女童周洋因父亲误信、选择权健公司产品致其病情恶化而离世,涉事公司又拿女孩做宣传。

  12月27日,新京报记者联络到周洋父亲周二力。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有新证据可以证明权健公司在虚假宣传,会在元旦之后再次起诉权健公司,不仅会告权健公司虚假宣传,而且会提供证据证明周洋是服用了权健公司的产品导致病情恶化的。

  25日晚,周洋父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所述内容与丁香医生所发文章相差无几。他讲述了2012年底,家人在权健公司主动联系下来到天津,女儿周洋服用该院开出的药物4个月后病情恶化,随后他将权健公司告上法庭。2015年4月,法院判决称其证据不足驳回起诉。8个月后,周洋去世。

  昨日(26日),涉事的权健公司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周洋父亲的大部分说法,称系无偿为周洋治病后其身体有所好转,能走能跳,后期康复不当致病情恶化,使用的产品是中医秘药而非保健品。公司官方未拿周洋病情做宣传,网上信息“非官网发布”。

  对此,周洋父亲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孩子服用权健产品4个月,花费约2万元。“能够让权健受到惩罚是我活下来的勇气之一。”

  [新京报与周洋父亲的对话实录]

  “元旦后再起诉权健”

  新京报:周洋去世三周年之际,你决定再起诉权健。打算什么时候起诉?

  周洋父亲:元旦后。

  新京报:再次起诉权健公司,你有什么新的证据吗?

  周洋父亲:有。我现有的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权健公司)在虚假宣传,孩子(周洋)在服用他们的药之后,病情在恶化。

  新京报:2015年,你曾起诉过权健公司,最后败诉,为什么?

  周洋父亲:我也没有想到会败诉。

  新京报:你2015年起诉权健公司的时候,有提到周洋在服用权健的产品之后病情恶化这点吗?

  周洋父亲:没有,当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要求他们(权健公司)删除虚假宣传。

  新京报:一审败诉之后,为什么没有继续上诉呢?

  周洋父亲:因为那个时候孩子的病情变重,我没有时间去上诉。

  新京报:周洋过世之后,你和你的家人目前生活状况如何?

  周洋父亲:坚持活下去吧!能够让权健受到惩罚是我活下来的勇气之一。

  周洋在权健治疗后能走能跳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新京报:昨天,权健公司说周洋经过他们的治疗之后能走能跳,这是真的吗?

  周洋父亲:谎言,彻头彻尾的谎言。

  新京报:当时,周洋使用了权健公司的药多久?

  周洋父亲:差不多4个月的时间。

  新京报:在服用权健公司产品期间,周洋的身体状态如何?

  周洋父亲:我说他们(权健公司)虚假宣传,是因为孩子每半个月都要到北京的三甲医院做一次检查,数据会说话。最明显的就是周洋的肿瘤标志物在上升,当时我们也怀疑权健的药了,也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说这是病情好转的反应。最后,肿瘤标志物大幅上升,然后病情恶化,血小板归零。

  新京报:在服用权健公司产品的4个月里,周洋还在每半个月去医院检查一次是吗?

  周洋父亲:对。

  新京报:周洋服用权健公司的药4个月,总共的费用是多少?

  周洋父亲:两万块左右。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王宇 校对 吴兴发

  新京报讯(记者 阎侠)

  原标题:对话周洋父亲:元旦后再起诉权健有新证据证明其虚假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