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永洪(右)正在给顾客介绍商品。重庆晨报 记者 吴国富 摄任永洪(右)正在给顾客介绍商品。重庆晨报 记者 吴国富 摄

  从意大利的米兰乘坐1个多小时的火车,便来到了小镇代森扎诺。记者正准备下车,一名壮实的青年迎上来,一边用重庆话问候,一边微笑着抢着帮记者拎行李,他就是任永洪。

  打工少年想出国挣钱

  任永洪15岁辍学,然后跟着姐姐、姐夫,先后来到北京、浙江打工。在浙江,他经历了最艰苦的打工生涯,干过制衣工、工地水泥工、摆过地摊,每天只能挣40元左右。

  那时候,青田当地几乎每家都有人出国打工,那些带着大把外币回来的打工仔深深吸引了任永洪,他也悄悄做起了出国打工梦。任永洪了解到,房东邻居的儿子在意大利打工,他主动联系对方,希望能把自己也带出去。

  告别妻女出国打工

  9年前,一个初中未毕业、不会意大利语的农村小伙,想出国打工并不容易。办理签证和找工作需要费用18万元,加上机票等近20万元。任永洪积蓄不多,只好到处借债。

  2007年7月,任永洪怀揣着几本意大利语书籍,背着一身债务、告别妻女来到意大利博洛尼亚的一家华人制衣厂打工。

  开始几个月,他在工厂里当制衣工,每天收入50欧元。几个月后,他找到老板,主动要求转岗到更辛苦的烫衣岗位,这样每天可以多挣20-50欧元。

  烫衣工是个体力活,任永洪每天要站着熨烫衣服10小时以上,如果遇到第二天要交货,他就得通宵工作,最多时一个通宵要熨300多套西装。

  两年后,任永洪终于还完了欠债。

  努力学习意大利语

  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急影响,意大利的制衣业也不景气了。任永洪开始考虑转行。

  不懂语言、不会驾驶,就难以在意大利立足。任永洪下决心学习意大利语。

  通过朋友介绍,他来到一家超市做仓库员,主要是卸货、整理货物。在此期间,为了学习意大利语,他主动多接触当地人。苦学两个多月后,初通意大利语的任永洪当上了店员,每月有1000多欧元的收入。

  “不会意大利语,会被人家瞧不起。”任永洪说。有一年春节前,他去邮局给家里寄东西。因为不会用意大利语,他请邮局工作人员帮忙,当场就遭到了白眼:“连语言都不会来这里干嘛?”

  受到打击后,任永洪下狠心一定要学好意大利语。他随身揣着一个意大利语小本子,一有空便看,不懂就问。“只要一休息,我就会去当地的酒吧,出钱请当地人喝酒、喝咖啡,请他们教我看书、说话。”任永洪说,每天晚上8点下班后,他就去上夜课。大半年后,他能用意大利语与当地人沟通了,还拿到了意大利驾照。

  见任永洪肯学,不计较干活和收入,超市老板就经常带他外出选货,与人谈判价格等。长时间积累下来,任永洪逐步掌握了超市的管理、进货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