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出售假中药材种子,江苏沭阳淘宝店称购买者“知假买假”

  因为在淘宝上买到了假冒的中药材种子,贵州黔西县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中药材今年几乎绝收了,据称引起的相关损失将达100多万元——这相当于当地100多位农户超过半年的收入。

  安徽休宁县的朱裕家正是转手“倒卖”这些种子的人。他对澎湃新闻说,这些种子是他在淘宝上从江苏沭阳的一些商家手中购买的。获知“假种子”后,他联系了沭阳商家索赔,但对方几乎从不理会其除了购种价款以外的其他赔偿请求。

  对此,8月3日,江苏沭阳县农委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沭阳农委进行过协调,但双方对赔偿金额未达成一致,“三位淘宝卖家认为,朱裕家是‘知假买假,故意索赔’”。

沭阳农委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事由为“以此种品种种子冒充其他品种种子”。沭阳农委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事由为“以此种品种种子冒充其他品种种子”。

  “代购”买到了假种子

  “村民现在每天都跑到我这里来要个说法。”贵州黔西县重新镇木山村乡情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范大春社长说, 前胡是我国特有的一味药材,具有疏散风热、降气化痰等功效,由于市场行情较好,当地气候土壤又适于种植,合作社遂将前胡种植作为脱贫项目,带动当地百姓致富发展。

  但今年3月,他们从朱裕家手中购买了“前胡”的种子,后来发现是另一种中药材“防风”的种子。据当地村民介绍,“前胡”与“防风”,两者种子很像,但价格差异较大,前胡市场价比防风整整高出了2倍多。

  贵州黔西县上述合作社的农户说,等种子出芽后,他们才发觉不对劲,此时,225亩土地已经播种了一个月,“紧急补种也有些来不及了”。

  该合作社另一位负责人统计,假种子造成当地225亩土地成空地,算上购种价款、可得利益等损失以及补种的相关费用等,100多位农户的全部损失达130万以上。

  这285斤种子是范大春社长以“每斤150元”的价格从朱裕家处购得的。但事后朱裕家交代,他也是从别的淘宝店购买的种子。

  发现种子是假的之后,朱裕家先是找到三位淘宝卖家,但双方在赔偿金额上未达成一致——朱裕家要求赔偿购种价款和可得利益损失,但商家只肯退还种子款。

  澎湃新闻记者近日几次拨打上述其中两位淘宝卖家的电话,均无人接听或停用。

  朱裕家随后在沭阳当地网站发帖,称沭阳淘宝店家出售假劣种子,该帖引起了沭阳农委的注意。

  不久后,沭阳农委一位自称严姓工作人员给朱裕家写下《承诺信》,表示会帮助他与商家协调。如协调不成功,可以提供相关证据让其从司法渠道进行维权。该严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确认了这封《承诺信》的存在。

朱裕家7月19日申请信息公开,要求提供给三位淘宝店主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朱裕家7月19日申请信息公开,要求提供给三位淘宝店主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沭阳农委:淘宝商户称朱裕家是“知假买假”

  朱裕家说,沭阳是有名的花木之乡。他在许多报道中看到,当地政府都号召淘宝店主要“诚信经营”。比如,2015年沭阳县就联动淘宝组建县域网络交易诚信基金,当沭阳经营者给买家造成损失时,当地政府会先行给予赔付。

  澎湃新闻记者在沭阳政府信息公开上看到,今年6月27日,上述三位淘宝卖家分别被处罚2万元左右,处罚事由是:以此品种种子冒充其他品种种子。

  8月3日,沭阳农委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回应,沭阳农委进行过协调,只是双方对赔偿数额未达成一致。

  具体调解此事的严姓工作人员解释说,上述三位淘宝店家不同意调解,他们认为朱裕家是“知假买假”,因为朱裕家早在1月份就买过一次,“应当是发现假种子后”,此后“又买了”。

  据沭阳县农委严姓工作人员转述,三位淘宝店主还反映,当时朱裕家在淘宝店销售的种子每斤为50-65元,这比市场价每斤足足便宜了一半(市场价约在100元以上),“朱裕家也应当知道是假种子”。

  “这三位淘宝商家认为,他(朱裕家)是来故意索赔的。”沭阳县农委严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转述说。

  其中一位淘宝店家向澎湃新闻记者表达了上述相同看法。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朱裕家已于7月19日在“沭阳政务公开”网站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索取上述三份处罚决定书用于相关法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