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晚,女大学生小冷(化名)前往昆明旅游,因拒绝了摩的司机王某的拉客请求,遭到王某殴打,后被鉴定为轻微伤。此事曾引起国家旅游局高度关注,并责成云南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犯罪行为,保障游客权益。近日,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殴打小冷的王某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赔偿小冷1.2万余元。

  摩的司机拉客不成 殴打旅游女大学生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王某生于1990年,小学文化,无业,云南建水县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8月20日被昆明市公安局刑拘。

  根据法院认定的事实,2017年8月17日20时许,被告人王某在昆明市官渡区南部洗车客运站地铁出口驾驶电动车拉客,与小冷因拉客不成引发矛盾。王某为发泄情绪,遂驾电动车尾随小冷至官渡区新螺蛳湾46号规划路,先后使用驾车冲撞、用拳头击打面部、用电动车钥匙戳头部等方式对小冷进行殴打,随后逃离现场。2017年8月19日,被告人王某在昆明市官渡区新螺湾物流城仓储区被抓获归案。

  司法鉴定结果显示,小冷头皮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损害程度被鉴定为轻微伤。

  此事曝光后引发各方关注。国家旅游局对该事件高度关注,立即责成云南旅游发展委员会尽快采取措施、查明真相、联合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犯罪行为,保障游客权益。云南旅游市场整治领导小组也启动相关机制。

  打人后返回现场 法院未认定自首

  判决书显示,王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证据没有异议,但辩解说是在小冷对他存在侮辱性言语刺激后一时冲动造成的犯罪后果。

  王某称,事发当天,他在新螺蛳湾地铁站出口的公交站台用电动车拉客时,看见一个女孩出来,他就问对方坐不坐车,女孩说不坐,王某坚持要拉着女孩走,但女孩就是不肯。他就生气了,下了电动车去拉女孩的袖子,后来女孩骂他流氓,他听后怀恨在心,感觉受到侮辱,很气愤就想找机会打她报复一下。王某随后骑着电动车跟踪女孩,不久之后,他停下车开始打小冷,用拳头打女孩头部,小冷用手护住面部边喊救命边跑。随后,王某用车钥匙继续去打小冷。其间,小冷哀求他不要再打了,但王某并没有住手,后来看到小冷流血了,因害怕就没再打,骑着电动车跑了。

  判决书显示,王某在打完小冷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现场,在逃离一段距离后,他又回到现场,想看看小冷是不是被打死了,后得知小冷报警后才离开。随后,王某将车钥匙的血洗掉,又跑回地铁站附近拉客。王某称,他打小冷是想教她做人的道理,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有骂过他,所以他觉得被小冷骂了以后对其恨之入骨。

  庭审时,王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小冷对被告人言语刺激在先,对本案发生具有过错。但法院认为,针对被害人小冷对被告人进行言语刺激的指证仅有被告人一方供述,在案证据无法证实被害人一方在双方因拉客不成引发矛盾前,对被告人王某存在言语侮辱行为,不能证实小冷对本案的发生存在过错;被告人王某拉客过程中与被害人小冷偶发矛盾纠纷后,借故生非,为发泄情绪对小冷实施殴打行为,其主观动机和客观行为上均具有随意性,故法院对辩护人意见不予采纳。

  此外,王某的辩护人还认为,王某有返回现场查看小冷是否报警的情况,可证实其具有一定自首倾向,主观恶性不大。但法院认为,王某案发后返回现场是为了看小冷是否死亡,在得知对方报警后马上就离开了,没有实施救助,也没有主动投案,并清洗了车钥匙上的血迹,主观恶性较大,法院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男子犯寻衅滋事罪 获刑两年赔 1.2万

  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小冷还委托律师向法院递交了附带民事赔偿诉状,要求王某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5万余元。对此,王某表示,小冷的索赔金额过高,没有能力支付。

  法院经过审理,判决王某赔偿小冷医疗费6099.18元、鉴定费79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0元、营养费2000元、护理费2000元、交通费1000元。对小冷要求5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求,法院认为,该项费用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法定赔偿项目,因此不予支持该诉求。

  最终,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某犯寻衅滋事罪,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王某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小冷经济损失共计12889.18元。

  对话

  小冷:“希望他能好好悔悟”

  昨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小冷。小冷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她已经完全康复,也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她很满意,“我就是想讨个公道,现在判了两年,希望他能好好悔悟。”

  北青报:在拿到判决结果后有什么感觉?会不会继续上诉?

  小冷:我应该不上诉了。虽然判赔的钱不多,但我想,对方没有正式工作,赔偿这块对于他应该是很难吧,而且,我之所以打这个官司就是想讨回个公道。现在判了两年,希望他能好好悔悟。

  北青报:庭审的时候你看到了被告人王某吗?

  小冷:因为课业的原因,我只在一审的时候去了,也在那时见到了他。见面之前我还是很忐忑的,以为自己会很害怕再次见到他。但是在庭上,我反而盯着他看了很久。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一方面是想到他对我做的事情,就忍不住有股怒气涌上来,觉得他很可恨。而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他有些可怜,我感觉他的问题可能与教育缺失有一些关系,所以觉得他有些可怜。

  北青报:在事件发生后被告向你道歉了吗?

  小冷:在我受伤到庭审前他都没有和我道过歉,只在庭上和我道了歉,但是我没接受。我认为他的道歉不真诚,感觉只是为了减轻刑罚而道歉,不是真正的对我有歉意。而且,他在庭上还在歪曲事实,他说因为我骂了他,所以被激怒。但是,法官问他骂了什么,他说的是两句云南方言,我一个刚到云南第二天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学会这些?

  北青报:这件事发生后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小冷:我现在身体恢复挺好的,学业也没因为这个落下来,要说影响可能是我再次路过被打的地方时会害怕,也会回想起这些。除此之外,那就是自己一下子变成了“公众人物”。不过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好,他们怕我想起那段不好的回忆,怕我有心理阴影,都不会主动问我,偶尔有想问的,也先询问我是否方便回答,大家都是如平常一样对待我。

  北青报:判决结果出来后,你和你身边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小冷:可以用“喜大普奔”来形容了。我爸给了我判决书后,10月15日那天,我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告知我身边的人,大家都很开心,纷纷地来点赞留言什么的,那真的是我开通朋友圈以来获点赞最多的一条。

  北青报:案子结了,最想对关心你的人说些什么?

  小冷:在案子结了之后,我本想发一条微博说说这件事,但是到现在也没真的酝酿好该怎么写。虽然感谢的话说了很多,但是我还想再说,真的很感谢一直以来帮助我的人,家人、律师、媒体以及素未谋面的那些网友朋友等等,谢谢你们给予我的关注和陪伴。

  本组文/本报记者 王天琪 李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