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四川省政府常务会议批准北川羌族自治县等15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

  注意到,至此,今年前七个月,全国有公开报道的正式宣布脱贫的县区市已至少有35个,已经超过去年一整年脱贫摘帽贫困县的总数。

  此外,今年已公开的拟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县区市也已经超过40个。从各地方政府年初提起的目标来看,今年我国或将有更多的贫困县摘掉“穷帽子”。

  例如,安徽2018年减贫目标包括10个国家级贫困县和8个省级贫困县摘帽,而2017年该省的政府工作报告仅提出“力争2个县脱贫摘帽”。

  我国贫困县脱贫摘帽显然已经进入加速期。全国人大代表、全国脱贫攻坚奖评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皖平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贫困县退出已经开始呈现剧烈上升的态势,预计到2019年可能达到最高峰。

  脱贫摘帽在加速

  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去年年底,国务院扶贫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016年全国共有28个贫困县提出退出申请,其中江西省井冈山市、河南省兰考县率先通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分别于去年2月25日、27日由省级政府批准退出。

  到去年年底,全国9个省区市的26个贫困县也顺利通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由省级政府正式批准退出。

  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夏更生当时指出,2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这既是1986年国家设定贫困县31年来,历史上第一次实现贫困县数量净减少,也是实现贫困县全部摘帽目标的良好起步,为今后几年贫困县退出树立了标杆,作出了示范。

  澎湃新闻注意到,从今年开始,我国贫困县脱贫摘帽进入加速期。

  继兰考县、滑县之后,河南漯河市舞阳县于今年4月17日正式宣告脱贫摘帽。据《大河报》报道,舞阳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成功摘掉“穷帽子”,是河南省首个脱贫退出的省定贫困县。

  今年七八月,各地宣告脱贫摘帽的贫困县开始逐渐增多。

  据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官网7月27日消息,经旗县申请、盟市初审、自治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核查、第三方专项评估等程序,乌兰浩特市、阿巴嘎旗等13个旗县市符合贫困旗县退出条件。经研究,批准同意上述13个旗县市退出贫困旗县。

  7月29日,江西瑞金市、万安县、永新县、广昌县、上饶县、横峰县也正式脱贫摘帽。

  据《江西日报》报道,经过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的第三方严格评估,瑞金市、万安县、永新县、广昌县、上饶县、横峰县综合贫困发生率均低于2%,群众满意度均高于90%,符合贫困县退出的要求,江西省政府正式批复同意这6个县(市)脱贫退出。

  另据新华社报道,四川省政府常务会议7月31日批准北川羌族自治县等15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河南、内蒙古、江西、四川相继有35个贫困县宣布脱贫,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去年一整年官方公布的脱贫摘帽贫困县的数量。

  赵皖平告诉澎湃新闻,今年贫困县退出确实已经开始呈现剧烈上升的态势,这是客观上的时间要求,所有贫困县都要在2020年完成脱贫摘帽,因此这两年在贫困县退出的数量上的表现肯定是比较多的。

  “一些贫困县可能2017年就拟退出,但到2018年才能正式宣布,以此类推,到明年2019年可能达到最高峰。”赵皖平说。

  更多县区市拟摘帽

  事实上,今年全国可完成脱贫摘帽的贫困县或不止于此,各地还有超过40个县已在拟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名单中。

  例如,据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官网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显示,黑龙江富裕县、甘南县、抚远市、饶河县、望奎县等5个国家级贫困县已完成县级申请、市级初审、省级核查评估程序,经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2018年第一次会议审定,这5个国家级贫困县拟退出贫困县序列。

  再如,云南网今年2月发布的消息称,云南祥云县、玉龙县、牟定县、宾川县、寻甸县、罗平县、勐海县、鹤庆县、宁洱县、巍山县、姚安县、洱源县、石屏县、云县、芒市15个县(市)提出贫困县退出申请,经州(市)初审,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有关部门审查和第三方实地评估,已达到贫困县退出的标准,拟退出贫困县序列。

  另据《河北日报》报道,今年4月3日,河北省扶贫开发和脱贫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平泉市等11个国定贫困县(市)和广平县等14个省定贫困县(区)拟退出贫困县序列进行公示。

  此外,湖北、安徽等地均已在今年对一些拟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县区市进行了公示。

