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上午,杭州萧山区反诈中心发现一条线索,辖区某住户家中电话正与疑似诈骗分子进行通话。

  其实前一天下午,该住户家中电话就与疑似诈骗分子有过长时间通话。当时,萧山区北干派出所接到线索后,杨锋副所长立即与这家人联系。

  那天,接通电话的是这家男主人,可对方称自己并未接到诈骗电话,杨锋叮嘱他小心防范,并让他和其他家人确认,如遇可疑情况可立刻联系民警。

  而根据19日的线索可以确定正在和疑似诈骗分子通话的是这家女主人李大姐(化姓,萧山人,45岁),其极有可能已被对方洗脑控制。

  情况紧急,处理好手头工作的副所长杨锋,立即马不停蹄,带队前往处置。

  路上,杨锋再次联系上李大姐的丈夫,从对方处获悉,两人前一天通话后,李大姐丈夫就询问了家人,当时李大姐也说没有接到骗子电话。

  19日一大早,李大姐接了一个电话后,就急冲冲出了家门,当时说是去电信公司办理业务。

  后来李大姐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更糟糕的是,据李大姐丈夫透露,家里正在拆迁,130万的拆迁补偿款存单平时都由李大姐保管,现在存单也不见了。

  情况相当紧急,李女士随时可能将巨款汇给骗子,民警必需与骗子进行时间赛跑。

  不信李逵信李鬼

  杨锋让李大姐的丈夫赶紧过来一起寻找李大姐,同时立即与派出所进行对接,动用一切力量,争分夺秒查询李女士下落。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查询到李大姐在辖区一家宾馆开了房间。

  事不宜迟,杨锋等人火速赶了过去,在敲门无人应答的情况下,果断让服务员打开房门。

  民警发现李女士正一个人在房间里,还在带着耳机与人通话。见到民警进来也不为所动。

 (李女士正在和对方通电话) (李女士正在和对方通电话)

  杨锋上去拔下她的耳机,第一句话就是:

  “钱有没有汇出去?”

  “没有。”

  听到这所有人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杨锋还是不放心,反复向她进行确认,然而比起眼前的真警察,李女士似乎更愿意相信电话里的那位“警官”。

  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此时,已经为她操碎了心的杨锋再也忍不住,开启了吐槽模式。

  你怎么会这么傻!

  你实话实说到底有没有汇出去?

  他跟你说公安你就信啊,我们派出所民警在你面前你不信。

  如果我们再晚点,你130万就没了知道不。

  在杨锋副所长的严厉教育下,李大姐终于清醒了过来。

  骗子的老套路对大姐很管用

  骗子对李大姐用的还是冒充公检法的老套路。

  9月18日下午2点左右,李大姐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广东公安局民警,说查到李大姐的身份证名下办理了一个200多万的账户,这个账户涉嫌多起诈骗,里面的钱都是赃款,现在要对她进行调查。

  对方还教不懂电脑的李大姐如何加一个QQ,并发来了一张“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财产管收执行命名”,上面附有李大姐的身份信息。

 (李大姐收到的“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财产管收执行命令”) (李大姐收到的“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财产管收执行命令”)

  完全取得李大姐信任后,对方要求李大姐对这件事严格保密,不然不仅要加重李大姐的罪名还会牵连她的家人。

  幸运的是,第一次的通话因李大姐单位临时有事而暂时搁置,可李大姐听骗子的话,在丈夫询问时隐瞒了实情。

  第二天上午8时许,对方再次来电,要求李大姐到附近僻静的宾馆开个房,带上身边所有的资产过去,将远程对其进行资产验证。

  第二天上午8时许,对方再次来电,要求李大姐到附近僻静的宾馆开个房,带上身边所有的资产过去,将远程对其进行资产验证。

  于是李大姐带上130万拆迁款存单和手头所有现金去宾馆开了房,正当对方要李大姐开通网上银行,将存单上的钱存进去进行汇款的当口,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为李大姐一家挽回了巨额损失。

v(经过民警的防诈骗教育,李大姐幡然醒悟)

  目前,该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