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珠海张女士与丈夫李先生相识十三年,先后孕育了一儿一女,本来有着幸福美好的家庭生活。但李先生自2015年开始先后五次对张女士实施殴打,有一次甚至不顾妻子有孕在身,殴打至其大出血流产。心灰意冷的张女士决定不再留恋夫妻二人十多年的感情,向香洲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没想到,张女士起诉离婚却遭自己的母亲以死相逼。

  张母得知女儿这一举动非但不安慰支持,还带着两岁的小外孙到法庭大哭大闹,甚至以死相逼阻挠张女士离婚。第一次开庭时,张母带小外孙到法庭通过大声哭闹、用力捶击自己胸口并声称要自杀等方式阻挠张女士离婚。第二次开庭前,张母又多次打电话向主审法官哭诉,还几次带着两个外孙一起到法院找主审法官,认为夫妻打闹是小事,坚决要求不准判决张女士离婚,并反复强调:“我已经没有了三个儿子,不能再没有女儿。如果你让他们离婚,我就和老伴一起自杀。”

  心理咨询师认为疏通张母的情绪最为关键,在多次心理疏导下,张母逐渐敞开心扉。原来她如此反常过激的行为背后有着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张女士父母共育有三子一女。不幸的是,张女士三个弟弟均因病或意外已去世,张女士父亲也已中风偏瘫,这些变故给张母造成毁灭性的精神打击。有着严重的丧子创伤的张母,对离婚有不良认识,认为离婚就是家庭的毁灭,意味着女儿“没人要”,而自己一手带大的外孙、外孙女要被女婿带走。

  经过多次面对面交流,心理咨询师终于慢慢读懂了老人的内心,并抓住了她本质上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以及舍不得与外孙分开这两个关键点。于是向法庭建议如果准许双方离婚,应尽力说服李先生不带走儿女,以防张母有过激行为。

  第二次开庭当天,心理咨询师在开庭前对张女士和张母同时进行一个半小时的心理疏导。开庭时,心理咨询师全程陪同张母旁听庭审,并适时劝导其控制情绪,使庭审得以顺利进行。庭审中主审法官也在积极引导双方理性协商离婚事宜,张女士和李先生最终达成了离婚协议:一人抚养一个孩子,但三年内两个孩子继续由张母照顾。三年后如李先生不离开珠海,两个孩子仍然由张母接着照顾。李先生如果违约带走孩子,则赔偿张女士相当于一套房屋价值的违约金。结案后主审法官还对张女士进行了电话回访,并和心理咨询师一起上门回访张女士一家,得知双方依约履行调解协议,张母情绪也基本稳定。

  据悉,香洲法院积极探索将心理干预引入家事审判。今年5月挂牌成立华南师范大学全省首家法律心理研究与服务中心校外实践基地。高校的心理专家团队定期到香洲法院心理辅导室“心晴屋”开展工作,包括对遭遇婚姻危机当事人进行情绪疏导,对家庭暴力施暴人、受害人进行心理干预,对未成年刑事犯罪被告人进行心理测评等。全部个案的心理干预过程都将整理成书面记录,建立跟踪档案、定期总结等。今年5-10月,华师大专家团队已对9起家事及未成年人犯罪刑事案件共计33人次进行了心理辅导,均取得不俗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