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7月12日报道,老王的小本子上,记录着她这一周的安排:“周一、周三、周五的上午,天坛公园;周四下午,陶然亭公园;周六下午,玉渊潭公园;周日下午,中山公园。”

  一周七天,有六天的时间她都要去公园。不是去玩。她要去参加公园的家长相亲会,她要给女儿找对象。

  女儿曾是老王的骄傲,但现在成了心病,只因为年过三十还没对象。每隔几个月,老王就会从老家东北来北京,住上个把月,帮着做做饭,陪陪女儿。

  但这次,她说,她不是来北京陪女儿的,就是来给女儿找对象的。“找不到,我就不回去。”

  只是,没那么容易。

有的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一块纸板;有的捧着纸板。  本文图片均为北京晚报 图有的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一块纸板;有的捧着纸板。  本文图片均为北京晚报 图

  地上的纸板和等待的老人

  上周日下午两点,北京气温已经超过三十五摄氏度,中山公园里的游客比平时少了很多,但在格言亭旁却聚集着上百位老人。他们大多是六十多岁的年纪,相互并不熟悉。有的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一块纸板;有的捧着纸板,一边展示着自己的,一边走着看看别人的。

  纸板上写的是自己儿女的基本情况,他们都是来给孩子找对象的父母。纸板上几乎不会出现名字和照片,只有基本情况。如果是“京户”、“城区有房”或者“公务员”、“央企”,那一定会用更大的字体描出,因为这些都是加分项。如果没有这些,那也要标出或者找出其他的亮点,比如“170cm、110斤”,或者“孝顺”、“体贴”。有些情况,也会用更加隐晦的方式体现,比如“短婚”、“未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