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 看法新闻(记者 李东 通讯员 胡晓闯)“我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一天!”刘新(化名)于2017年9月16日被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警方抓获时一声长叹。

  刘新,案发时年近50岁,家住永年县(后改名永年区)一村落,2013年3月的一天,喝酒后蹿至同村的小芳(化名,时年未满14周岁)家里实施强奸。小芳反抗,刘新强奸未遂逃离,“一逃便是4年”。事发后,永年警方通过走访排查,多方搜集刘新下落。16日,逃离、隐匿4年后被新被警方抓获。

  报警

  2013年3月的一天,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后改名永年区)警方接到小芳及家人的报案,称自己在家时,同村的刘新酒后蹿至家中,欲对独自在家的小芳实施性侵犯。当时,小芳反抗过程中咬伤了刘新的舌头,刘新未得逞,逃离现场。接报警后,永年警方对事发现场进行勘察,及时对刘新的住所搜查,均未发现刘新。

  根据民警掌握的信息,刘新身高约1.65米,瘦小、精壮,永年正西人,住所距小芳家较近,事发前与小芳家关系要好。办案民警调查发现,刘新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当年,刘新逃走后,受当时条件限制,警方能发现逃跑方向。一个月后,刘新被警方“网上追逃”。

  当地警方介绍,案件的发生给受害人及其家庭带来了伤害,在当地也造成恶劣影响,事情在村里传开后,村民家有女孩的白天也关着大院门。

  在警方的努力下,案发4年后,新的线索被反映上来,办案民警组织警力追查。

  排查

  “9月15日凌晨5时我已经带领追逃组驱车到达距案发地千里之外的江苏省镇江市。”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追逃组负责人称,案发时,在当地影响恶劣,案发村落村民白天也不敢开着院门。案发后嫌疑人逃匿,警方当即对做了追踪、排查等工作一时没有实质性进展。经工作,

  警方从当地派出所、刑警队抽调精干警力成立追逃组,重新筛查。根据警方了解,江苏省句容市是刘新的亲属们常住区域,刘家在当地经营面粉生意,刘新两个孙子也在当地上学。追逃组认为嫌疑人刘新逃至江苏省镇江市一带可能性较大,连夜赶去。

  长途驱车10小时后,永年警方于15日15时许到达句容市,随即展开工作。追逃组兵分两路,一路到当地辖区派出所请求当地警方支援,另一路到刘新孙子就学处蹲点。

  “我们刚赶到幼儿园门口不到三分钟时间,刘新的儿子和儿媳出现了。”民警介绍,当天放学时,民警发现刘新的一个儿子夫妇到幼儿园门口接孩子回家,二人一个骑电动自行车,一个骑电三轮车离开,民警确定,“地方没有错”。

  半小时后,另一路民警确定刘新亲属的居住地点。追逃组再次兵分两路,一路查找刘新轨迹,另一路在刘新儿子住点门口蹲守。

  追逃组民警介绍,9月15日22时30分,警方看到刘新的两个儿子走进警方蹲守的大门口,一个小时后,屋内熄灯。

  “蹲守没看到刘新,另一路民警也没有查找到刘新所在位置。”民警介绍,贸然实施抓捕存在多种不确定性,为了不打草惊蛇,确保抓捕成功,我决定继续蹲守,待发现并确定刘新本人后再实施抓捕。

  抓捕

  9月16日上午7时许,刘新仍未出现,但刘新大儿子开车去到一个位于郊区的粮油仓库。为搞清楚内部情况,民警在附近乔装巡查。

  “巧的是,乔装民警转悠了几分钟后看到了刘新。”民警称,看到刘新时,他正骑电动进入仓库,两人有眼神的接触,但,刘新并不认识民警,只是感觉仓库来了陌生人多看了一眼。民警看过刘新的户籍照片无数次,一眼认出就是他,为保万无一失,又通知其他民警进行对比,确定后在当地两位便衣民警的配合下决定抓捕。

  抓捕现场民警告诉记者,7时40分许,刘新与其一个儿子在仓库卸货,民警突然过去用永年地方主言喊了一句“老刘”,他先是扭过身愣了一下,然后说“我知道你们找我为啥事”“我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一天!”。刘新没有反抗、没有逃跑,民警将其带走。此时距离我们出发时间已有26个小时。

  经突审,刘新对自己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刘新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