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16时许,河南省漯河市一银行发生劫持人质事件。一名男子手持剪刀挟持一名银行女员工,漯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第二特殊警务大队大队长王培为保证人质安全,主动提出拿自己置换人质,并最终制服歹徒。

  人质顺利脱险,王培的眉骨却被歹徒用剪刀划伤,送医后被缝7针。

  “我当时做出这个选择也有些害怕,我家老大才11岁,老小只有3岁半,但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我必须上。”10月2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王培,听他讲述自己的事迹。

  澎湃新闻:请您讲述一下昨天现场的情况。

  王培:昨天下午4点多,我刚开完会,就接到指令前往事发银行。在银行营业厅角落的沙发上,一名男子手持尖头剪刀挟持了一名银行女员工,他一只手搂着人质的脖子,另一只手的剪刀指着人质的脖子。

  澎湃新闻:劫匪当时是什么状况,提出了什么条件?

  王培:劫匪的条件只有一个,让警方开枪击毙他,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要求。通过和劫匪沟通,我得知他只有19岁,这个孩子太年轻了,我真的不想让他走向歧途,我一直在劝他,刚开始他还比较冷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情绪逐渐失控,开始挥舞剪刀,几次把剪刀的尖头指向人质脖子。

  澎湃新闻:您为什么想到用自己去置换人质?

  王培:劫匪情绪失控后,对人质的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我们当时距离歹徒有5米左右的距离,如果贸然扑向他,他有足够的时间伤害人质。我们也多次尝试缩短与他的距离,但每往前迈一小步,劫匪就要伤害人质,我们不具备强上的条件。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当时想到了用自己来交换人质,一方面是保护人质,另一方面想寻找时机把他制服。

  澎湃新闻:劫匪当时就同意置换了吗?

  王培:他开始没有同意,因为他知道他控制不住我。后来经过沟通,他提了一个条件,要让我的同事当着他的面把我的双手和双脚捆住,只有捆住我的手和脚,他才愿意用我置换女人质。

  澎湃新闻:您做出这个选择有没有一些担忧?

  王培:还是有一些担忧,因为我还要家庭要照顾,我家老大才11岁,老小只有3岁半。这个劫匪心思非常狡猾,第一次我是把双手捆在前面,劫匪不同意,必须要求我把双手捆在身体后面,还确认了我身上有没有带武器。考虑到人质的安全,也为了有机会制服歹徒,我还是选择坚持置换,找了绳子捆了双手,把双脚的鞋带解下来绑成一股捆住了双脚。当着他的面捆了很多次才达到他的标准。

  澎湃新闻:其间有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王培:我和给我捆手的警员偷偷沟通了,把结打的比较松,以便我有机会解放双手。就在我蹦向劫匪的过程中,他突然提出要让我转身看我的手,但当时我的左手已经挣脱出来,这时候露馅人质就很危险了。我当即说道:“绳子都是你看着绑的,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他才没有再追究。人质当时想给我帮腔,我赶紧阻止了她,生怕她激怒了歹徒。

  澎湃新闻:什么节点选择上前制服歹徒的?

  王培:当我蹦到沙发旁边,大概离他就两步的距离,我趁剪刀离开女人质脖子的一刹那,两脚一蹬直接冲上去死死扣住了他拿剪刀的手,女人质顺势逃脱,周边警员同事们一拥而上把他制服,在此过程中我被劫匪用剪刀划伤了眉骨。当时血流的比较多。

  澎湃新闻:您现在伤情恢复的如何?

  王培:眉骨处有一些外伤,没有伤到骨头,伤口缝了7针,现在就每天在医院接受一些后续消炎的治疗。

  澎湃新闻:您当特警多少年了,此前经历过这种情况吗?

  王培:我当特警已经15年了,我觉得这是危险离我最近的一次。之前经历过无数次情况紧急的情况,但是大都经历过充分准备。

  澎湃新闻:家人对您这次的事件怎么看?

  王培:我昨天一直瞒着家里人,只有我的爱人知道。她对我口头上有点责备,觉得这个举动太危险了,但是她也是公安部门的,可以理解我,人民的生命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也没告诉我的孩子,我平时经常在外执行任务,陪他们的时间很少,聚少离多,不想再让他们担心。

  (记者 戴越 段彦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