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务院督查组公布了暗访贵州遵义车管所发现的问题,随后,遵义官方通报后续处理情况:“集体免职”。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9月5日消息,8月30日夜,贵州省遵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会议室鸦雀无声,气氛肃然。 “经研究,决定对车辆管理所所长张健、教导员宋军、副所长王方元、车辆查验科科长王永刚等4人予以免职,并接受组织调查……”,在此召开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党员干部大会上,市公安局党委现场宣布了对市车管所班子给予集体免职的决定,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党组在会上作出了深刻检讨。

  此前,新华社8月30日的报道提到,国务院第二十四督查组在贵州省遵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泥桥业务大厅暗访时,现场验证了群众反映的一些问题。

  督查组眼前的景象,着实令人震惊:业务大厅外马路上停满了各种大货车,粗略一数大约40辆。与几位大货车司机沟通后了解到,他们已经排了四五天的队。据他们反映,目前还不是“旺季”,要不然,排队时间更长,马路两边停满了车,堵得严严实实。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9月5日的报道介绍,针对督查反馈问题,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严肃对待,第一时间作出安排部署,要求全面深入做好调查处置,并举一反三抓好有关问题整改。“要对发生在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下狠招出重拳,坚决整治官僚病、特权病、懒散病。”

  “问题不查清不放过,责任不查清不放过,责任人不处理不放过,整改不彻底不放过。”贵州省纪委监委态度坚决,要求严肃查处问题背后的各种违纪违规行为。遵义市第一时间成立以市公安局纪委牵头的调查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制定《遵义市公安局国务院督查组发现问题调查整改工作方案》,在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了先期问责处理同时,迅速启动调查工作,严查问题背后的腐败利益链条。

  澎湃新闻注意到,“集体免职”曾被《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称为“非常手段”。

  据西部网2017年4月报道,当月28日,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党组原书记李锋以及党组成员胡华山、全贤锋、高波、任家革、李飞、王道勇7人被集体免职;旬阳县国土资源局1名局长及3名副局长的行政职务被免,同时被调离国土系统;安康市纪委对其中3人立案调查;旬阳县委对这7人全部召回,予以“回炉煅造”。据通报,省市县各级党委(组)曾对旬阳国土资源局巡查,旬阳县委也把该局列入“后进单位”实施整顿。然而,面对组织的提醒帮助,该局党组成员无动于衷;面对后进党组的整顿,该局党组成员依然我行我素;面对从严治党的形势、要求和决心,该局党组成员漠然视之。省市县巡视认为:旬阳县国土资源局班子长期不团结,内耗大,拉帮结派,互相推诿不担当,多名成员存在违纪问题。鉴于县局党组不能自行纠正存在的错误,建议对旬阳县国土资源局班子进行彻底整顿。

  当年5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指出,近日,陕西省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再次成为“网红”。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该局领导的“非常言行”,而是有关方面对它采取的“非常手段”。

  文章称,从上级部门对此事的通报中,甚至可以读出“忍无可忍”“痛心疾首”的感觉:“面对组织的提醒帮助,该局党组成员无动于衷;面对后进党组的整顿,该局党组成员依然我行我素;面对从严治党的形势、要求和决心,该局党组成员漠然视之”。“鉴于县局党组不能自行纠正存在的错误”,决定“对该局领导班子进行彻底整顿”。

  除旬阳外,陕西还有多地也出现了领导班子被“集体免职”的情况。

  例如,2017年6月,榆林市米脂县委对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不力的石沟镇、龙镇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进行集体约谈。会后,因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不力,米脂县扶贫办一正三副四名官员同时被免职,其中包括扶贫办主任马会平,副主任刘荣、霍如江和刘中华;

  2017年3月,因年度考核连续两年末位,铜川市人防办领导班子被集体免职,其中主任、副主任均为正县级干部;

  2017年2月8日,西安电视台的《问政时刻》栏目曝光了户县(现鄠邑区)系列污染问题。2月10日,西安市环保局党委针对节目曝光问题下发文件,户县环保局原领导班子3人被集体免职,包括免去李小兵户县环保局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崔荣旗户县环保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职务以及免去程建峰户县环保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