  澎湃新闻注意到,很多地方政府在今年年初也都提出年度脱贫目标。

  据新华网报道,随着贫困人口不断甩掉穷帽子,贫困地区的贫困发生率越来越低,多省今年大幅增加贫困县摘帽数量。如河南提出今年实现19个国定贫困县和14个省定贫困县摘帽,四川要摘掉30个贫困县“穷帽子”。

  报道称,安徽2018年减贫目标包括10个国家级贫困县和8个省级贫困县摘帽,而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仅提出“力争2个县脱贫摘帽”。2018年,云南则要完成145万贫困人口脱贫、27个贫困县摘帽任务。

  摘帽后扶持依旧

  脱贫摘帽后,如何避免不返贫?澎湃新闻注意到,相关后续政策也正在逐步完善和充实。

  据新华社报道,四川省政府常务会议7月31日在批准北川羌族自治县等15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同时指出,为巩固脱贫成效,贫困县退出后,在脱贫攻坚期内,国家和四川省原有扶贫政策保持不变,支持力度不减。

  事实上,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已从宏观上明确,建立贫困户脱贫认定机制,对已经脱贫的农户,在一定时期内让其继续享受扶贫相关政策,避免出现边脱贫、边返贫现象,切实做到应进则进、应扶则扶。重点县退出后,在攻坚期内国家原有扶贫政策保持不变,抓紧制定攻坚期后国家帮扶政策。

  2016年5月1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表示,贫困县“摘帽”以后,绝大多数政策都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贫困县“摘帽”以后在脱贫攻坚期内原有的扶持政策不变。

  刘永富指出,“摘帽”以后还有2%、3%的贫困人口,还要继续扶持,财政支持政策、脱贫攻坚的责任、考核办法、约束机制、贫困县领导班子的稳定等政策,原则上保持不变,特别是驻村工作队和帮扶责任人都不能撤,要继续稳定一段时间,把该做的工作继续做完。不仅是贫困县“摘帽”以后政策不变,就是贫困户脱贫以后,政策也要继续支持一段时间,保证能够做到稳定脱贫,建立起通过自己的劳动稳定增收的一些渠道和办法。

  赵皖平认为,这是中央非常明智的做法,要“脱帽不脱政策”,维持一些年,因为贫困县不是一脱贫摘帽就进入了小康,毕竟他们的基础很薄弱,还有反复的可能,即使宣布了脱贫摘帽以后,国家对他们的扶持政策还是要持续稳定很长一段时间。

  澎湃新闻注意到,各地方政府也对脱贫后的继续扶持政策做出了细化。

  例如,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2016年12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贫困户脱贫后继续扶持有关政策的通知》明确,对贫困户脱贫后继续扶持和跟踪观察3年——在2年继续扶持期内,脱贫户继续享受相关扶贫政策;贫困户脱贫后的第3年为跟踪观察期,在1年跟踪观察期内,对脱贫户发展生产等方面给予指导,巩固脱贫成果。

  另据央广网今年6月报道,青海省制定出台了《关于加强后续扶持巩固脱贫成果的意见》,明确指出,贫困县摘帽后,在脱贫攻坚期内原有的扶持政策不变,进一步补齐短板、巩固提升,采取以奖代补方式给予资金支持。脱贫攻坚期内,联村帮扶双方继续保留结对关系,贫困村退出后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不得撤离,帮扶力度不能削弱。

  纵观国家层面到地方政府发布的文件,贫困县脱贫摘帽以后享受政策维持不变的周期大都描述为“在脱贫攻坚期内”。赵皖平表示,“脱贫攻坚期”可以理解为2015年中央发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以后到2020年贫困县全部摘帽的这段时期。

  不过,赵皖平告诉澎湃新闻,到了2020年,可能还会有新的政策出台,根据贫困地区、贫困县的实际状况,对目前的扶持政策做一些延续。

  “一些深度贫困地区,中央还是要有政策延续性,防止其返贫。”赵皖平说,“到2020年打赢脱贫攻坚战以后,整个农村的工作重点就是乡村振兴,乡村振兴政策对这些贫困地区仍然还会加大倾斜力度,要让过去的贫困县和全国的其他乡镇一样,融入到乡村振兴中去,一些额外的配套政策更加有利于他们改变自己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