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乡西北20公里,凤泉区大块镇块村营村南面铺展着大片金黄的麦地,已经成熟的麦粒,饱满而坚实。 

  新乡位于华北平原腹地,堪称中国最适宜小麦生长的区域——俗云,“全国小麦看河南,河南小麦看新乡”!新乡是曾获得多个“全国第一”荣誉称号的产粮基地,多个国产驰名品牌酒企都将其作为原料基地。然而,新乡一些地方的小麦,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被端上人类的餐桌。 

  根据民间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和新乡当地民间环保组织志愿者今年6月初在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等地取样、并委托一家国家级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的结果显示,这里的小麦已被严重污染,重金属镉含量超标1.7倍至12.8倍!

  镉是一种重金属,沉淀在体内,会对肝脏和肾脏功能造成损害,严重时,还会引发骨头疼痛的“痛痛病”——这一命名来自患者发病时的呻吟:痛啊,痛啊。

  谷物中镉金属超标的曾在数年以前引起公众注意,当时媒体报道,在湖南、江西、四川等数个南方省份发现镉金属超标的大米。但以往的科学的研究中,在吸附镉金属方面,大米居首,小麦则不突出。如今,北方一些地方的主要粮食作物小麦也已出现了镉污染现象。

  那么,小麦何以被镉污染?遭污染小麦又流向何方?

  新乡镉麦地图

  6月中旬,大块镇块村营村“问题麦地”的小麦已经收割完毕,地里存留着超过脚踝的麦桩,一些飞鸟偶尔落下,啄食遗落的麦粒。

  此地被四面包围:南面是一家建筑痕迹崭新的加工厂;北面是块村营村,西边是蜿蜒的百泉河,水质发黑;东边的“黑水河”——当地人称“酱油河”,实际上是一条宽约三四米的水沟,水质污浊、颜色怪异,高温下,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当地民间环保组织志愿者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出具了证明小麦镉超标的检测报告。检测报告显示,从该片麦地及附近周边提取的9个麦样,其每公斤的镉含量分别是:0.17毫克,0.688毫克,0.412毫克,0.293毫克,0.308毫克,1.28毫克,0.642毫克,0.608毫克,0.540毫克。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2762-2012),谷物及其制品总镉限量为0.1毫克/千克以内。这意味着,问题麦地的麦子含镉量超标1.7倍至12.8倍。

  环保志愿者将其中7个分布集中的麦样区域称为“问题麦地”。卫星地图显示,被检测麦子镉超标的“问题麦地”面积约300亩,按当地小麦平均亩产超过一千斤计算,该地至少产出30万斤小麦。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出具该检测报告的检测机构,其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志愿者所持检测报告确为该机构做出。经查,该机构是一家国家级检测机构,拥有计量认证资质(CMA),所出具的检测报告具法律效力和第三方公证性。不过,因受限于相关规定,该机构请求匿名。

  据悉,至少有3人参与麦样收集,其中1人为民间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志愿者田静,另外两人分别为媒体记者和当地著名民间团体负责人。

  民间组织“好空气保卫侠”诞生于2014年,主要对大气污染源进行监管,协助各地环保局排查和跟进污染源的治理。

  参与麦样的当地民间团体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确认,麦样于6月初取自新乡。但当地一名官员认为,志愿者取样没有全过程监督,取样者也没有采样资质。据悉,官方也在此提取了土壤样本送检,目前尚未公布检测结果。

  然而,新乡镉麦或不止于此。

  与块村营村“问题麦地”紧密相连、向北延伸数百米的区域,同样是被黑水沟和百泉河包围的麦地。在百泉河西侧,也绵延着成片的麦地——志愿者所取9个麦样中,紧邻“问题麦地”、同样镉超标的2号麦样,即在百泉河以西。

  图为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块营村的“问题麦地,此图为从西面高处拍摄,途中蜿蜒的河流为百泉河,以东为问题麦地,其余麦地则未检测。图/陈亮。

  另一块问题麦地的收成同样值得关注,黑水河以东,工业区北向,有一块麦地长宽数百米,地里留存着新鲜的麦桩。据前述当地资深环保志愿者介绍,虽然未在此处取样,但这里可能“更毒”——它就隐秘地生长在涉镉加工工厂的围墙之内。

  2017年,志愿者采集的12个麦样,除9个来自上述位于凤泉区大块镇的“问题麦地”及其附近,其余镉超标麦样则来自向东十余公里之外的环宇大道附近。

  其中:3号麦样来自华鑫公司南向一千米处,属于牧野区王村镇,麦样镉超标5倍!

  6号麦样来自环宇公司东向一千米的陈堡村,属于凤泉区,镉超标18倍!

  12号麦样则不是来自田地,而是采集自牧野区王村镇东马坊村的路边,环宇公司以南,镉超标6倍!

  图为部分2017年6月,采自新乡市的部分送检麦样,结果均为超标。

  在环宇大道西侧,环宇厂区南向仅一条公路之隔的地块里,种植有各种树苗、花卉,其间单种或套种着许多麦子、玉米、大豆等,其中三块单种的麦地长百余米,宽数十米,已经全部收割,麦子不知去向。根据河南师范大学2012年的一份硕士学位论文研究,环宇公司周边土壤镉含量平均超标176倍! 

  事实上,新乡镉麦的出现并不始于2017年。

  2015年,同一志愿者团体在新乡市牧野区王村镇中马坊村北口取麦样,送往上述同一家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发现小麦样品镉超标17倍!

  2016年,根据《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王村镇政府就曾对辖区内160亩土地上的18万斤小麦进行收购,原因即是出产麦子检测出镉含量超标。该160亩地块位于新乡市华鑫电源材料公司南向,小麦样品镉超标6到34倍。据《华夏时报》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土壤修复专家也曾在这一区域取麦样进行检测,所得结果与志愿者的检测结果相似,甚至有些数据更高。

  新乡镉麦中的“镉”究竟来自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