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待婚姻能如此草率,好像是到了年龄要应付差事,如同一个木偶被急于“抱孙子”的长辈们提拉着。

文|<img src=| 胡杰">

  文|文|新京报记者李骁晋 编辑 | 胡杰| 胡杰

  今年春节,父母和外公外婆都不准备再催妹妹相亲了。

  在河南林州的乡村,24岁还没定下婚事,已经被视作异类。而过了年就25周岁的妹妹,明显成了大家眼中的“剩女”。

  妹妹没上过大学,长相不太出众, 160厘米的身高,皮肤较白,微胖,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道缝。

  从19岁开始,来家里为她说媒的人就没断过。相过二三十次后,她和我们都精疲力尽。

  跟着父亲学了一段时间会计业务后,在家人请托下,辗转于多个建筑公司。

  直到3个多月前,她的工作才稳定下来,这次是在城里一家文化旅游公司做会计,刚去收入不算高,生活得靠家里贴补。

  但妹妹心气高,她不甘于随便交出自己的一生。她羡慕我外地求学,在北京找到稳定的工作。她却不然,到处都是熟人圈,各种规矩。

  6年来,她一直拒绝接受自己的命运,但又无法摆脱,所以双方拉锯战升级为持久战——她相中的家人看不上,家里相中的她又看不对眼。

  于是,二三十个相亲对象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上了幼儿园,她就“剩”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