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屯某咖啡馆内,一名女酒托正与顾客交谈 。▲三里屯某咖啡馆内,一名女酒托正与顾客交谈 。

  孙杰一再强调,酒托女一定要尽可能哄人点酒,“你喝茶能喝两万元吗?点贵的酒就是为了弄人钱”。他对酒托女的要求是机灵,“长相还是一般问题,能说会道就行,不会说话就干不了这个。”酒托女有时也需要牺牲色相。孙杰举例说,如果男方很有钱,已经花了一万,酒托女本来坐在对面,就可以过来坐到旁边挽着他胳膊,“可以给他一些暗示,让他感觉能跟你有点啥事儿。但顶多也是挽着胳膊套近乎,实在不行脸上亲一口。”为让男方心理平衡,酒托女也有主动付钱的时候。“键盘”梁哥介绍,如果男方花了几万块没钱了,酒托女可以付钱。事实上,服务员结账时刷走的只是1分钱。喝到差不多,酒托女会以身体不适等各种理由脱身。孙杰说,甩人也是一门艺术,酒托女就是察言观色,是一门演戏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