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场景大家可能在缉毒影片中看到过——

  那天下午1点,两辆货车在浙江金华市罗埠镇的一偏僻处交接货品,警方突然从天而降。货车上都是用黄色牛皮纸袋包裹的货物,打开一包,里面是像盐一样细碎的晶体,但是发出阵阵刺鼻的气味。

  这些全都是麻黄碱,只需经过简单的程序,1公斤麻黄碱就能生产出至少0.7公斤冰毒(甲基苯丙胺)。而被查获的两辆货车上整整有1.8吨麻黄碱。

  彼时是2017年10月16日。

  在后续办理案件的过程中,检方发现这1.8吨麻黄碱也仅是这个团伙“产品”的一小部分,这背后窝着一个深夜工厂。昨天,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了这起涉嫌非法生产、运输制毒物品案。案子所涉麻黄碱有12.7吨,堪称浙江禁毒史上之最。

  福建老板称:

  生产的是感冒药成分

  陈某某,原本在福建省龙岩市做收废品的生意,2016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有钱的朋友“蔡哥”,蔡哥说要搞一个工厂,工资很高,让他过去帮忙。

  差不多同一时候,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的徐某某也接到小学同学程某某的电话,询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

  当时的徐某某可以说很潦倒很缺钱,他欠了不少外债,老妈又生病住院。

  程某某于是给他介绍了一个大生意:三个福建老板,想在浙江办厂,投资、生产、管理、销售都由福建老板负责,常山方面只需要负责找到合适的工厂、采购设备,再有就是如果因环保问题被查,需要他们去疏通关系。

  三个福建老板中就有陈某某认识的蔡哥。

  工厂生产什么?

  蔡哥只说是感冒药里的一种成分,但做起来味道很大,需要找偏僻一点的厂房,否则容易被环保部门查。一吨产品利润160万元,经过谈判,常山方面负责的徐某某等5人,能分得35%的股份,也就是近60万元/吨。

  蔡哥还给他们支招,让他们找一个生病的人当名义上的负责人,出了事儿由他顶着。

  面对大把的利润,徐某某来不及多想,叫上常山本地几个朋友,开始谋划起建厂的事情。就这样,福建的陈某某和蔡哥等,和常山的徐某某等干起了他们的“事业”。

  神秘化工厂福利超好

  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2017年三四月份,工厂基本完工。福建的陈某某也过来了,他是蔡哥叫过来管理这个生产点的,负责经费使用支出、运输成品等。

  这个看似普通厂房的背后,却藏着不少奇怪的细节。整个工厂显得特别神秘,比如厂里负责生产的工人都是福建带过来的,不允许本地招人;所有员工都不允许带手机上班,在厂里看到或者听到什么,也不许多问;上头老板打电话,只用网络电话,显示地址都在国外;给他们钱,哪怕几十万元都用现金;老板们难得到常山游览考察,也不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入住酒店。

  这个工厂几乎只在夜间生产,每次生产,都会冒出白烟,还有非常刺鼻难闻的味道。工厂特别害怕环保检查,只要一听说周边有检查,马上停工。

  除了生产,出货也显得神秘异常。一开始,他们通过义乌、金华等地的物流公司寄送,但是寄送的物品,标明的是洗衣粉。

  后来,改走货车运输,也不是对方的货车开来运货,或是厂里的货车直接运过去,而是双方找一个中间点接头,两边的货车前还要安排一辆小车打前站,一旦遇到临检,可以立马通知后面的货车掉头。

  涉案麻黄碱12.7吨

  数量之巨令人咋舌

  另外,化工厂工人的工资也是高得离谱,一个帮忙采购原材料的工人,不怎么来上班,半年就拿到了13万元工资。

  这些反常的操作让徐某某非常不安,在他一再追问下,福建老板蔡哥才告诉他,厂里的产品是“麻黄碱”。

  他们在网上查到,私自生产麻黄碱判得很重,几个身在常山的合伙人萌生退意,但还没等他们停工,便东窗事发。

  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分局江南分局接到了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有关线索通报,于2017年10月16日,截获了他们两辆装了整整1.8吨麻黄碱的货车,并由此起底了常山那个深夜涉毒工厂……

  昨天,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生产、运输制毒物品罪对陈某某(福建老板蔡哥另案处理)等3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其中涉案麻黄碱12712公斤;以非法运输制毒物品罪对罗某某等两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其中涉案麻黄碱1800公斤。

  据介绍,对于制、运制毒物品麻黄碱的案子,超过25公斤即属于情节特别严重,而本案所涉麻黄碱有12.7吨,堪称浙江禁毒史上之最。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