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哈尔滨11月4日电(记者王建威)改革开放以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涌现出“韭菜村”“蘑菇村”“旅游村”等一批特色乡村,农民人均收入已连续15年跑在全省最前头。这些村是咋富起来的?

  韭菜村:种植户“打捆”闯市场

  木耳村:“大老粗”鼓捣“高科技”

  “韭菜村”宁安市渤海镇龙泉村有百年种韭菜的历史,大面积种植源于10年前新农韭菜专业合作社成立。村党支部书记鲁继新说:“合作社这几年干成了一件大事儿,‘稀烂贱’的夏秋韭菜被切段速冻出口,种植户实现淡季旺销。”

  合作社目前带动周边10余个村1100余户种韭菜8000亩,单是韭菜种植户年均增收2万余元。

  目前牡丹江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到5800余家,农民“抱团打捆”奔上致富路。

  从平面到立体,从大眼到小孔……“木耳村”东宁市东宁镇大城子村的“大老粗”们,鼓捣出木耳种植的土造“高科技”。

  大城子村党总支书记丛银峰说,目前全国流行的木耳棚室吊袋栽法,就是大城子村摸索出来的。“全村80%农业户种木耳,村里存款1个多亿。”

  “不少种植户开始卖技术,村里20多个出去做技术员的,月薪1万元打底。”丛银锋说。

  科技创新帮助更多农民“培肥地力”。“中国黑木耳第一县”东宁已向全国十余省区的百余市县提供种植技术服务,示范带动全国标准化生产基地80万亩。

  蔬菜村:自家“菜园子”变身国际“菜篮子”

  蘑菇村:“小毛猴”升级“美猴王”

  “谁能想到房前屋后的菜园子,成了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菜篮子?”海林市海林镇蔬菜村党委书记窦乃兴说。

  蔬菜村当年种大路菜有些名气。上世纪90年代,一批赴俄种菜村民带回“国际需求”,蔬菜销售从此走上国际路线。

  村民黄翔正忙着把即将“旅俄”的西红柿装车,个头相当的西红柿被独立包装,齐刷刷地码在箱里。“今年菜价好,少说得挣个二三十万元!”黄翔憨笑着说。

  蔬菜村对俄出口蔬菜近1500万公斤,加上内销,年销售总额过亿元。

  年出口地产果菜近30万吨、占全省地产果菜出口总量七成,牡丹江蔬菜产业带来收入逾30亿元,带动10万农民从事生产,“小菜园”成了农民“大财源”。

  被叫成“蘑菇村”的海林镇模范村,确实是种蘑菇的模范村。村中常住农户八成种猴头菇。在模范村,猴头菇近年成了“仙”,通过加工“七十二变”,越变越值钱。

  正备战“双十一”的村党支部书记谢国强说,干菇卖了十几年,咋增值?在加工上使劲,前年起我们尝试卖鲜菇。

  与干菇“黄脸大汉”造型不同,速冻鲜菇“银发”靓丽、鲜美可人,在南方市场一亮相便供不应求、身价倍增。

  从鲜菇开始,模范村猴头菇开始“变身”,酱、挂面、破壁粉……两成加工量换来四成收入。通过加工包装,猴头菇从“小毛猴”升级成“美猴王”。

  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150余户,菌、菜、牧等全产业链建得有模有样,牡丹江农民正乐享“农头工尾”“粮头食尾”带来的实惠。

  大鹅村:大鹅“烹”出产业链

  旅游村:旅游搅活“穷水湾”

  林口县青山镇永合村村民闫长胜小俩口投身“大鹅事业”时,白手起家。几年下来,“大鹅”扑腾出过百万元固定资产,五六十万元年收益。

  近年来,林口县传统美食“铁锅大鹅”逐年火爆,“大鹅”饭店从原来两三家,发展到现在县内外20余家,大鹅年需求量50万只。

  林口县副县长于德波说,林口大鹅产业是三产倒推一产,政府乘势引导,对规模养殖户给予补贴等扶持。目前林口大鹅规模养殖近百户,出栏量百万只,养殖户年均收入超5万元,带动近百贫困户脱贫。

  宁安市渤海镇小朱家村三面环水。当年,这水挡了出路。如今,这水引来财路。

  1978年,10岁的程继光已能使小网捕鱼挣零花钱;22年后,他成了全镇头一个搞乡村旅游的农民。

  18年间,小朱家村从穷乡僻壤小水湾,出落成绿水青山旅游村。目前村里有10多户搞旅游,村旅游年收入破200万元。

  已是村党支部书记的程继光说,旅游搞活了村子,来人多了,江鸭蛋、地瓜等土特产也变得抢手,一年也能赚200万元。

  90余家休闲农业实体、800余家农家乐,牡丹江乡村游年接待游客人次数以百万计。

  改革开放以来,农业总产值从3.7亿元增长到401.7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出全国4000余元。牡丹江市农委主任吴永奎说:“通过探索‘打生态绿色有机牌、走特色高效精品路’的现代农业发展路径,牡丹江持续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激发出农民创业致富的内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