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重要的淡水水生生物基因库,长江拥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其中鱼类400多种,170多种为长江特有,占我国淡水鱼总数的48%。青鱼、草鱼、鲢鱼、鳙鱼称为“四大家鱼”,也是我国淡水渔业的主要捕捞对象。

  “四大家鱼”鱼卵鱼苗等早期资源量比上世纪80年代减少了90%以上,长江干流的捕捞产量已不足10万吨,相对于全国6900多万吨的渔业产量微乎其微。目前,长江渔业资源已经告急。

  告急!“四大家鱼”减损90%以上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衰退

  早上七点,在长江荆州段岸边,39岁的渔民李永松正将捕捞回来的鱼运送上岸,他说7月-10月是他们的捕鱼收获季,不过由于近些年长江的鱼越来越少,他忙活一晚上捕鱼量也就在20斤左右,而在十几年前一天平均捕捞量在50斤以上。

  湖北省公安县荆南村渔民 李永松:估计减少三分之二,二十年前一网四五斤,现在一网一斤两斤。

  李永松说,他18岁就开始在长江捕鱼,刚开始那几年,上午捕鱼就够了,下午就得去卖,因为船舱装不下了,白鲢、草鱼都很多,青鱼也经常能捕捞到,后来慢慢就少了。

  现在甚至两三天都打不上一条一两斤的鱼,像这种很受消费者欢迎的鳙鱼已经越来越少见了。因为捕鱼赚钱少,他就盘算着放弃了这份“祖业”,外出找份工作,如今同村近一半的渔民选择外出打工。

  湖北省公安县荆南村渔民 付启安:鱼也少,渔民也在减少,收入也减少了,像今年的情况,最高的不超过1万块钱,最低的只有四千多块钱。

  记者了解到,目前长江干流的捕捞产量已不足10万吨,相对于全国6900多万吨的渔业产量微乎其微。长江是青鱼、草鱼、鲢鱼、鳙鱼这四大家鱼的主要繁殖栖息地和苗种发源地,上世纪70年代,长江中游渔获物中四大家鱼重量占比约为30%。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人类活动的加剧,目前“四大家鱼”早期资源量比上世纪80年代减少了90%以上。

  中国水产科学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高雷:同一个地点,每年鱼类的繁殖期5月到7月同样的时间段,在长江进行断面采集,90年代的时候四大家鱼卵苗径流量平均值在25亿尾,最低的时候下降到不到1亿尾。

  专家介绍,长江水系四大家鱼生长速度快、繁殖力强、食物链低,是我国淡水渔业的主要捕捞对象和养殖基石,具有不可替代性。如今,淡水养殖产业的青草鲢鳙四大家鱼,以及鳜鱼、鲇鱼、鮰鱼、黄颡鱼等名优鱼类,都是利用江河里野生原种进行繁育的,而长江里每一种鱼类的消失,都可能导致该品种的养殖业“绝种”。

  中国科学院院士 曹文宣:中国四大家鱼在淡水养殖中占一半,每年的产量占一半,现在大概是1500万吨,淡水养殖差不多三千万吨,所以是非常重要的淡水鱼。

  禁渔!将覆盖主要干支流和湖泊

  目前,除了“四大家鱼”外,珍稀特有鱼类数量大幅减少,白鲟、长江鲥鱼等物种已多年未见,中华鲟、江豚等极度濒危。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了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的持续衰退,又该如何进行保护呢?

  贵州省赤水市大荣村支部书记唐永富,也是赤水河支流风溪河的河长,负责日常巡河监管,这几天由于山体塌方造成了河边污水处理厂的损坏,他正抓紧时间协调恢复。

  贵州省赤水市大荣村支部书记 唐永富:如果不恢复,上游两百多户村民的污水直接排放到河里,对河里的水生物有挺大的影响。

  唐永富说,赤水河是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从2011年起,一些村民开始用电捕鱼、炸鱼,破坏了赤水河流域的生态环境。

  另外,过度捕捞、水体污染和非法采砂等人类活动的加强,造成了赤水河鱼类资源、种群数量明显衰退,很多鱼的捕捞规格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斤以上下降到几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赤水管理站负责人告诉记者,近三年赤水市查处的非法捕捞就有42起,涉案人员一百多人。

  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赤水管理站站长 刘定明:非法捕捞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对水生资源进行打击,采砂主要还是影响它的生存环境,这两个方面,一个是把它取缔了,一个是渔民转产上岸。

  刘定明所说的转产上岸,是指赤水河自2017年1月1日起率先实施的10年全面禁捕,通过产业扶持、社会保障等措施,帮助渔民实现转产转业。元厚镇渔民杨正雄捕鱼十几年,要实现转产上岸就要面临技能、生活方式转变等难题,直到当地政府发展高山生态养鱼,他才正式转产从事生态鱼养殖及餐饮。

  贵州省赤水市元厚镇原捕捞渔民 杨正雄:都是活水养鱼,喂的都是草,一斤卖20多块钱,一年收入十多万元,跟以前捞鱼差不了多少。

  据介绍,目前贵州省赤水市发展高山冷水生态鱼养殖1.1万亩,有效填补了渔民转产转业后的河鲜市场需求,实现源头治理。从2018年1月1日起,332个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逐步实行全面禁捕,保护区涉及长江流域天然水面的1/3,涉及当地近60%的渔民。目前,农业农村部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订工作方案,力争在2020年实现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全年禁捕。

  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赵依民:按照时间点分三步走,就是准备在长江的干流和其它支流进行禁捕,最后在通江湖泊,主要指洞庭湖、鄱阳湖实施禁捕,应该都是近两三年的目标。

  保护!深度养护渔业资源水域生态修复任重道远

  为缓解“四大家鱼”等水生生物资源衰退趋势,除了禁捕以外,农业农村部还在长江开展了鱼类原种亲本放流,以补充天然繁殖群体数量。

  湖北石首老河长江“四大家鱼”原种场,位于长江中游的荆江中段北岸,是国家级水产原种场,这天中午,技术负责人许先佑正在指挥工人对长江捕捞的原种鱼进行二级分池。

  湖北省石首老河长江四大家鱼原种场技术负责人 许先佑:第一次选育是把杂鱼去掉,第二次选育是选同一个规格,把同一个品种归到同一个池塘里,方便进行下一个二代的培育,原种场收集来自于长江的原种以后,把它收集保存供应到下面的繁殖场。

  许先佑说,这些原种鱼具有生长速度快、抗病能力强,个体大,繁殖力旺盛等优势,现在每年可生产四大家鱼原种10万公斤,一龄苗种80万尾,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并多次提供“长江四大家鱼”苗种及亲本参与长江中下游及三峡库区增殖放流工作。

  湖北省石首老河长江四大家鱼原种场场长 易沫:每年提供1000多尾四大家鱼的亲本实施增殖放流,1000多尾的亲本放流长江以后,可以为长江增殖四大家鱼的苗种5亿多尾。

  据介绍,渔业部门已连续多年联合各地政府组织开展长江渔业资源增殖活动,每年放流鱼苗200亿尾以上。

  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针对不同保护对象和保护区域,在长江流域划定53个水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和279个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长江防总也同步开展了促进四大家鱼繁殖的生态调度等措施。

  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赵依民:人为的干预措施就是恢复到最自然的最原始的状况,使鱼类和水生生物最适宜生存的状况,来达到整个水域生态修复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