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之间,有时候,难免会发生一些矛盾,有些事其实不大,但是碍于面子,反而不好处理。最常见的,就是噪音。邻居家弄出的声音特别大,自家该怎么办呢?桃源春晖小区的一些居民,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居民告诉记者,大概两个月前,一位租房户搬到他所居住的楼里。这位租房户不怎么露面,却并不安静。因为住在一个单元的居民家里,经常会听到唱歌的声音。起初大家不知道歌声从哪来。后来因为歌声太扰民,有人报了警。民警挨家排查,最后找出是新来的租房户在唱歌,于是教育了他一番,楼里的歌声逐渐没有了。大家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前不久,楼里又响起了噪音。这次可不是歌声,是什么声音,居民们也听不出来。最初有居民怀疑是谁家在装修,但时间一长,大家觉得这声音太有规律了,比一般装修凿墙的声音要轻,不像是真有人凿墙发出来的。于是居民们怀疑到了一样东西——震楼器。

  震楼器,可能很多人还没听说过。但在电商平台搜索,能搜出来很多商品。这种设备目的明确:制造噪音。将它贴在墙或者天花板上,只要不断电,就能有规律地持续发出各种噪音,大多是模仿装修时的凿墙声或者电钻声,有的干脆是单纯的咚咚声,其分贝数也是相当高。60分贝相当于人大声说话的声音,90分贝,已经可以对听力造成破坏了。更何况,这些声音是在空间狭小的居民楼内发出的,危害更为严重。新的噪音是震楼器发出的吗?不堪其扰的居民再次报警,这次,民警直接找到了租房户,果然,噪音还是他家发出的。至于原因,有居民怀疑这位租房户是为了报复其他居民曾经对其进行举报。

  10月27号,记者来到桃源路派出所,民警说,他们已经就制造噪音的问题,批评教育了那位租房户。至于是不是震楼器发出的声音,因为负责此事的民警不在,记者无法确认。就此事,记者咨询了律师,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是故意制造噪音,影响邻居,根据情节严重程度,警方可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2条进行处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少有居民愿意和记者说这个事,他们觉得邻里邻居住着,给人家曝光了,以后见面不好说话,甚至有人都不打算报警。这个邻居之间的纠纷矛盾,真是可大可小,如何调解是个难题,在这方面,社区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人民调解室,是专门调解居民纠纷的地方,每个社区都有。居民之间有什么事争执不下,可以到这里由调解员来调解。位于西五马路的通顺社区,今年已经成功调解了53起居民纠纷。对于调解这个词,通顺社区的调解员回敏认为,调解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和热情。

  每年进入冬季,调解的工作就会增多,来调解的基本都是一件事,楼上供暖管道漏水,淹了楼下,两家因为赔偿的事,吵来吵去。像这样的纠纷,通常都容易处理,因为这并不是双方长期积怨导致的,只是一时的气愤。如果一方是租房户,情况会有些麻烦。通顺社区辖区内,有350户租房户,他们常常早出晚归,对邻里关系也不怎么关心,有时想找到他们都是难事。尽管过程曲折,最后的结果总是好的。毕竟这样的纠纷中,有明显的责任方,调解员们只需花些时间去说服他们。有时涉及到复杂的法律关系,调解员们还会向司法所和律师求助。

  清官难断家务事,最让调解员们头疼的是家庭纠纷。在辖区内的四五小区,住着一对老夫妻,他们有两个女儿,姐妹俩经常为赡养父母的问题争执,最后闹到了社区。对付家庭纠纷,调解员们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倾听。听当事人诉苦,听他们讲自己的难处。听完二女儿的话,回敏把大女儿也找来。子女要孝敬父母这种道理,用不着多讲,只要设计出让两个女儿轮流照顾老人的详细时间表,问题就迎刃而解。无论是邻里间的矛盾,还是家庭内的纠纷,调解员们都相信,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解不开的结,事在人为,只要用对方法,坚持努力,什么事都是能说通的,什么问题都是能解决的。用四个字来总结,那就是:以心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