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江苏人,24岁,人长得挺帅。他在找工作时被骗了3000块,心里过不去了。

  为了补偿这份失衡的心理,他开始骗财骗色,一连骗了十多个姑娘,骗到手了48万。

  前日,开化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杨某因为诈骗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听到庭审结果,被他骗惨的三个姑娘携手走出法庭。

  找工作被骗心理失衡,

  他决定去忽悠别人

  2016年,杨某只身到上海打工。

  然而,他投出去几十份简历都石沉大海,眼看生活费马上就要用尽,一家提供就业咨询的公司来联系了。

  这家公司说需要招聘一批咨询顾问。杨某通过面试后,主管表示,一个正式的咨询顾问年收入可达50万元以上。

  但是,作为新人,必须参加为期一个月的技能培训,同时需缴纳培训费用3000元。

  杨某心动了,就把仅剩的3000元生活费交给了公司。

  耐心地等待了一个多星期,杨某始终没有等来公司通知培训的消息。当他来到公司才发现,咨询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躺在简陋的出租房里,杨某情绪低落,自诩机灵的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陷入如此拙劣的骗局。

  那么,是不是还有很多人会跟自己一样,容易被一些美丽的谎言所欺骗呢?

  行骗计划在杨某脑海里逐渐成型。

  说是家里老人去世,

  女友在家养胎等着,

  结果一去不返

  2017年3月,家住开化的姑娘小何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名叫“小朱”的小伙子,很快就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小朱”告诉小何,自己是上海人,家境富裕,如果将来两人结婚,可以带小何去上海。

  同年5月,“小朱”来开化看望小何,并见了小何的父母。老人家虽然对女儿从网上交男友这件事有些抵触,可是当看到小伙子白白净净,很有礼貌,就同意女儿继续与其交往。于是,“小朱”住进了何家,还见了何家的亲戚长辈。

  没多久,小何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便与“小朱”商量准备结婚。

  正当何家开始着手准备婚事时,“小朱”称上海家中有老人去世,要回去一趟,让小何在家里养胎等着自己。

  “小朱”走后就再也没有消息。

  2017年10月,小何突然收到一个网贷公司的催款短信,要求小何归还1.5万余元的网贷欠款。小何一头雾水,又收到另一条催款短信,称其蚂蚁借呗被支取借款6000元,已到还款日期。

  小何想到,只有“小朱”知道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和密码,而且他曾以要为自己办上海户籍为由,让自己拍过手持身份证的相关照片。

  小何到房间找到当时“小朱”落下的手机,试着输了几个密码后打开了。当看到“小朱”手机里的一切后,小何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窖。

  骗子受审,

  被骗的三个姑娘携手走出法庭

  “小朱”就是杨某,他在与小何交往的同时,还跟多名女子保持暧昧关系。小何立刻报了警。两天后,姑娘心如刀绞,独自到医院做了引产手术。

  2017年12月20日,杨某在武汉某酒吧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他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2017年1月至12月期间,杨某通过“陌陌”“探探”等手机软件注册了名为“小朱”的社交帐号,并把自己包装成“富二代”的形象。

  他在网上结交不同的女性,获得信任后,通过偷看、借用支付宝帐号和密码,借机转走余额。

  一年间,杨某通骗了十多个姑娘,骗走财物累计48万余元。

  8月29日,该案在开化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最终认定,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方式窃取他人财务,数额巨大,构成盗窃罪;同时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务,数额巨大,构成诈骗罪,两罪并罚,判决其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20万元。

  此刻,与审判庭一墙之隔的休息室内,小何与另外两名分别从江苏、金华赶来的受害者坐着,当得知杨某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后,三人携手走出了法院。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盛伟 通讯员 刘欢 胡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