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成,今年12岁,他原本应该像同龄孩子一样,上学、嬉戏,但自从去年10月被查出患有骨癌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治疗。

  一年两次手术,12次化疗,经历了很多痛苦,天成在北京治疗好转后,跟着妈妈一起回到了长春。可在不久的一次检查中,医生发现天成的病情又恶化了。于是,又一轮治疗开始了,每天上午,天成的主治医生会来病房询问他的身体情况,从而决定是否对用药做出调整。

  在妈妈白国玲的眼中,天成是个可怜的孩子。在被确诊为骨癌后,医生建议天成做高位截肢手术。为保住儿子的左腿,白国玲带孩子去了北京。母子俩带着的10多万元钱,包括家里的全部积蓄,亲戚朋友的借款,还有天成学校的爱心捐助。5个化疗后,天成又接受两次腿部手术,术后,又是一次次的化疗。10万元钱花光了,白国玲多次回到长春借钱、抵押房屋,又凑了近60万元。按照治疗方案,天成需要进行18次化疗,但是,做完第11次后,白国玲实在凑不到钱了。今年7月,这个无奈的妈妈带着儿子回到了长春,在吉林省肿瘤医院继续治疗。而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自从回来后,天成的胸前、背后和左腿上,长了4个肉瘤,短短20多天的时间,就从硬币大小长到了比拳头还大。

  自从天成做完一次栓塞消融后,白国玲和医生一直在看药后效果,如果20天后肉瘤缩小,白国玲就会再带着儿子去北京治疗,大概需要三到四次,如果一切顺利,儿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眼下最大的难题就医药费,每天吃药打针,一个月就需要6000多元,再加上做一次栓塞消融也需要几万元,白国玲手里仅剩的3万元,根本顶不了几个月。眼下,白国玲给儿子治病已经花了70多万元,可只要有一线希望,不管多苦多难,她都不会放弃。懂事的天成也总是安慰妈妈,给妈妈唱歌听。他说,他还要回到学校,和老师同学们一起,等他好了,他还要照顾妈妈,给妈妈养老。