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员收到的话术文本。▲探员收到的话术文本。

  在“键盘”们聊天的电脑界面上,左侧是微信聊天框、中间是用来内部沟通交流的QQ群、右侧是聊天话术文本。这些话术呈现了与男性聊天从刚认识打招呼,到最后约对方到指定店面附近见面的全部内容。例如,机房头目迪哥的话术文本开头是:“相亲网加的你,你在北京上班,你叫什么啊?能简单做一个介绍吗?我叫韩雪,在北京做饰品包包,是和闺蜜合开的。我老家吉林的,来这边半年时间”。工作时,他快速翻动自己的微信通讯录,选好要聊天的对象,将这样的话语发给对方。“键盘”小黄在网上的身份是个父母离异、由奶奶在农村抚养大的“女孩”,在北京磁器口有户口和房子,会弹钢琴,开一家女士衣服店,名叫李雪。介绍完基本情况后,“李雪”简单讲述情史:“处过一个对象,他花心就分了”,并坦言愿和男生真诚相处,因为怕在老家被说三道四,希望早点结婚。探员发现,“键盘”小黄的聊天话术与另一名在婚恋网站上认识的女子发来的聊天内容一样。探员拒绝与对方见面,便被删除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