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证监会获悉,今年以来,证监会稽查系统全面强化执法震慑和制度规范,全面提升新形势下稽查执法的核心战斗力,实现案件办理效率和效能“双提升”。

  截至8月31日,稽查系统共受理违法违规有效线索394件,启动初步及立案调查共计444起。新增启动调查案件中A类(重大)案件79起,同比增长超过100%,调查终结立案案件189起,移送公安机关案件、线索共25起。新增涉外案件117起,同比增加近三成。作出145项行政处罚决定,罚没款金额近7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41%,对38人实施证券市场禁入,已接近去年全年水平。

  “老鼠仓”内幕交易得到遏制

  据证监会介绍,从今年查办案件类型来看,三大传统类型案件仍是监管执法重点。内幕交易初查和立案案件共204起,占比达46%,仍是当前查办最主要案件类型;内幕交易、信息披露违法、操纵市场三大传统类型案件立案数量116件,占比达62%,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

  从案件查办结果来看,2017年以来,稽查系统聚焦重点领域和市场关注,集中打击了一批市场影响广泛、危害后果严重的重大违法行为,一批涉案机构和个人受到严肃查处,包括*ST昆机、雅百特、慧球科技、山东墨龙、鲜言、吴联模、罗山东、马永威等,达到了“打击一批、震慑一片、净化一方”的预期效果。

  值得关注的是,“老鼠仓”(利用未公开信息炒股)案件得到遏制。该类案件线索数量由2015年60件下降到今年的27件,已经形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在资管行业,背离受托义务、大搞利益输送的市场乱象得到有效遏制。传统案件中的内幕交易案件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

  证监会称,这些变化说明,老鼠仓、内幕交易等多种资本市场证券期货违法违规活动在依法、全面、从严查处下得到遏制,执法卓有成效。

  以专项行动为抓手强化执法

  在去年专项执法取得良好效果基础上,今年证监会继续通过专项执法严格执法。稽查系统对于重点监管领域、重要改革环节以及市场热点事件中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充分发挥专项行动“效率快、成案高、影响大、打击准”的优势,有效开展专项执法行动。

  今年以来,证监会共集中部署了三批43起专项执法行动案件,其中:部署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专项执法行动,及时防止带病融资等“并发症”的出现,最大限度降低了相关违法行为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冲击影响,有效防范化解风险;针对炒作“次新股”、集团化规模化轮番操纵多只股票以及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信息操纵等重大违法行为,集中部署打击操纵市场专项行动,有效遏制了相关违法行为的蔓延态势;同时,在第三批专项行动中,重点关注涉及领域广泛、违法主体多样、交易和获利金额巨大,尤其是涉及公职人员的内幕交易案件。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指出,三个批次的专项执法行动,既统一于规范市场秩序、维护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行动目标,又侧重于不同阶段的主要违法违规类型和行动要求,对市场形成了有力震慑,为全年稽查执法工作赢得了开门红。

  集团作战模式缩短办案时间

  据介绍,2017年以来,稽查系统针对线索发现、案件督导、技术支持等环节中的重点难点与实践短板,充分发挥大数据作用,并通过整体作战,使办案水平得到大幅提升。

  稽查系统以分散数据整合化、基础分析模块化、筛选指标精细化为抓手,重点关注涉及并购重组、异常交易等重大违法线索,提升对市场违法违规的识别和处理能力。与中证监测密切协作,梳理稽查支持数据库数据类型,制定中央监控室稽查支持系统规范制度,稳步推进中央监测平台稽查支持数据建设。

  充分挖掘现有稽查执法资源,建立“集团化”办案模式,集中优势力量突破重点案件。比如在浙江九好“忽悠式”重组案件查处工作中,稽查系统抽调75名系统骨干成立专案组,发挥“大兵团”作战优势,仅用3个月时间查明违法事实,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取得良好效果。事实证明,这种集团化办案模式,有效提升了案件查处成效。

  据统计,2017年新增立案案件在调查阶段的平均用时仅为56天,较整体案件办理周期缩短138天,其中,山东墨龙内幕交易案仅用21天,慧球科技信息披露违规等多起重大案件的办理周期也只用40天左右。

  与相关部门联手查办效果显著

  据介绍,证监会今年以来在制度建设方面颇有建树。针对稽查执法实践中普遍、共性、反复出现的法律适用以及具体操作层面问题,相继出台了多项执法规范指引,初步构建起特色鲜明的执法行为规范体系,有助于及时明确工作标准,指导执法实践,大大提升了行政执法规范化水平。

  同时,针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网络化、广域化、职业化的新特征,稽查系统在跨部门、跨部委等执法协作领域取得多项创新成果。

  与公安机关提前会商,刑事调查提前介入,使行政、刑事调查优势互补,实现双赢。今年以来,稽查系统分别向公安部深圳、重庆、辽宁、青岛办案基地移交了一批案件线索,案件查办效果显著。

  与银监会就建立电子化资金查询机制取得重大突破,为解决长期以来调取资金信息瓶颈问题迈出了“里程碑”意义的一步。

  与国资委、审计署建立日常沟通机制,及时通报国有企业董监高等相关人员涉案情况,联合遏制国有上市公司董监高等相关人员内幕交易行为。

  与香港证监会合作,充分利用跨境执法合作渠道,严厉查处了唐汉博这一“沪港通”开通以来首例跨境操纵市场案件,罚没款逾12亿元;在巴基斯坦、香港、美国等监管机构协助下,成功突破“雅百特”跨境造假案,在境内外产生了良好反响。

  配合有关机关,成功查办了伊世顿等贸易类公司违法案、徐翔等新型操纵案,协助其他机关办理中央重大案件20余起。

  同时,立足市场改革发展和市场运行秩序的监管大局,集中查办了一批次新股炒作、高送转操纵、编造传播谣言等严重干扰市场正常运行的违法违规案件,净化了市场环境、重塑了市场生态。其中,IPO申报、中介执业、并购重组、新股交易等领域发生了重要变化,以往影响市场的操作手法、业务方式和盈利模式变得行不通、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