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正一写的防骗日记。受访者供图郑正一写的防骗日记。受访者供图
郑正一提供的一些保健品。受访者供图郑正一提供的一些保健品。受访者供图

  老人卧底保健品销售写出5万字防骗日记

  提醒老年人保健品市场太乱,推销会往往以打亲情牌、返利等招数,诱骗老人上当

  “器官衰老是正常现象,如果说70岁的人有30岁的心脏,那不可能,但卖保健品的却鼓吹能这样。”76岁的老人郑正一(化名)说道。

  去年1月,这名重庆老人“卧底”上百场保健品销售会,并写下5万多字的防骗日记,引发媒体关注。他回忆,这些推销会宣传有礼品赠送,发一些鸡蛋、挂面等吸引老年人参加,再以打亲情牌、鼓吹能治病、返利等招数,诱骗老人购买。

  3月8日,郑正一仍在卧底一场新的保健品讲座。他说卧底不会因为报道停止。“在重庆,这种讲座太多了,来的都说是北京的专家,老人们去哪里查?希望公安、工商等部门能管起来,发现一个查一个,打击这个乱象。”

  “身边太多同龄人买过保健品被骗”

  新京报:怎么想到去“卧底”,并以日记形式记录下来?

  郑正一:我做这个不是为出名,70多岁的人还出什么名,就是想让老年人不要上当受骗。因为身边太多同龄人买过保健品被骗,想起来也是后悔,我就决定去(卧底)。

  我退伍后到某工厂当过工人,因为爱写文章,文笔好,还干过几年内刊特约记者,写写豆腐块文章,就想着把这些都记下来。

  新京报:你身体怎么样?此前有接触过保健品吗?

  郑正一:没有。我不吃保健品,我有自己的观念,认为器官衰老是正常的现象,是自然的发展。但有些老年人不懂得,他们认为70岁还应该像年轻人,有30岁的心脏,那怎么可能嘛!但卖保健品的就说,吃了我的就达得到,这种宣传自然有人信了。

  新京报:还记得第一次“卧底”的情形吗?

  郑正一:去年1月7日,我第一次进入保健品推销会场,是根据他们之前发的宣传单报名去的。那个会场比较小,有30来人参会,他们许诺有小礼品,给老人发鸡蛋、挂面什么的,开了两个多小时,有几个人买。

  然后我写了第一篇日记,大概内容是:今天参加“洗脑”,我坚定是了解健康事宜的,绝不上当受骗。这是某某单位在推销保健品,说一千多块钱一盒的保健品,买的话返利两百元,还有各种返利,最后80元就能到手……这表明保健品市场乱象丛生。

  新京报:听讲座时,你一般都在干什么,现场做记录?

  郑正一:随便拿张纸,记他们说什么,然后回家写日记整理。他们以为我在记保健知识,也不管这个。

  新京报:每天开完讲座都回去写防骗日记?

  郑正一:从去年开始写的。我跟你们年轻人不一样,你们都用电脑,我不行,得用稿纸写,家里有很多笔,写完需要修改、标注,我就用红笔勾上。

  还有哪一句是提醒我的,要标注。比如有个讲座是说中央老首长吃的保健品,我就用红笔质疑,然后打上问号又打个惊叹号。比如说北京301医院研究301牌胶囊,我当过兵打过仗,知道军队不可能参与地方医药销售,就标上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