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考试院官网上,徐霁的录取结果截图 本文图均为受访者供图教育考试院官网上,徐霁的录取结果截图 本文图均为受访者供图

  近日,90后北京女孩徐霁(化名)收到了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据该校官网资料显示,每年该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共招收90名八年制学生,毕业后将授予医学博士学位。

  与应届高考生不同,为了学医,曾毕业于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徐霁,在一年前放弃了待遇不错的外企工作,做出了复读再战高考的决定。

  28日,她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当个好医生是她最初的梦想,如今她离梦想更近了一步,“真想马上到八月底。”

  对于未来,她的目标是成为一名好的外科医生。

  辞去外企工作再战高考

  26岁的徐霁,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在朋友眼中是个话不多的“帅气”女生。一年前,她辞去了待遇不错的外企工作,选择复读再战高考。徐霁说,因为姥爷曾是军医、姥姥也在医院工作,这让她从小就对医生这个职业有着好感。

  在高二时,徐霁有了学医的想法,但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在徐霁的母亲看来,学医对女生来说太辛苦,希望孩子找一个轻松的工作。

  2010年,徐霁第一次参加高考。但由于那时实行考前填报志愿,模拟考发挥不好的她,听从了长辈的建议,填报了相对热门的金融类专业。最终她以646分的成绩被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专业录取。

  然而,大学四年里,学医的念头一直在徐霁脑海里打转。“由于本科专业受限,我不能直接申请医学专业硕士,若想学医,就必须得复读,重新参加高考。”徐霁说,在大四快毕业面临出国读研和找工作的选择时,她第一次有了复读学医的念头。但那时没勇气,也没资金支持她从头再来。

  大学毕业后,徐霁顺利进入了一家外企,凭借自己的努力,她用三年从普通员工做到了项目主管。徐霁坦言,工作之后,她发现自己渐渐成了为“挣钱”而做事的人,而这样生活并不是她所希望的,“有些没意思”。

  职场的历练不仅没有磨灭徐霁对学医的向往,反之越发强烈。在她看来,自己会选择辞职复读的最主要原因是“工作不符合自己志向和兴趣”,她对澎湃新闻补充说:“在一个可以改变的年纪和一个比较开放的时代,我应该放手找一个自己愿意全力以赴的职业好好奋斗。”

徐霁的笔记徐霁的笔记
徐霁近期的“手边书”徐霁近期的“手边书”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复读的这一年,对远离高考多年的徐霁来说很难熬,生活上的适应、知识的重新拾起都是挑战。

  “知识基本忘光,确实跟不上节奏,第一次模拟考理综满分300分,而我只考了90分,总分大概也就400多分”。徐霁对澎湃新闻说,模拟考试的挫败感也让她一度想放弃。她说,很感谢那时同学和老师的帮助。

  徐霁坦言,对于她辞职复读的决定,家人和身边人大多数人都很反对,认为这样风险太高,如果不能考上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甚至有人觉得我是逃避社会和工作压力,只是想重回校园”。

  不过,一心只想复读学医的她并没有因此犹豫。

  去年辞职后,她找到一所离家1个半小时路程的复读学校走读,开启了每天早7点半到晚9点半的复读生活。“我去报名时老师还给我家长打了电话,但劝说无果,我复读的决心很坚定。”徐霁告诉澎湃新闻,复读学校的老师了解的她的想法后,很尊重她的决定,但因现在高考跟8年前已不太一样,老师还特意给她强调了自律和坚持的重要。

  复读的第一个学期,徐霁一直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努力赶上上课进度,也很少跟父母交流复读的学习情况。入冬后的北京,白昼越来越短,徐霁每天天不亮就得出门,直到天黑才会从学校离开。“没啥可抱怨的,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徐霁自嘲道。

  今年高考成绩出来时,徐霁正在西安旅游。669分的成绩,在北京市排在1000名左右,然而她却有些失落,“跟期望的680分有点儿差距”。但她也坦言,自己努力过了,没什么好后悔的。

