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前,刘月月在这里写作业。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失踪前,刘月月在这里写作业。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实习生 陈嘉茵

  先后三次婚姻,第一任“妻子”生的8岁女儿被第三任“妻子”涉嫌杀害,这个事实让刘远豪焦头烂额。

  他承认婚姻失败,但认为这不是导致女儿被害的直接原因,外界对他的看法在他看来是“戴上了有色眼镜”,而第三任“妻子”(嫌疑人)孙梅生的男孩才4个多月大,“长大后我如何向他解释这一切?”

  8月24日10时许,家住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庙坝镇麻柳村的8岁女孩刘月月失踪,家人和警方动员100余人连夜搜寻,翌日,人们在距家约50米的山坡悬崖边的小树林里找到了刘月月的遗体。

  “想不到她是这样的人。”8月30日,刘远豪说,“结婚”之前,孙梅曾经承诺要照顾好他“前妻”生的孩子和家中老人,结果却涉嫌杀害女儿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8月31日,盐津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孙梅被刑拘后,警方正在调查当中。

  第一次婚姻

  1985年生的刘远豪“结了三次婚”。从法律意义上讲,第一任和第三任只属于同居关系。他只跟第二任妻子领取了结婚证,而第一任和第三任“妻子”分别给他生了女儿和儿子。

  第一任“妻子”是四川广安人。2008年,刘远豪到江苏盐城打工,其间在网上认识了还在广安上职业技术学校的女孩张娟,两人先是聊天,后决定共同生活。

  当年,他从盐城乘坐火车返回昭通市盐津县时,路过成都,二人在成都相约见面,互相满意。

  张娟家中有两个妹妹,她是老大。刘远豪家中排行老二,有哥哥、妹妹。二人在成都见面后,刘远豪在一家汽车装饰店找了份工作,两人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

  彼时,盐津县庙坝镇正在修二级路,家里的人喊刘远豪回家。因为修路的工人多,他们家开的小卖部生意红火,他要回去给工人们送货。这一次张娟也一同跟他回家。

  2009年,家乡的二级路修完后工人撤走了,刘家在村口的小卖部生意不景气。刘远豪在村里挖了鱼塘、尝试养鱼。他买了鲫鱼、鲤鱼等鱼苗,一年能产几万斤,也会把外面的商品鱼进过来再卖出去赚个差价,但到鱼塘的路不通,成本大,养鱼的创业计划很快失败。

  其间,因张娟不满20周岁,两人没有领取结婚证。2010年3月,张娟给他生了个女儿即刘月月。

  2010年5月,刘远豪的姨夫喊他们一起做酒厂。庙坝镇的包谷酒在当地远近闻名,“可能是水好,加上祖传独特的技艺,酿出来的酒甲醇低于国家标准10倍。”刘远豪说,他们建了个占地100多平米的作坊,先期投资了10余万元,主要用于包谷、煤炭、设备等原材料。

  在做酒厂时,月月由爷爷奶奶帮带。实际上,刘远豪做酒厂时,已经有人做了10年、20年,他起步较晚,酒厂建起来没多久就资金链断裂,这使他举步维艰,“压力较大,我们二人产生了不愉快。”

  此次,由张娟的父母帮衬给他们邮寄了7000元钱。 “7000块也顶不上什么用,也没有起色,她父母就动员我俩回广安。” 刘远豪说,张娟家在当地镇上有房,条件不错,岳父母动员他们回广安发展,但他顾虑生怕被人当成上门女婿就迟迟没有答应。

  2010年腊月十九,岳父的生日,要置办酒席。张娟喊刘远豪一同回去庆生拜寿,但他以酒厂的门不能关为由没去参加,“其实主要是囊中羞涩,资金紧张,兜里拿不出钱我也不好意思去,两个人就吵架了。”

  不得已的张娟带着月月回了四川广安。但这一回,张娟就再也没有回来,“她喊我去广安,说我不去的话,她也不来了,她要去重庆打两年工。”

  在刘远豪的要求下,过完年后,张娟把当时1岁不到的月月送到了盐津火车站, “我去接时,孩子在火车站哭喊着叫妈妈。”

  自此,两人没有说正式分手,但有了隔阂后联系也越来越少,月月跟母亲再也没有照面。刘远豪一边在忙着酒厂的生意,一边带着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