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北京某KTV内,酒托女在喝兑过饮料的红酒。▲9月16日,北京某KTV内,酒托女在喝兑过饮料的红酒。

  进了KTV包厢,王文琪先点了两杯绿茶饮料,共160元,其中包括100元包厢费。见探员主动买了单,她又叫来服务员,点了3瓶小百威和一盘水果,探员又支付280元。

  王文琪随后又点了两杯五星红酒,自己支付418元。

  酒像是红茶兑过。“这种酒确实用饮料调过,所以口感有差别”。她说。

  1小时后,王文琪将酒喝完提议先离开。探员在KTV楼下大厅寻找其去向时,遇到一名红衣男子。他自称KTV经理,以为探员可能是消费高了不愿走,欲给200元了事。随后,另一名穿灰色衣服男子出现,自称KTV老板,辱骂探员“给脸不要脸”、“赶紧消失”。

  出门后,探员被灰衣男子推搡打骂,并扬言让探员“吃大亏”。

  藏身燕郊的“机房”

  在王文琪、许晓诺这样的酒托背后,是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其中,“键盘”在婚恋网站与男会员聊天,获得对方手机号码和信息后,由“传号手”发给酒托女,将男方约到“合作”的商家进行高额消费。“托头”处于链条顶端,负责招揽和管理,也联系线下店面合作。

  他们工作生活的地点被称为“机房”。

  QQ上存在大量酒托群,每天都有人发布招聘键盘、机房头目的信息。探员以应聘“键盘”为由联系上一名“托头”,相约在十里河附近的一家合作商家见面。

  9月26日,探员来到这家茶馆附近和保安小易碰头。小易的工作是保护酒托女安全,“要是有人报警,我就拦住不让。”他的女友也是一名酒托,负责将男方约到该店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