  参考了往年投档分数线后,徐霁填报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并最终被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录取。面对即将离家千里求学的女儿,徐霁父母有些不舍,但表示支持,“希望女儿能规划好自己今后的学习生活,一直坚持走下去。”

  徐霁说,从第一次高考后的选择到第二次重新选择她花了8年。她也期待着下一个8年后,自己的蜕变,也许实验室会多了一个博士后,又或许医院里会多了一位好大夫。

  [对话]

  “爱折腾的理想主义者”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徐霁:比较爱折腾的理想主义者。我对自己的价值观比较坚持,很多时候比较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

  澎湃新闻:从小家庭教育对你的影响大吗?

  澎湃新闻:你想学医,和姥爷从医经历有关吗?

  徐霁:姥爷对我的言语教育不多,但小时候听他讲过战场上生死无情的故事,印象比较深刻,给了我最初的启蒙。

  我学医的想法是高二开始有的,那时单纯地觉得做医生比较厉害,觉得范仲淹说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很有道理。

  后来上了大学才体会到——医学可以站在健康与疾病、生存与死亡的边界上体会人性,感受求生意志,更接近一种哲学高度。

  澎湃新闻:你母亲反对你学医,也和姥爷的从医经历有关吗?

  徐霁:我妈说因为姥姥、姥爷都在医院工作,她小时候觉得感受不到太多父母的关爱,所以不想我学医,可能觉得那样会影响我今后的家庭。

  澎湃新闻:为什么大四毕业时会有复读去学医的想法?

  徐霁:经历了四年的学习和独立思考,我渐渐发觉医学可能更切合自己的性格和兴趣。

  很多人质疑我既然想学医,那早干嘛去了。但我想说的是,这中间每一年都少不了,每一年我都有新的自我认知,开始体会到自己的人生应该由自己做主。

  澎湃新闻:既然在大四时就想过复读,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去外企工作?

  徐霁:工作赚钱不是最终目的,但没有钱什么都干不了。

  如果依赖父母给生活费,从做子女的责任感和做自己的自由度来讲,都无法如意。

  澎湃新闻:做出辞职复读的决定,对你来说难吗?

  徐霁:如果留在外企相对而言会稍轻松,生活大方向可预期。而辞职读医风险高,没有保证能不能考上、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相比之下,做这个决定还是挺难的。

  澎湃新闻:后来又是什么给了你辞职复读的动力?

  徐霁:我想要满足自己的愿望,想把自己的能力放到能普惠更多人的平台上或工作上。

  恰巧那时候一个朋友转发了篇有关一个男生辞职重考医学的文章给我,这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有人已经先我一步实践并且成功了,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复读没戒手机,爱看剧放松

  澎湃新闻:读大学和外企工作的经历,对你复读有什么影响吗?

  徐霁:这让我有优势也有劣势。

  优势是工作的经历让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坚信一切困难都有解决办法。

  劣势就是记忆力确实比较差了,所以一些知识需要重复几遍。

  澎湃新闻:复读期间你“戒”了手机吗?

  徐霁:不可能啊,戒不掉的。但学校没地方玩儿,老师不让看手机。

  一开始作业也不会写,给自己太大压力的话会很崩溃,就看美剧、历史剧放松。

  将来想当外科医生

  澎湃新闻:学医对你来说最期待了解的是什么?

  徐霁:我想通过读医深入了解生活与生命。

  对我自己来说,生命很神奇、人性很多元、社会很纠结,所以我想更多地发现这里边的动机,感觉有意思。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八年制?

  徐霁:八年制对于我来讲是当前环境下效率最大化的选项,否则需要花费的时间可能会更久。

  澎湃新闻: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徐霁:锻炼身体、好好学习,向成为一个好的外科医生而努力。

  澎湃新闻:在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工作强度大的现状下,为什么还坚持想成为一个医生?

  徐霁:担心是有,但我的目标很坚定,愿意承担相关的各种风险。

  所有医疗问题均有其深层次原因,我其实也希望参与进来,寻找并思考问题的根源,希望能为解决一些症结做一些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