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打假人坦言,风口上猪也能飞,他们的风就是法律,现在风向好像要转

  职业打假这条路,不好走了

  本报首席记者 王曦煜

多年前,王海曾在杭州打假。新华社资料照片多年前,王海曾在杭州打假。新华社资料照片

  近日,著名打假人王海买了“六个核桃”,喝了以后认为自己没变聪明,将生产商和代言人陈鲁豫告上法庭,要求其退货并赔偿500元。目前一审法院以依据不足为由驳回王海诉讼请求,王海已上诉。

  27日,钱报记者在王海微博上看到,他依然在继续对此事发声。

  王海可以说是职业打假人的代表,实际上在杭州,也有这样一群人,以打假为生,他们有自己的江湖,有自己的规矩,甚至有自己的鄙视链。

  钱报记者辗转采访了几位职业打假人,试图一窥他们的江湖。

  有意思的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最近都在研究一个案子——杭州互联网法院此前公布的10大典型案例中排在第一位的刘某买奶粉一案,因为这是法院首次对职业打假人进行了界定,并且不利于他们。

  “不好混了,我已经在考虑转行。”有职业打假人向记者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