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长春气温是34摄氏度,一大早,在一个简短的总结会议过后,配送员刘春刚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牢记安全常识,整理好装备,刘春刚打开手机中的配送软件,准备开始接单,52岁的他,是所在配送点中年龄最大的配送员。

  如今,刘春刚已经干配送员一年多了,他配送的范围主要在南湖大路,长春大街、同志街、临河街这个区域内。聊起当初刚入行的情景,他说还得从找不到路说起。

  从一个平面设计师,到配送员,可能这个选择并不被大多数人理解,但在刘春刚看来,配送员虽然辛苦,但这个行业也有着独特的乐趣。

  下雨天,顾客的一句“不着急 慢点骑”,下单时一句“配送员路上小心”都能让刘春刚内心无比温暖。不过,这并不代表每一次配送都是会顺利,工作中,有时候受些委屈也在所难免。

  正在采访时,刘春刚接到了一单配送任务,他需要去附近的一家拌饭馆取餐,送到岳阳富苑高层。

  取餐点距离送餐点1.5公里,骑行时间几分钟就能到达。记者坐着采访车跟着刘春刚,很快便被他甩在了后面。

  总共用时不到15分钟,刘春刚完成了他当天的第一单,他说,从接单之后,时间对于配送员来说就是金钱,一单准时送达,他们可以赚得5.5元的配送费,如果顾客给予好评,他们会得到5毛钱或者1块钱的奖励。

  正要去取餐的这位,名叫付春苗,今年22岁,她是配送员中为数不多的女孩儿,半年前,加入骑手的行列,她说,这份工作干起来,没有男女之分。

  中午12点半,正是午间配送的高峰,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付春苗正要去给顾客配送酒水。别看她身体瘦弱,但手提着20几瓶啤酒的她,却丝毫没有影响速度。

  付春苗主要负责火车站附近的配送工作,由于这里车流量大,路况复杂,我们的采访车没走多远,就和她走散了,再次汇合时,付春苗已经有了新的配送任务

  一到中午的时间,付春苗始终在和时间赛跑,为了不耽误她的工作,经过沟通后,我们决定在配送点等她,下午两点半,在完成十单配送任务后,付春苗回到了站点。

  下午的送餐任务基本在四五点钟就又开始了,趁着午休,付春苗到附近的小店买份麻辣烫,就当午餐了。

  等餐的时间,付春苗跟记者聊起了这半年配送工作的感受,她说,遇到最委屈的时候,就是高层送餐,顾客不接电话,电梯又需要刷卡,为了能准时完成配送任务不被差评,自己只能跑着上楼

  付春苗带着打包好的午餐,回到配送站点,这处不大的房间,就是配送员的休息室,吃完饭,简单的休息后,迎接她的将是晚餐的配送工作……采访中,谈到未来,配餐员们都没有太多憧憬,在这个行业中能干多久,大伙很少去想过,也许只是为了糊口,也许是为了工作自由,但听到的同一个声音,就是:做了配送员,才会将心比心,在自己点餐时,为这些城市的骑手们,少一些催单,多一份尊重,多一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