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兰天鸣

  监管之下,视频直播平台涉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记者调查发现,直播平台涉黄近期又有新变种,开始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

  音频直播平台暗藏“特殊服务”

  “哪位小哥哥帮我把礼物刷到3万点就‘开车’。”记者在一个名为陪我的音频直播平台里发现,有主播通过电台功能公开进行有挑逗性内容的音频直播。过程中,主播不断怂恿收听者“刷礼物”。短短几分钟,主播就进账超过1000元的“打赏”。在线收听人数有3400多人。

  在一些音频直播平台,“磕炮”“开车”“磕泡泡”等是提供涉黄语音服务的代名词。

  一名提供此类音频直播服务的主播告诉记者,电台里公开“磕炮”是为了聚人气,收入主要来源还是一对一“私聊”,一般20分钟要价50元,用户也可“订制服务”,但价格更高。

  “平台抽成超过一半,每天直播3小时左右,1个月到手过万元问题不大。”该主播说。

  除此之外,记者在多个音频直播平台发现,涉黄音频直播常常打着“交友”“脱单”的幌子。

  在Hello音频直播平台的某个交友直播房间内,房主告诉记者,只要支付一定的房费后,房内在线的8名女性主播可以“任意带走一个”,私下进行有偿音视频服务。

  此前,有媒体报道荔枝电台等音频平台出现教授如何“磕炮”的语音片段、“打色情擦边球”的广播剧等低俗内容。对此,荔枝音频平台表示,将“严厉打击涉及未成年人的低俗节目内容”,并对ASMR(注:“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通过各类模拟音效缓解人的精神压力)类节目进行全面整改。

  腾讯QQ安全团队也发布公告称,近期接到举报,有部分未成年人通过网络平台,以文字、语音等方式进行带有“性挑逗”的不良行为。排查出涉及相关不良行为QQ群280多个,涉及群主及管理员账号合计600多个,已全部进行封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