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借贷便利(MLF)已经成为金融机构的负累。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MLF余额为40170亿元,较3月末减少了9000亿元。减少的9000亿元MLF系4月25日部分金融机构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所致。业界预计,随着年中时点的临近,央行年内第三次定向降准的窗口期已经临近。

  2018年以来,央行已经实施了两次定向降准。第一次是1月25日开始实施的面向普惠金融的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第二次是4月25日实施的定向降准置换9000亿元MLF,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

  央行这两次定向降准的效果显著,让市场流动性呈合理稳定状态。尤其是第二次定向降准的作用更为明显,部分化解了金融机构因MLF累积而形成的潜在风险。央行当时强调,降准置换MLF属于两种流动性调节工具的替代,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取向保持不变。

  用定向降准置换MLF有诸多好处,包括可以优化流动性结构,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当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央行表示,降准置换MLF有关落实情况将纳入今年后三个季度的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

  目前大多数银行仍使用16%的存款准备金率。资管新规的施行,需要金融机构主动调整自己的资产结构,这就需要央行采取措施给予必要的流动性支持。另外,商业银行在6月份有超过2万亿元的短期债务需要偿还,再加上即将到来的7月份财税季,央行年内再次降准的可能性正在增大。

  业界预测,年内降准空间在0.5到1.5个百分点之间,后续央行仍有可能采取降准置换MLF的方式来实现。按照央行的规划,今年第二季度就将对降准置换MLF的有关落实情况进行宏观审慎评估(MPA)。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评估结果应该比较乐观。这也为该政策的继续实施奠定了基础。

  央行年内进一步降准,既是金融机构、实体经济的需要,也是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需要。稳妥降杠杆需要商业银行调整资产结构,以适合大资管时代的监管要求,提升其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就目前来看,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好办法就是定向降准。

  同时,资本市场的稳定也需要一定的流动性支持。今年以来,A股市场波幅有所扩大。在金融一盘棋的大框架下,货币政策工具就应该适时适度的给予资本市场必要的支持。

  最后,当前我国经济结构已经出现重大变革,需要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供求平衡,而货币政策就要更好地为实体经济做好服务工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央行有必要适时适度向金融机构施出援手,而定向降准这个屡试不爽的“法宝”则是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选项。

  (记者 阎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