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如今这个连短信都不受待见的时代,带着墨香的传统明信片已渐行渐远。然而在江苏无锡,一个年轻人带着他多年“积攒”的明信片又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来,他和几个“片友”联合挑出了所藏明信片的精品,在这个骄阳似火的七月,在无锡市图书馆开启了一场与过去的“对话”。

  对话的媒介,就是展出的350余张明信片。

  7月初,“片语世界”无锡首届Postcrossing(明信片漂流)交流展在不经意间与无锡市民“相会”了。

  “85后”的时继锋,是这次交流展的“操刀手”,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无锡市明信片集邮研究会会长。

  这个年轻人说,他想通过这个展览,“唤醒”当代年轻人回归传统书信文化。

  展出的350余张明信片,样式各异、年代不同。他们原来的主人,是身在异国他乡的工程师、心怀梦想的年轻人、教书育人的老师……

  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老年人、有青年人,还有孩童,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做“片友”。

  用明信片让学生“看到”整个世界

  波兰的“片友”Joanna女士是一名小学老师。她在小学的教室黑板上贴了一张世界地图,把世界各地“片友”寄给她的明信片对应贴在相应的地图上面。

  比如说,中国“片友”寄给她的中国明信片,她就把明信片贴在中国板块上,美国“片友”寄给她的,就贴在美国板块上。这样,她的学生们,在这些明信片“拼凑”的地图上,感受世界。

  Joanna在学校里推广明信片,也让学生们从明信片中感受国际交流。她告诉孩子们,人们除了网络,还能用一张小小的明信片沟通起世界、收获友谊。

  Joanna的女儿在其影响下,也迷上了明信片。她女儿有时候也会给中国的“片友”寄明信片,分享自己的大学中的生活学习故事。

  Joanna的学生们,在一次出国夏令营中,还在当地选了张风景明信片,在明信片上签上所有参加者的名字,漂洋过海,寄给了身在中国的时继锋,他们想把当时的开心时刻分享给朋友,一张明信片帮他们做到了。

  辗转机场的明信片 承载“想家的感觉”

  在巴西工作的德国“片友”Lars先生是个有趣的人。有那么一个时间段,在巴西做工程师的Lars要回家乡,回家的途中,他沿途途经几个国家城市转机,每到一个机场,第一件事就是找邮局寄明信片。

  尽管是带着身边那重重的的行李箱,也都要抽出空来选片、写片、寄片,一张写满了,那就再写一张,这样,他把回家沿途的见闻与想家的迫切之情,通过明信片传递给了“片友”。

  “十几张明信片在一个星期里集中来到了我身边,你能想象我当时有多激动么?而且明信片上写着机场名字,写着时间,写着他那一刻的心情和感悟,我从明信片上能知道他一路的心路历程,深刻感受到那种远隔重洋万里从巴西到德国,回家探亲的激动心情。”作为Lars的“片友”,时继锋没有隐瞒自己的喜悦,他说,收到明信片的那一刻,很开心。

  为“片”痴狂的年轻人 收获友谊圆心愿

  “我经常跟那些海外的朋友们交换明信片,他们看到无锡市图书馆明信片展览征集活动都非常感兴趣,然后他们就选了一点自己的明信片、一些当地的比较有文化特色的明信片,写上温馨的祝福寄给我。”时继锋说,这次展出的明信片中,有一张是新加坡的“片友”六十多岁的瑞明(音)叔叔寄过来的,是自己的“忘年交”。

  瑞明(音)叔叔得知明信片展览征集开始后,立马联系时继锋要参加,还说会选特别的明信片参加展览,希望能通过展览让无锡市民从明信片中更多了解新加坡及其文化,因为明信片不仅仅是友谊的桥梁,还是文化的使者。

  “比如那些狗狗图案的明信片,也是各国朋友千方百计给我找到的。”看着眼前的一沓狗年主题的明信片,时继锋觉得身为“片友”很自豪,而且自己还完成了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