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实习生 郭心怡 韦萌

  近段时间,一些城市房租上涨,引发热议。

  租房这件事不大不小,几乎是漂泊者的唯一选择,他们租房的要求各不相同,但都力求在租房上节流。每次租房,都有一段故事。

  我们找到几位在北京的租房者,聊了聊他们的租房故事。

  “你不属于这里,你还在漂”

  茜茜 女 25岁 互联网公司职员

  来北京三年,我搬了三次家。住过西三环,北四环,顺义。2015年住在农科院,2016年住在芍药居,一年后又搬到了顺义花梨坎。我现在工作在北四环奥体了,那叫一个跋山涉水。

  我的租房经历其实没有很波折。毕业后在上海呆了一个多月,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就联系了在北京的大学室友,然后我和两个大学室友就开始了北漂生活。

  来北京之前我挺害怕的,听大学室友说她住农科院之前,住公主坟那边。一月500块的小平房,里面没有厕所,没有卫生间。每天得自己端尿盆,要不然就去很脏的公共厕所里。洗澡也没办法洗,只能拿毛巾擦身体。

  听她的描述,我当时觉得一线城市也太难待了吧。后来我算了下,我们一共三个人,租个主卧挤一挤就好了,平摊还便宜,所以就来了北京。

  房子是我大学室友找的,我来就入住了。当时特别不爽的是,入住要交三个月房租和押金和服务费。刚毕业的学生根本没有这些钱,都是跟家里借的。2015年8月底入住进去,三个人住一个主卧。那个时候房租三千多一点,我们一人一千多。

  房间挺大的,加一个阳台。夏天还好,我们仨可以竖着睡,冬天被子太多,只能横着睡,脚也没办法伸直,伸直了就会悬空,睡不着。

  房子是在自如上租的,选自如是因为我室友她舅舅曾经被骗过。她舅舅自己找的房东直租,看了对方出示的证件,付了钱,最后没办法入住,所以我们很害怕这种情况,宁可出多点钱找中介。

  我们是跟别人合租,隔壁家是一对夫妻,养着一只小泰迪。他们挺好相处的,大姐做了好吃的会时不时分我们。不过她丈夫不怎么讲卫生,夏天穿个裤衩到处晃,尿滴外边都是常态。

  他俩挺有意思的,男方整天不上班坐在房间里,搞一搞金融传销什么的。女方在一家酒店里当销售,每天中午上班,半夜才回来。她真的很厉害了,半夜回来,第二天还能七八点爬起来遛狗,买菜做饭,男方就是那种酱油瓶倒了也不会去扶的。

  我们卧室对面是一间特别特别窄的次卧,应该是储物间改的,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桌子,一个人站在里面转身都困难。我依稀记得当时这间房也要两千多,住了一对年轻情侣。

  这对情侣让我对合租产生了阴影,之后再搬家宁可多花钱租一居室,打死也不愿意和陌生人合租了。水电煤气费不想交,垃圾不想倒。每次我们交完了电费,找他们平摊,女的就开始叨叨“你们住三人,电费凭什么要平摊,你们电脑多,要多交”。尤其是涉及到钱的问题,她能跟你算到几毛几分。

  住了一年,我换了个工作去了望京那边,男朋友也从国外念书回来工作,所以我和男朋友就在芍药居那边租了个5800元的一居室。

  一开始看房的时候,我很挑剔,想要新的楼,想要朝南方向,想要宽敞的。中介也很躁了,直接就说这个价位在这个地段就这样吧,要么就去郊区要么就加钱。我看房子的时候很暴躁,都是很旧很老的楼,电梯里全是小广告。看了四五套,也看烦了,就定了这个“老破小”。

  住芍药居的那一年太难受了,这个房子在22层,只有阳台有阳光,其它地方完全进不来阳光。每天只能看见灯光,看不见阳光。22层阳光按理说是好的,不知道为啥我那间就没有。我心态很崩。

  那一年里,电梯不知道失灵多少次,突然卡一下不动,再过一会继续动,特别可怕。每次坐电梯我心情都很糟糕,进出都在祈祷电梯不要出事。有时候要上晚班,下班回来一个人坐那个电梯,非常恐怖。不过自己住很舒服了,可以想怎么睡怎么睡,再也不用横着睡了。

  2017年9月份,我终于搬离了那个感觉电梯随时会坠毁的一居室,因为和男朋友闹别扭,我就找了一起工作的朋友合租。

  那个时候,我来北京两年了。我的朋友建议可以住到顺义去,离公司不远,便宜并且宽敞,中介找的是蛋壳。蛋壳有点好处是第一个月不用一口气交那么多钱,自如第一个月要交5个月,蛋壳好像是交4个月。

  在顺义找房也找了挺久的,我和同事们的诉求是离地铁口近,但是蛋壳公寓的房源不够多。找了好几天,国贸地铁口也找了,没找到适合的。结果在国贸的下一站花梨坎找到了。

  我租的是每月2500的主卧,因为养了两只猪猫,我两个室友一个租金2300,一个2100。这个房子户型很差,没有客厅,客厅就是一条走廊。有时候想拉朋友一起看个电视都没办法。

  我又想回芍药居住了,那个小区不是原来5800一个月吗?现在6400都算便宜的了。起初看到涨到6400时,我内心的声音是“抢钱呢?怎么没人管管”。接着感觉到了焦虑和恐惧。现在佛系了,只想说看见6400的赶紧联系下,到时候说不定全部都七八千了。

  一个月到手一万都活得紧巴巴。要么就住到很远的郊区,承受上下班加起来三四个小时的路程,要么就把钱都砸在房租上。我选择了后者,吃不了苦吧。所以至今没啥积蓄,钱都花在住和吃上了。

  我现在的房子九月份到期,加上换了新工作,要挪地方了。今年房租又涨了,我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焦虑。租房看房特别累,每次搬家我都会提醒着自己,你不属于这里,你还在漂。以前还想留在北京,但买房和户口是很现实的问题。

  我估计再过个两年我就回南方啦,想想就很开心。房租一涨,大家都感觉到沸水在煮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