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早高峰, 安徽合肥市的不少写字楼里都会出现老年人排队等电梯的奇特景象。

  这群本来退休在家的“银发族”,看上去重新过上了上班族的生活,他们步履蹒跚,但交谈时嘴里不停地蹦出“开会、团队、产品、旅游”等字眼。待到下班时,经常见到身穿工装的年轻人搀扶着手提大包小包的老人步出电梯。

  保健品,将这群素不相识的老年人与年轻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理财、保健品和电信诈骗,被列为当今老年人面临的最常见的陷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曾专门提醒公众,要警惕“专家义诊、权威证明、免费试用、宣称疗效”等非法宣传营销“陷阱”。

  而在千家万户的门后,面对身陷保健品骗局而不能自拔的父母,究竟管还是不管、如何去管,都成了下一代人的苦恼。

  老人不买产品了,“孙子”不来家里做家务了

  “买产品的费用越高,在团队里的地位越高。”派驻合肥的一家保健品公司经常将老人聚在一起“开会”。在这个临时组成的一两百人规模的团队里,公司定下规矩:购买产品费用达到8万元的,可以当会长,其次是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等“职位”,对应着3万、5万、6万元等不同的“消费贡献标准”。开会时,“屏蔽”一切年轻人。

  70多岁的陈先生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加起来过万元,他们的子女均在国企上班,少有时间回家探望。一段时间里,陈老先后购买过五六万元的产品,但是未能如愿以偿当上“会长”,为此他找到当地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投诉过。

  这家公司会定期组织老人去外地旅游,旅游途中,一切行动都要听会长、秘书长的安排,这让老人有一种“荣誉感”,很多人为了保住“职位”,竞相购买产品,陈老就先后买了不少于10万元的保健品。

  此外,保健品销售人员善于“打亲情牌”,甚至会主动上门,帮“爷爷奶奶”洗衣、做饭、扫地,久而久之,一些空巢老人往往将这些工作人员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

  合肥一位67岁的刘奶奶,经不住工作人员的游说,买了3万多元的保健品,对方每天都去她家帮着做家务。过了几个月,刘奶奶因为积蓄不够,没有继续购买产品。那名工作人员嘴上没说什么,却3个月没去刘奶奶家,老人家着急地给“孙子”打电话,“孙子”答复:“你都不买产品了,我还天天来干吗?”

  最后,刘奶奶又掏了1万多元,继续购买产品。

  陈先生和刘奶奶的子女分别得知父母的购物经历后,都经常劝阻,可老人们宁愿听“亲孙子”“亲孙女”的“花言巧语”,也听不进自家孩子的话。

  “你们自己平时都不管我,我花自己钱买点东西你们还不乐意?”这是老人回应时最常用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